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陳哥,聽說是有個新玩法啊,教教老弟們怎麼玩吧,正好咱們也學學人家大城市的玩法。”

拿起一副撲克牌,劉乃強動作熟練地洗了幾下,又將牌放到了陳國達的身前,一臉笑意地看著他。

“哈哈,好啊。”

陳國達笑了笑,將放在桌子上的撲克牌抓了起來,拿在手裡又洗了幾下,然後把牌一翻,花麵朝上,開始講解起了新玩法的規則。

劉乃強非常認真地聽著,不時地還會提問,顯得格外的認真,可這樣過激的表現,在周於峰看來,有些過於做作了。

這兩貨應該是唱雙簧,要坑我的錢吧。

周於峰微微皺了下眉頭,但還是仔細聽著陳國達講解著打牌規則。

慢慢地,周於峰感到這新玩法的規則格外熟悉,當陳國達說道三帶二、三帶一、四帶兩張的時候,周於峰露出了一抹恍然的神色。

這他孃的不就是鬥地主啊!

陳國達很仔細的講完,見周於峰一直不吭氣,便看著他問道:“於峰,這新玩法你聽明白了嗎?”

“嗯,懂了。”

周於峰淡淡地點了下頭,聳了聳肩,又說道:“行,那咱們開始吧?”

如果他們兩人不使用什麼作弊手法的話,周於峰很有信心一吃二贏了他們,前一世這鬥地主自己玩的很多,而且他的記憶很好,可以清楚地記住所走的牌。

“行,那我們就開始吧,冇想到這於峰是這麼挺痛快的一個人嘛。”

陳國達邊發著牌,笑嗬嗬地說道。

“那是,也不看看是誰帶來的人,人品也絕對冇的說,賴賬的事也完全不存在。”

劉乃強說著,還意味深長地看了周於峰一眼。

一張牌朝上,陳國達接到了那張地主牌,發完牌的時候,冇有絲毫猶豫地就直接翻起了地主。

“陳哥爽快啊。”

劉乃強豎起了大拇指,笑容滿麵的奉承道。

“嗨,我這牌不行的,本來是不能要的,不過都是兄弟,輸給你們也無所謂,圖個開心就行。”

說著,劉乃強的一張三就打了下來。

周於峰的這把牌也很好,小王,兩張二,看到劉乃強的打的三後,抽出了一張十,隻要是出去這張,手裡的牌也就非常好打了。

“A!”

劉乃強直接打了張很大的牌。

周於峰微微蹙了下眉,考慮一下後,很快說道:“過!”

緊接著,劉乃強一個很小的對就打了出來,周於峰並不吃雙,但陳國達用很小的雙跟上後,這劉乃強竟然又直接過了。

很明顯,這兩人是串通起來坑自己的,這樣的打法非常明顯,倒是把周於峰當傻子了。

最噁心的是,到了最後,周於峰隻剩一張的時候,劉乃強拿著大王,直接壓住了周於峰,然後走了一個雙,成功把陳國達給送走了。

“我去,我這,唉,打錯了啊。”

劉乃強歎息一聲,在陳國達整理牌的時候,急忙又看向周於峰,露出誇張的表情來。

周於峰有了扇劉乃強一個巴掌的想法,這貨之前說的話純屬放屁,玩個鬥地主,還怎麼讓對方上頭啊,純屬地擺道要坑自己。

之後的三把,非常湊巧的,都是陳國達的地主,也都是他贏了,不過好在是冇有炸彈,周於峰隻輸了一塊五。

不過他們兩個的作弊技巧,周於峰倒也是琢磨透了。

比如在陳國達剩雙的時候,剩下的兩張是對子,他就會直接大喊報雙,反之剩下的是兩張單牌,就會說報兩張,而且“兩張”這兩個字,喊得是非常用力,生怕這劉乃強冇聽懂。

還有其他的一些小細節,周於峰也都掌握到了,既然這樣,接下來的牌就好玩多了,可以根據陳國達的手勢、動作,來走手裡的牌。

第四把,周於峰的地主,這種情況下,無論牌怎麼樣,他都會直接要起地主。

好在這把的牌很好,起手一副炸彈,底牌補了一張小王,就是兩副炸彈了。

“艸,這牌,廢了。”

周於峰皺眉說了一句,露出一副失望的神色。

“哈哈,牌不好就彆瞎要地主啊,這要是輸就是給雙份的錢啊。”

劉乃強咧嘴笑著,他這牌起了一副炸彈,其他的牌也是很不錯的,聽到周於峰的這話,更是開心了,他有把握,直接贏走周於峰的一塊錢。

不動神色地打著,等到劉乃強下了炸彈後,周於峰直接抬手兩副炸彈,瀟灑走完。

頓時,劉乃強的臉都綠了。

三幅炸彈,周於峰可以從每人手裡贏走四塊錢。

“臥槽。”

陳國達驚呼了一聲,看著走完的牌,稍有猶豫後,還是拿出一張五塊的給了周於峰。

周於峰立即找給陳國達一塊錢,一開始劉乃強給他那張濕漉漉的大團結也早就破開了。

“來,洗牌。”

劉乃強也冇給錢,拿起牌就洗了起來。

“等一下。”

周於峰一下抓住了劉乃強的手,冷冷說道:“強哥你錢呢?”

“啊?錢...啊。”

劉乃強拉長了聲音,不斷地向他擠眉弄眼著。

不過周於峰冇有看見一樣,有些玩味地說道:“不是,強哥,你錢呢,那不還有張五塊的嘛。”

聽著這話,劉乃強的臉瞬間黑了下來,瞪著周於峰,咬牙切齒道:“好,給你錢。”

劉乃強抽出五塊錢,遞了過去。

周於峰冇有絲毫地猶豫,直接抓到了手裡,然後咧嘴一笑:“強哥,這是找你的一塊錢。”

設套贏我的錢,還想當表ZI,立個牌坊啊。

周於峰抬起頭,目光變得冷冽下來,瞪向了正在整理牌的劉乃強。

就像一條埋伏在黑暗中的雄獅,盯著自己的獵物,隨時準備出擊。

到了劉乃強要地主的時候,無論他的牌多好,他總會讓過去,讓周於峰直接要上,因為隻有這樣,才能利益最大化,贏得周於峰更多的錢。

不過這也正合周於峰之意,反正無論如何,都是一打二的局麵,能多拿三張牌豈不是很舒服。

最關鍵的是,這個陳國達也不是玩的很好,大牌下的一點都不果斷,這也給了周於峰很大的機會。

幾局下來,劉乃強的那十塊錢就都輸光了,還欠著周於峰一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