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是小問題,不影響的,更何況人家周廠長給每件衣服裡麵,都是加料生產的,我剛捏了一下,那穿在身上絕對保暖!”

陳國達的這番話聲音高亢,不遠處的周於峰聽得清清楚楚,其實也是故意說給他來聽的。

緊接著,陳國達在單據上簽上字後,便向周於峰大步地走了過來。

這些衣服的問題,周於峰從一開就知道,當時裝貨的時候,老江就跟他說過這件事情。

這些瑕疵,是完全不影響穿衣的,但嚼舌根,拿衣服的質量來說事,再上報上去,話落到沈佑平的耳朵,就不好聽了。

第一次給指標,製衣的標準就達不到預期,還讓人家上報上來,那以後向沈佑平再要指標的話,會永遠地把這件事擺到門麵上來說。

這件事情,壓在心裡一直是個疙瘩,這也是周於峰特意回來一趟的真實目的。

貨是省裡來的指標,臨水鋼廠不得不收,但你給人家一些有瑕疵的貨,還不管不問的,人家心裡肯定會有氣,上報也是情理之中。

但眼下,人家的廠長親自跑來了,衣服用心做了,還多加了棉,又是舊友,心裡舒服了,自然也就不會存在什麼上報的事情了。

或許可以在電話裡與康進忠說好衣服質量的事,但做人做事,不能隻圖著自己方便,站在彆人的角度上考慮問題,才能把一件事情做得更好。

看似都是一些很小的事,但周於峰不想有一個疙瘩後,去做另外一件事情,一定要將眼下的事情做好,他就是這樣的性格。

“陳哥,國營飯店?”周於峰挑挑眉,笑著問道。

“走,好久冇跟你喝酒了,今天一定要喝好。”

陳國達笑著說了句後,便與周於峰一起往著廠子外麵走去。

到了門衛那裡,陳國達騎著摩托車,載著周於峰,往著國營飯店裡駛去。

“對了,劉乃強最近怎麼樣?”周於峰坐在後座上,隨口問了一句。

“他呀!”

陳國達撇著嘴,搖了搖頭,話語中充滿了不屑。

“老婆已經跟他分開過了,打牌欠了人家三、四百塊錢了,每天東躲西藏的,像個鬼一樣。”

“嗯。”

周於峰輕點了下頭,便也不再多問。

有些人之所以活得糟糕,完全是自身的原因,而劉乃強就是那樣的人,怨天尤人也是常用的藉口。

思緒在他的身上多停留了幾秒,周於峰便也不再多想,以後應該不會再見麵了吧。

倒是挺感謝他幫自己開鎖的。

......

一家國營飯店裡。

陳國達點好菜之後,就站起來先把錢給掏了,生怕周於峰與他搶。

飯菜上來,幾杯酒下肚後,話也就多了起來,不像見第一麵的時候,陳國達還帶著幾分拘束。

“於峰,你那花朵服裝廠到底有多大啊,咱們康廠長說,可是西南省最大的服裝廠。”

陳國達邊問著,又給周於峰倒了一杯酒。

“占地80畝,纔剛剛修建完成。”

周於峰淡淡說道。

“80畝!”

陳國達看著周於峰,額頭上的皺紋一條條地蹙了起來,那聲驚呼之後,嘴巴也是張著的,忘了合上,露出一抹難以置信的吃驚表情。

片刻後,才使勁嚥了口吐沫,沉聲又問道:“這纔多長的時間呀,你究竟是怎麼建成這服裝廠的?”

“之前倒賣喇叭褲子賺了點小錢,又正好趕上當地政策也支援民營企業的發展,所以就建立了起來,其實也冇什麼的。”

周於峰輕鬆地說道,之後舉著酒杯,又與陳國達碰著喝了一杯。

“厲害,於峰啊,從咱們兩個第一次打交道的時候,老哥就看出來,你不是一般人了,就從來冇見過像你你這樣腦子靈光的。”

搬著椅子,往著周於峰那邊挪了挪,陳國達的話語已經變得恭維了起來。

“陳哥,行啦,咱們兩個的關係,就彆說這些話了,聽著噁心。”

周於峰拍了拍陳國達的大腿,笑著說道。

“誒,你小子,老哥說兩句掏心窩子的話怎麼了?我就是覺得我老弟不一般呀!

還記不記得呂進市咱們拿包裝袋那事了,誒呦,那腦子轉的,我到現在還是迷糊的...”

這種說話的方式,陳國達越說越離譜,之後又喝了幾杯,酒勁也微微地上了頭。

“對了,老弟你這臨水鋼廠的指標是怎麼給到你頭上的,我聽說是省裡的領導直接給批覆的?”

陳國達摟著周於峰的肩膀,又問道。

“沈書記給批覆的。”

周於峰臉頰微微有些紅了,但也很清醒,這件事冇有藏著掩著的必要,如果不說,反而會讓陳國達有隔閡感。

“沈...沈書記?哪個沈書記?”

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哆哆嗦嗦了起來,陳國達盯著周於峰消瘦的麵容,又問道。

“浙海市的市委書記,沈佑平呀。”

周於峰平淡說道。

愣了幾秒。

“於峰,你看你這突然回來,晚上冇住的地方吧,到哥那裡去住吧?”

“什麼?招待所?回來老家了,讓你住招待所?你是不是看不起你哥我?”

“於峰,菜夠不夠啊?要不老哥再給你上點?”

......

因為是冬天,房子許久冇有回去,冷不丁地突然回去的話,太冷冇法住,所以在陳國達的猛烈要求下,還是跟著他來到了他的住所。

到了最後,也確實是喝得有些上頭了,回到家裡,也直接倒頭就睡了,等到醒來之後,已經是第二天的白天。

陽光把整間屋子都照得很亮,迷迷糊糊地起床走出了房間,家裡隻有周於峰一個人。

看了眼牆壁上掛著的壁表,已經是上午11點鐘,好久冇有睡過這麼長的時間了。

簡單地洗漱了下後,周於峰便出了門。

康進忠家裡的話,是要特意去一下的,晚上的時間最為合適,想必他也在等著自己去找他。

溜達著來到了街上,周於峰便往著最紅的電影院那裡走去,打算買一些當地的小吃,給小朵和於正他們帶回去。

......

剛剛一場電影結束後,張子蕊拉著李小梅從台階上走了下來,富大海並不跟著。

蹙著眉頭,李小梅抱怨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