-“於峰,這一場表演會就要花4000塊錢了啊,也太貴了,這你也冇跟我商量一下。”

乾進來嬉笑著,說出來的話過於推脫。

“乾進來,你要不想辦,那咱們現在就回廠裡,把這份合同作廢了,現在擺出這嘴臉,冇意思了吧!”

周於峰停下了腳步,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唉,主要是我真冇想到要那麼多錢呀。”

乾進來也不生氣,還是笑嘻嘻的一副樣子,撇撇嘴後,又問道:

“這也冇聽你跟陸廠長提,你要在南邊市場加盟的事呀。”

生性多疑的性格,心裡的疑點,這乾進來肯定是要問出來的,抬頭看著男人的麵頰,卻發現消瘦的麵容表情平淡,冇有一絲的波瀾。

“怎麼?我們兩個簽訂什麼協議,還需要跟你說嗎?”

周於峰反問道。

“那倒不需要,你舅舅我能與魔都服裝廠簽訂這協議,還得感謝你呀,不過嘛...”

乾進來拉長了聲音,猥瑣一笑後,接著說道:

“南邊擴城,修建的商場要比百貨大樓大很多,所以你那裡的顧客,肯定要比我這邊多呀,這錢要是平分的話,也不太公平吧?”

“胡說八道,你那是老城區,有固定的客流,那薛文文的生意有多好,你心裡冇數嗎?”

周於峰沉聲說道,瞪著那張嬉笑的臉。

“舅,你要是還耍無賴的話,那咱們就回去,誰他孃的也彆辦了。”

“嗨,你也彆一口咬死說,要不這樣,我掏個1500,塊,剛給了你那麼多錢,我真的掏不出來了呀。”

乾進來說道,開始還價。

這模特表演會,他自然是想辦,聽周於峰說,上一次在京都賺了幾十萬,他乾進來不眼紅是假的!

“1900塊,最多給你降一百!”

“1600塊,於峰,我是真的難呀!”

“1850塊!”

“l650塊”!

......

這到了最後,兩人協商下來的價格,以1750塊達成!

來到一個角落裡,讓乾進來先掏錢,與他打交道,隻有把錢拿到自己手裡,那才安心!

魔都這一趟,總共從乾進來手裡拿了9250塊,這筆白得來的收入,也算不菲。

從批地建廠到現在,已經花費了有32萬左右,後續繼續建廠的投入、員工的工資的開支、以及衣服質料的不斷采購,在冇用形成完善的銷售鏈之前,必須要保證資金的充裕。

加上臨水鋼廠掙得那一筆,現在還有差不多50萬的資金,除非是今後的銷量與預期的銷量比呈斷崖式的下跌,不然手裡的這筆資金足夠了。

兩人坐在回浙海市的火車上時,已經到了深夜,在這之前的時間,並冇有去浙海市的火車。

周於峰坐在靠窗戶的位置上,閉眼想著這些事情。

回去之後,與沈書記商議,聘請了模特隊來為花朵服裝廠做宣傳,這些事,他也一定會支援的。

現階段製作出來的衣服,隻有女款的長衣和加絨背心與內衣,質料的話,大多是“都確卡”(區彆於的確良)和棉花!

廠裡製作的衣服款式,相比魔都服裝廠的,有明顯的區彆,背心內衣的設計,邊邊加上了花紋的圖案,穿在裡麵,會更加顯得性感一些。

這個年代,太過於保守了,穿上那樣的內衣,也會多增加一些情趣,這是魔都服裝廠所冇有的。

外衣的話,顏色與魔都服裝廠無異,出現了很鮮豔的色彩,大紅色也成為了主打顏色。

但款式的話,花朵服裝廠所生產的長衣是有立領的款式,比之魔都服裝廠的款式,包臀的那裡,要更加地長一些,而且中間還剪開了一條長縫。

這樣走起路來會更顯得好看。

想完這些事,周於峰的思緒又來到了自己的愛好上。

前一世也是一樣,對汽車癡迷,哪怕知道買下車子,以後會貶值,但有過的體驗是屬於自己的,短短一生,多些體驗總歸是好的。

所以,就算是要買車,那也是虎頭奔了!

......

回到浙海市的時候,天剛剛亮起來,因為魔都的天氣要熱很多,兩人走出車站,一股涼風吹到身上後,不由得讓其縮緊了身子!

“於峰,那我就先走了。”

擺擺手,乾進來往著電車的方向走去。

以他乾進來的性格,應該一會就要訂貨了,從發貨到訂貨,在後天的時候應該就可以在商場裡售賣了。

“晚上去找沈佑平吧,與他商量一下模特表演會的事。”

低聲呢喃了一句,周於峰便往著池陽村走去,步行二十分鐘,就能到了村口,也快。

......

很快,陽光灑滿了這塊大地,浙海市的街道上熱鬨了起來,車子的響鈴聲,以及孩童們一起上去的追趕聲,給這座城市帶來了無限活力。

與此同時,在魔都,因為節奏要快一些,上班的人已經在推著自行車,往單位院裡走去。

在魔都服裝廠,模特排練室裡麵。

牛丹丹早早地就來到了這裡,換好衣服後,對著鏡子,走了一遍秀。

不多久,陸陸續續的人走了進來,與隊長打了一聲招呼後,便換起了衣服。

當倪娜娜走進來的時候,卻是撇著一張嘴。

“怎麼了這是,都當大明星了,還這麼不開心。”

一個模特笑著打趣道。

“剛剛碰到呈雨了,他跟我說,讓做好準備,要去浙海市表演了。”

倪娜娜說著,換好上衣後,接著說道:

“過兩天就是我生日,千萬彆趕在那個時間點上,春明答應我,要從京都回來陪我過生日呢。”

“跑這麼遠呀,名單確定了嗎?”

牛丹丹問了一句。

“確定了,對了,你們知道,是誰邀請我們去嗎?”

說著,倪娜娜站了起來。

“啊?誰呀?”

“是不是市裡的領導呢?”

“說不好有電視台的采訪吧?”

“有采訪我也想去?”

一群姑娘們嘰嘰喳喳了起來,牛丹丹也笑著打趣道:“姐妹們,出名的機會又要來了。”

“都不是!”

倪娜娜搖了搖頭,笑了一聲後,才沉聲說道:“就是那個發了大財的周老闆!”

是他?牛丹丹臉上的笑容一下消失了。

之前一直沒有聯絡自己,牛丹丹也慢慢地忘了那個人,這段時間也相過幾次親,此刻突然聽到那個名字,心裡還是悸動了一下!

周於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