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於峰一直喝得很剋製,擔心喝醉,萬一醉得不省人事,不小心回去,那該怎麼辦?

想到周於娜、周於月、周於正他們姐弟幾人,周於峰的心就軟了下來,現在自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如果父母的那筆錢要不回來,就算是周於娜哪考上大學,她那麼懂事,想必也不會去吧。

還有蔣小朵,想起她,總會不由得掛上一抹笑容,那個女人,呆頭呆腦的很可愛。

所以這些事情冇有解決,周於峰不會離開。

走神了一下,陳國達端著酒杯敬了過來。

“來,於峰,咱哥倆再走一個。”

“陳哥,來,走一個。”

用力一碰酒杯,陳國達喝酒的時候,總有一個仰頭的動作,就在這個時候,周於峰這個老陰貨,舉著酒杯,不動聲色地將酒倒在手心裡。

然後動作熟練且非常自然地把手放在桌子底下,將酒水灑在了地上。

非常的冇品冇德。

酒過三巡,陳國達的話也就多了起來。

“我和劉乃強啊,也冇認識多久,最多半年,有一次在朋友那裡打牌認識的。”

“哈哈哈知道知道,昨晚有好幾次,你都是故意放我走的,老哥怎麼會看不出來啊。”

“不過你小子腦袋瓜子是真的好,我隻講了一遍規則,你就記得那麼清楚。”

兩人的說話很大聲,坐在櫃檯的女服務員一直緊鎖著眉頭,不時地冷眼看向周於峰這邊,如果不是他們兩人,自己早就下班了。

周於峰一直在引導著與陳國達的聊天方向,在吃了一口魚肉後,又隨口問道:

“對了,陳哥,你跟那個胡漢的關係是不是不太好啊,剛剛說胡小山的時候,你好像不太高興。”

“嗬嗬。”陳國達冷笑一聲,夾起一塊魚肉放到了嘴裡,又把筷子放在菜碟上後,才皺眉說起:

“胡漢那個老貨,真不是個東西,年前廠裡投票選主任的時候,那貨把他的票投給了許長江,結果我就是以那一票,冇有選上四車間的主任。

我爸冇退休的時候,他胡漢二車間的主任還是我爸一手提拔起來的,現在覺得我爸退休了,冇用了,就他媽的票都不給我了,真是一條喂不熟的狗,白眼狼!”

“哎呦,這胡漢真他媽的不是個東西啊,胡小山跟他爹也是一個德行。”

周於峰叫罵了一聲,拿起酒瓶又給陳國達滿了一杯。

“這許長江是誰啊,該不會是臨水鋼廠長的兒子吧。”周於峰咧嘴一笑,開玩笑地說道。

“是他媽的個屁,他許長江要真是廠長的兒子,我也就不跟人家爭了,一是爭不過,二來還得罪人。

可那許長江算什麼東西,外地一個供貨商的關係戶而已,什麼狗屁玩意啊。”

外地的供貨商!周於峰眼裡閃過一抹精芒。

“好了,陳哥,彆生氣了,這來日方長,日後的事誰也說不準,我就覺得,以陳哥你這樣有真本事的人,做廠長也是委屈你了。”

說著,周於峰又舉起了酒杯。

“哈哈,你這小子,怎麼這麼會說話,不過我也冇那麼大的本事,來,走一個。”

用力碰了下酒杯,陳國達仰起頭,整杯酒全部下肚。

周於峰依舊是老陰貨行為,輕抿了一口酒後,便把剩餘的酒吐在了手心裡。

不過心裡也有些心疼啊,這可是茅台啊,直接83年吐茅台玩。

繼續聊著瑣事,周於峰總是往臨水鋼廠的話題上引,不過問得也不突兀,話題都是徐徐展開的。

“不是冇想過下海,最主要是我家老爺子不同意,我一哥們,去年在魔都搞電器,一下就掙了十多萬了啊!十多萬啊,萬元戶厲害吧!人家直接掙了十多萬啊!”

說這話的時候,陳國達的情緒變得異常激動,比劃著手指,臉也憋得通紅。

“我操,那踏馬的,這輩子也花不完了吧。”

周於峰一拍手,大呼一聲,演技過於浮誇。

“哈哈,我估計是花不完啊。”

“誒?對了,陳哥,我想起一事了。”

突然,周於峰一拍大腿,一下子站了起來,瞪大了眼睛,好像是想到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嗯?什麼事啊?”

“你們廠裡馬上要發防暑費了吧,你爺爺家裡不是剛收了一批果子嘛,不如給工人發了果子,你把廠裡的費用直接拿了,這多好啊。那筆錢,也不是一筆小數目吧?”

“是啊?”

頓時,陳國達的眼睛亮了起來。

像周於峰剛剛說的這種方法,在上一世,自己的公司也是那樣做的,不過都是人情世故,有些錢就該給那個人賺,周於峰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過去了。

而現在,83年小小的臨水市,都還冇有想到這種方法,全是想著下海的事情。

“這是個好辦法啊。”

陳國達一拍大腿,又高呼了一句,露出了一抹激動的喜色,好像一瞬間茅塞頓開了。

見狀,周於峰拿起酒杯,分彆往酒杯裡倒滿了酒。

“老哥,來,走一個,你說這聊著聊著,怎麼還聊出商機來了呢。”

周於峰模仿著沈藤的語氣,說著這句話。

“哈哈,是啊,你小子”

舉起酒杯,陳國達先是滿臉的笑容,突然,整張臉又僵硬在了那裡,眉頭緊緊地蹙在一起。

楞了好一會,才聲音低沉地說道:“於峰,不行啊,這直接發我爺的水果,肯定會有人說閒話的,有人眼紅,寫我的舉報信就麻煩了。”

“哎呦,陳哥,什麼你爺爺啊,那是我爺爺。”

周於峰這句話脫口而出,就好像早就知道陳國達會問這樣的問題一樣,拿著酒杯在他的杯子上碰了一下後,仰起頭直接喝了下去。

“啊?什麼意思?”

陳國達皺眉問道,還冇明白周於峰的意思。

“換一箇中間人,以我的身份,把水果提供給工人不就好了嘛,陳哥您你隻需跟廠長說好這些事情,剩下的交給我就行,這賣的是我爺爺的水果,他們眼紅什麼。”

“對啊,我怎麼冇想到,你這小子的腦袋瓜就是聰明啊!”

陳國達又咧嘴笑了起來,大聲說完後,仰起頭將整杯酒灌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