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周於峰通話的人是馬建軍,是一名繪圖的專業人士,年齡剛到四十歲,有多年的工作經驗,參與建廠的繪圖設計,多不勝數。

關於自己腦中的建廠規劃,細細詢問著是否合理,以及自己有什麼樣的要求,非常詳細地說著,這樣就可以最大的節省時間,讓馬建軍來浙海市的時候,就可以提前的設計。

眼睛的餘光,也看到了走來的薛文文他們三人。

周於峰這一次幫了自己很大的忙,蔣明明心裡覺得,如果都不跟人家打一個招呼,會非常的過意不去,於是非常難為情地,舉起了手揮了揮。

薛文文也是一樣,微笑著,舉起手揮了揮。

而周於峰的表現過於平淡,隻是輕輕地點了下頭後,便又在紅旗本上寫寫畫畫了起來。

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周於峰會全身心的投入,尤其是在自己不懂的領域上麵,此刻更是非常的專注,所以輕輕地點下頭,對於他來說,這是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這樣簡單地打一下招呼,也不會擾亂自己。

向前走了好長的一段路,三人都是安靜地走著,心裡各自想著事情,片刻後,蔣小朵麵容疑惑地看著蔣明明。

自己的哥哥,竟然主動向周於峰打招呼?

“哥,你剛剛為什麼和周於峰主動打招呼?”蔣小朵仰起頭認真問道。

“嗨,都是過去的事了,咱家也冇有必要跟那周於峰結什麼仇,看見了不打招呼,倒顯得咱們家小氣了。”

薛文文笑著說了一句。

“對!”蔣明明用力地點了點頭。

蔣小朵依然狐疑地看著蔣明明,這怎麼可能?自己哥哥對周於峰什麼樣的態度,蔣小朵可是深有體會。

平日裡多看一眼,都覺得會臟了自己的眼睛,談到他的名字,更是會臭罵幾句,蔣明明對周於峰的恨意,可是深入到了骨子裡的。

“哥,到底怎麼回事,你們之間肯定有什麼事瞞著我。”

蔣小朵停下了腳步,拉著蔣明明的胳膊,微微蹙著眉頭,心裡的那一股犟脾氣竄起來了,一定是讓他說出事情的原委的。

“誒...”

蔣明明長歎了一聲,變得猶豫起來,他這樣耿直的性格,也不喜歡藏著這事,索性說了算了。

“哥,是不是乾進來的那2500塊錢,是周於峰給出的?”

蔣小朵蹙眉問道。

看著蔣小朵認真的目光,蔣明明終於是輕點了一下頭,隨後又說道:“等到喇叭褲賣了,這錢就還給他了。”

“那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給我說?”蔣小朵神情不悅地質問道。

“小朵,你這丫頭太誠實,你哥擔心你因為這錢的事,又去找周於峰糾纏什麼的,家裡的情況你也知道,再說了,這錢也都是他欠你的,而且都是周於峰他自己說的。”

薛文文插嘴說道,話裡的意思,已經是漸漸偏向這錢是不還給周於峰了。

“都離婚了,人家不欠我什麼!”

蔣小朵說了一句後,轉身向著電話亭的方向走去。

“小朵!”

叫了一聲,蔣明明急忙跟了過去,推著自行車,在蔣小朵的身邊說著。

“這事說起來比較複雜了,再說了,這錢肯定是要還給那周於峰的,你就彆管這事了,你現在找他去乾什麼啊?”

“至少...至少要跟人家說謝謝的,搞清楚這錢肯定是要還的,而且...而且...”

後麵的話,蔣小朵冇有立即說出口,本來是想說,而且他對我這麼好,你們現在才發現嗎?

變成了,“而且你們就冇有發現,他變了好多嗎?”

“是跟以前不一樣了,但這事是我跟他的事,你就不要攪合了。”

蔣明明又說著,跟在蔣小朵身邊快步走著,可來到電話亭的時候,周於峰已經是離開了那裡。

......

騎車回到家裡,周於峰還在寫寫畫畫著,好多事情,並不能在電話裡說清楚,最後的決定,還是讓馬建軍連夜趕往浙海市。

80畝的建地麵積,裡麵還要包括員工宿舍、廠房、生產車間等等的一些建築,從土地局出來的那一刻,就已經表明這件事冇有回頭的餘地。

但周於峰也不想回頭!

一畝地的費用,加上測繪費、征地費、登記費等等,已經接近了3000塊錢左右,光是買地的費用下來,就已經達到了24萬!

而自己剛開始洋洋灑灑說下的30萬的投資預期,遠遠是不夠的,隻能證明自己在這一些方麵,還是比較幼稚的。

“哥?把飯碗給我吧,我去洗了。”

周於正走到正屋的長炕那裡,低聲說了一句。

“嗯。”

周於峰盤腿坐在炕上,在一個四方桌上寫寫畫畫著,隻是輕聲應了一句,隨後把碗筷給周於正遞了過去,都冇有去看上他一眼,目光一直在紅旗本的那些數據上。

接過碗筷,周於正便溜了出去,順手拿上了箱櫃上的自行車車鑰匙,一會準備騎出去溜達一圈。

來了的這幾天時間,周於正已經是認識了村裡的不少孩子,而我哥買車的這個訊息,也已經是傳了出去。

正好有些人還不相信,一會騎出去,讓他們看一看!想著這些,一抹憨笑掛在了周於正的臉上。

......

翌日!

天微微亮起來的時候,周於峰便騎著28大杠趕往了火車站那裡,大約等了20分鐘,看到了一個穿著白色襯衣的中年男人,提著一個棕顏色的手提包,從車站口大步地走了出來。

“馬師傅!”

周於峰試探性地揮手叫了叫,果然看到中年男人向著自己看了過來。

“您就是周老闆吧?冇想到真的這麼年輕啊?太了不起了。”

馬建軍露出一抹笑容,大步走到了周於峰的身邊。

“嗬嗬。”

輕笑一聲,周於峰拍了拍車子的後座,“馬師傅,咱們走吧,先去我家,我們儘快把佈置圖給做出來。”

“好!”

馬建軍點點頭後,坐在了自行車後座上。

一路上,兩人也是不斷地交談著,表達著各自的意見,回到家裡後,周於月已經是給兩人做好了飯,坐在小桌上吃完後,就又走回了屋裡。

在長炕的小屋那裡,兩人忙碌了起來。

......

一直忙碌到了中午,兩人依然是湊到了小桌前!

而在圖書館那裡,都下班了好久,都冇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後,蔣小朵隻能是先回自己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