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回家吃過飯後,蔣小朵和往常一樣,來到圖書館上班,北方的天氣已經變得很涼了,自己本來就怕冷,所以穿得也比較厚一些。

有意思的是,呆妹上身還是穿著展銷會上買來的的確良。

這段時間裡,蔣家還有一件喜事,大哥嫂子給家裡買了一台腳踏的縫紉機。

這也讓江辛開心了好幾天,新達小區的街裡街坊的,也都知道這蔣家的兒媳婦聰明瞭,這做買賣真的掙錢了。

來到圖書館後,蔣小朵拿著一塊抹布擦拭起了桌子,這也是他們的工作之一,這個年代,也冇有專門聘請保潔員這麼一說。

一些單位負責打掃衛生的,也都是本單位的正式員工。

所有的一切,都跟往常一樣,按部就班地做著工作的瑣事。

突然在某一瞬間的胡思亂想後,在蔣小朵的心裡,擔心起了周於峰,就算是忙,怎麼連看自己的時間都冇嗎?

然後這個突然冒起來的想法枝繁葉茂,聯想出各種各樣胡亂的猜忌。

難道他壓根就不想來嗎?又或者是有條件好的相好了?那在飯店裡還摸我手來著...

好些時候,都會想到國營飯店裡的那一刻,怎麼會流氓成那個樣子,但心裡卻說不出一點的討厭,甚至更是喜歡。

擦拭著桌子,莫名的情緒擾亂著自己的心境,像自己現在的這個樣子,是從來冇有過的,哪怕是上高中時,與周於峰在一起的時候,也冇有像現在這樣。

心裡...亂撞著...同時在患得患失著。

“小朵,拿本書。”

突然,在自己的耳邊,響起了熟悉的聲音,出現得非常突兀,使得蔣小朵都冇有反應過來,所以就愣在了那裡。

周於峰來到蔣小朵的身邊,笑著說了一句,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好好地擦著桌子,就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蹬了好長時間的自行車,感覺到大腿有些痠痛了,周於峰索性就坐在了長凳上。

轉過身子,看清楚男人消瘦的麵容後,蔣小朵的心裡還是咯噔一下,變得緊張起來,但也在這一刻,心裡湧起的種種猜忌,煙消雲散!

就這樣安靜地看著周於峰片刻後,不由得眯著眼睛笑了起來,發出了“嘿嘿嘿嘿”的傻笑聲。

本來是想剋製一下自己的情緒的,可心裡的喜悅全都寫在了臉上。

“呆樣!”周於峰搖搖頭,輕笑了一聲。

“哦...要...要哪本書呀?”

蔣小朵這次記起周於峰剛剛問的,但因為激動,聲音都有些發顫了。

“不要太厚的,等你下班可以看完的書。”周於峯迴答道。

“好,那我去給你拿。”

慌張地說了一句後,蔣小朵向著書架裡麵走了進去,一小會,就拿著一本比較薄的小說書籍走了出來。

接過書,周於峰直接翻開了書籍,邊問道:“你哥上次不是說要請我吃飯,今天能行吧?”

“嗯,肯定能行。”

蔣小朵用力地點著頭。

“好,那等你下班了,我們一起去找你哥,然後一起吃飯。”

“嗯,好。”

蔣小朵應道。

接著兩人相視一笑,蔣小朵微微張嘴,剛想繼續問些什麼,就聽到了其他顧客的叫喊聲,便立即走了過去。

周於峰翻開書本看了起來,等著蔣小朵下班,正好利用這個時間,也可以休息一下,對於他來說,看這樣的書籍,對他的大腦也是一種放鬆。

一目十行的速度看著,周於峰隻是看了幾頁,就融入到了故事中去,很認真地看了起來。

蔣小朵忙完一些事情之後,就冇事可做了,轉了好幾圈,就又回到了周於峰的身邊,扭扭捏捏著,背對著他。

母親住院,與他說得訣彆的那些話,呆妹又是想了起來,“再怎麼也是個個體戶”,因為這句話,讓自己也難受了好久。

他究竟是怎麼想的...會不會還在生氣...又或者現在已經冇有那方麵的想法了?

周於峰餘光看向了蔣小朵,目光卻是落在了呆妹的屁股上。

“小朵。”

周於峰笑著叫了一聲。

“啊?”

蔣小朵慌忙地轉過身來。

“按照咱們臨水市的風俗,你這個翹屁股,肯定能給我生個兒子!”

周於峰柔聲說著流氓性的話語,看著蔣小朵的目光卻是格外的溫柔。

一看就是有文化的流氓!

“你瞎說什麼呀!”

蔣小朵左右看了一下,發現挨著周於峰坐著的一個小男孩正抿嘴笑著,自然是聽到了他剛剛的那句流氓話。

“真是越來越冇個正行了。”

斥責了一句,蔣小朵趕緊離開,白皙的臉頰上已經是爬上了兩道紅暈,在陽光的照射下,格外的明顯。

來到書架裡麵,雙手捂著自己的臉蛋,從書架的縫隙中,望著周於峰的背影。

此時的他,已經是若無其事地繼續看書,好像還扭頭跟著一旁的小男孩說了幾句話。

“真是...哎呀...”

責怪了一聲,蔣小朵是真的不敢過去了,免得那個人,再說那些流氓的話。

“小胖,你認真看書。”

周於峰語氣嚴厲,故意嚇了一下坐在跟前的小胖男孩,也隻是想逗他玩,之後便認真看著書籍,一直到小朵下班。

到了下班的時間點,街道上變得擁擠不堪,小商小販擠滿了街道,自行車也隻能是推著走了。

周於峰站在圖書館外麵等著蔣小朵換好衣服出來,一小會後,就看到杜鵑和蔣小朵一起走了出來。

可在她們兩人身後,還跟著一個身影,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來到周於峰的身邊後,李紅還是陰陽怪氣地問了句:“小朵,這是誰呀?不介紹一下?”

“我...”

蔣小朵抬頭看向了李紅,心裡不舒服,她怎麼這麼早出來,平日裡不是還要打扮一會的嗎?

而且,自己與周於峰的關係,要怎麼解釋?這麼多的同事都在!

“我是小朵的愛人!”

大大方方的,周於峯迴答道,多餘的話冇有跟李紅說,這個女人話裡有話!

回答一句就好,說給她聽,一點也不扭捏!

“小朵,走吧。”

周於峰又笑著說了一聲,便推著自行車,與蔣小朵一起往著百貨大樓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