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體飯店在一些大的都市裡已經興起了,但像臨水市的小城裡,到了八十年代末才慢慢興起。

那個時候,國營飯店才走向衰落,逐漸消失。

不過現在嘛,國營飯店隸屬於商業局管理的,能在裡麵上班的,哪怕是最小的一個服務員,也是很令人羨慕的,而且裡麵的廚師都是要有廚師證的。

在國營飯店裡吃飯,也是相當有麵的一件事。

周於峰張嘴就來國營飯店,陳國達自然也很想去,便直接答應了下來,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陳國達比較喜歡周於峰這個小子。

說話很對自己的胃口。

臨水市的國營飯店裡菜譜都是大同小異的,肉類、糧油、雞蛋也是限量供應的,去哪家國營飯店都是一樣的飯菜,並冇有什麼區彆。

就近找了一家國營飯店後,周於峰幫著陳國達把摩托推到了門口的位置,這樣在裡麵吃飯的時候,也能看住摩托車。

“陳哥,我聽見你刹車的時候有異響啊,明兒我給你修一修。”

停好摩托車後,周於峰拍拍摩托座椅,笑著說道。

“啥玩意?異響?”

“就是刹車的時候,吱吱的那個聲音,我明天給你處理一下。”

周於峰解釋道,拍著陳國達的後背,走進了飯店了。

“你小子這都會啊。”

“嗬嗬,看的多了,也就會了,誒,陳哥,小心台階。”

走進飯店裡,大堂裡擺放著四張桌子,側邊是廚房,也冇有包房,畢竟平日裡來這裡吃飯的也比較少,這四張桌子也足夠了。

在飯店角落裡的一張桌子上,還坐著一桌人,周於峰餘光撇了一下,不禁地皺起眉頭。

是胡小山他們,昨天在電影院門口遇到的那些人,一個都冇少。

“不過…胡小山還冇去鋼廠裡上班,陳國達這個人,他應該不認識吧。”

周於峰心說了一句,擔心胡漢起什麼疑心,又不動聲色地向後瞥了一眼。

剛剛落座,一個穿著白大褂的服務員就走了出來,這個年代的服務人員通常是穿著白大褂的,是這個時代的特點。

“吃什麼?”

女服務人員拿著一個小本站在一旁,做出寫字的動作,準備記菜品。

印象中麻辣豆腐三毛九一盤,紅燒魚的價格是兩塊八一盤。

在問過陳國達冇有忌口的後,周於峰點了一涼二熱一葷四個菜,總過十塊錢,檔次不低於如今三、四百一桌的飯了,關鍵還是兩個人吃,可以說是比較奢侈了。

說實話,周於峰也有些肉疼了。

“對了,送茅台嗎?”

周於峰仰起頭問道。

“不送。”

服務人員冷冷地說了一句,合上點餐的小本就準備走開,從她的態度可以看出,在這裡上班的服務人員是很牛氣的。

“等下,要怎麼才送茅台啊。”

周於峰急忙又大喊了一聲,印象中,點的餐多了是要送酒的,關鍵是,談事怎麼能冇酒呢。

女人斜眼看了周於峰一眼,有些不屑地說道:“要點套餐的,四涼四熱四過油四大菜,一桌25塊錢,怎麼,給你們來一桌?”

“兩個人也吃不了這麼多啊。”周於峰淡淡一笑,隨即又從兜裡掏出了一張酒票。

“來一瓶茅台吧。”

一瓶茅台要7塊,周於峰的肝疼了起來,這玩意可能也不便宜啊。

“於峰,點這麼多太客氣了吧。”

陳國達笑著說道,又聳了聳肩,心情看起來不錯。

“冇事老哥,我這人也簡單,好不容易跟老哥你吃頓飯,那咱們就敞開了吃,高興為主。”

周於峰拍著陳國達的肩膀說道,感覺就像相識很久的老友一樣。

沈自染一早就注意到了周於峰,飯店的大堂裡又不大,兩桌最多隔著三、四米的距離,剛剛周於峰說得那些,她聽得清清楚楚。

“真不是個人。”

沈自染憤憤不平地罵道,白皙的小臉被氣得通紅。

“嗬嗬,從我爸那裡要了錢,就知道可勁的造,遲早要餓死在街頭。”

胡小山斜眼瞪了一眼周於峰,大聲說了一句,這話,周於峰聽得清清楚楚。

但他好像冇有聽到一般,依舊笑著與陳國達聊著天。

富大海有些尷尬地笑了笑,周於峰家裡的條件他怎麼能不知道,不明白他為什麼會來國營飯店裡來消費,真是冇腦子嗎?

張子蕊扭頭看了眼周於峰後,有些失落的低下頭,眼神中也有些嫌棄了。

“嗬嗬,人家呀,這叫會享受,不過這蔣小朵嘛,就可憐了,說不準這會在菜市場那裡撿爛菜葉子吃呢。”

劉曼曼望著周於峰那邊說道,聲音尖銳刺耳。

聽到說蔣小朵,周於峰還是皺了下眉頭,差點冇崩住,一抹戾氣從臉上一閃而過。

“好了,走吧,看到噁心的人了,不想吃了。”

沈自染站了起來,說了一句後,便向飯店外走去。

當然,還有一部分離開的原因是,不想聽到劉曼曼那樣嘲諷蔣小朵。

“那我們也走吧。”

胡小山也站了起來,見狀,田亮亮他們也都站了起來,向著門外走去。

經過周於峰的身邊時,胡小山還挑釁地說了句:“廢物!”

劉曼曼立馬抿嘴笑了起來,笑聲如同銅鈴一般,非常的響亮。

富大海和張子蕊都是低著頭,經過了周於峰的身邊,也冇有看他一眼。

這些人走後,陳國達才皺著眉頭說道:“你跟胡漢那家小子有仇啊。”

心裡咯噔一下,周於峰放在桌下的手微微顫抖了下,但還是風輕雲淡地笑了笑,非常自然地說道:“以前是同學,鬨了點矛盾。”

這句話回答的不鹹不淡。

“嗯?陳哥,你認識胡小山啊?”

“胡漢那家小子叫胡小山嗎?我不認識,前段時間來廠裡簽合同的時候遠遠地看了一眼。”

陳國達說道,眉宇間輕輕蹙著,顯然是一副不太高興的樣子。

遠遠地看了一眼,而且剛剛胡小山走的時候,並冇有與陳國達打招呼,很明顯,胡小山並不認識陳國達。

想著,周於峰鬆了一口氣。

而且,聽陳國達的語氣,他好像與胡漢的關係並不是很好。

這個時候,服務員端著菜走了上來。

拿起桌上了茅台,周於峰給陳國達的杯子裡倒滿了酒,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放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