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總,企業本身的出發點,肯定是要追求更高利益的,現在花朵集團給出的報價,要明顯優於你們通達,經過高層會的商議後,一致認為,選擇花朵通訊是長成當前最優的選項!

所以還請原諒,長成跳出采購計劃,期待下次與貴公司的合作,我想這一天會很快到來。”

江雲海滿懷歉意地說著這番話,儘可能把長成的位置,擺到商人逐利的那一麵,而不是帶有民族情誼,鐵了心要支援自家企業。

“江董事長,就算是花朵通訊的價格要優於通達,但雙方所研發的晶片是不能同一耳語的,哪怕是製造簡單的衣服,都有好壞之分,何況如此的高科技。

現在微機的競爭越來越激烈,與通達合作,才能保證操作,核心技術不被市場所淘汰,你說不是嗎?所以還請貴公司慎重考慮。”

楊易巧看似娓娓而談,但她聽到江雲海拒絕合作時,心中極度慌亂,怎麼都不會想到,原本十拿九穩的侵銷,會變得如此麻煩。

“衣服是分好壞的,但對於窮人家的孩子來說,在這寒冬臘月裡,能夠穿暖裹嚴實了,就是最好的選擇,穿花裡胡哨的,怕是撐不到天暖,就要被凍死。”

江雲海見招拆招,委婉拒絕楊易巧,而其拒絕合作的態度是非常堅定的。

對方聽得出來。

楊易巧還是想繼續談下去的,但之後江雲海明顯失去了耐心,匆匆應付了幾句客套話後,便掛斷了電話。

而幾乎不差十分鐘的時間,方強計算機的負責人,秦玉川也給楊易巧打來了電話,說了與江雲海相同意思的話,掛斷電話時,雙發差點鬨了些不愉快。

在這件事情上,楊易巧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不敢有任何推脫,也顧不得時差,當即把問題反饋到通達亞太地區總負責人那裡。

“價格這麼低?”

江同光不禁高呼,與楊易巧剛得知花朵通訊的報價時,心頭湧起的驚訝一樣,難以置信!

在研發難度上,相比與米國通達,花朵通訊的基礎尤為羸弱,無論是人才培養,還是光刻機的突破更新,都需要極大的資本投入,他周於峰哪裡來的如此龐大的資本?

更何況花朵通訊低價供銷晶片和半導體,這研發時限可是以年為單位的科技投入,如此一來,無限延伸了盈利回報的時間點。

這與當下貧窮的本地企業相符嗎?

“江先生,起初我也不相信花朵通訊的報價,但當前已經收到了來自長成和方強的退購說明,且紛紛與花朵通訊展開合作。

現在願意與通達繼續達成合作的,隻有華科榮這一家,我的意思是”

“難道你冇有警告周於峰不合作的後果?會給花朵集團帶來多大的經濟損失?現在不單單是不合作,已經是公然向通達挑釁了!”

江同光的吼叫聲打斷了楊易巧的話,這位儒雅的江先生,近期變得情緒暴躁,喜怒無常。

“我肯定警告過了,可週於峰的態度很強硬,甚至都公開辱罵我,根本無法跟他好好溝通。”

楊易巧戰戰兢兢地回答道,江同光此時的狀態,給了她很大的心理壓力。

“有關通達在亞太地區的所有業務,皆是由你楊易巧全權代理,任何決策,隻要是在通達允許範疇之內,你都無需向我彙報!

我隻要結果,讓通達對亞太,尤其是華夏,達成侵銷的目的。”

江同光繼續情緒激昂地命令著。

華夏的市場,未來個人PC機的需求量是難以估計的,所以這裡的發展佈局,是通達侵銷手段的主要地區,並且所造成的影響,不單單是高科技的壟斷,更可以源源不斷地吸納這裡的人才。

“我明白的,請您放心,一定會做好後續的工作,那花朵集團的米國市場,您會采取相關的措施吧?”

楊易巧怯怯問道,如何讓花朵集團退出競爭,她唯一能夠想到的方法,就是通過米企來製約,人都是賤的,也就是把周於峰打怕就好了。

“肯定要把周於峰打怕了。”

又冷冷說了一句,江同光就直接扣上了電話,眉宇之間緊蹙在一起,一張老臉滿是戾氣,就如殺人前的猙獰,陰森可怕

華科榮研究所。

在傍晚臨近下班的時候,柳明慶接到了通達方的降價優惠,頓時心生歡喜,喜形於色不加以掩飾,竟是握著電話蹦躂了起來,一掃花朵通訊方給他帶來的陰霾。

如此一來,華科榮可以完全無視花朵通訊的低報價,打著共同研發的旗號,在品質、操作方麵大有噱頭,藉著當前的影響力,足以贏下市場。

而369微機的影響,也變得微不足道,下一批的市場采購,華科榮可以推出“自主研發”的高科技微機,並且還是與米國通達有著技術合作。

“好啊!”

柳明慶忍不住拍手叫好,合不攏嘴地笑了許久,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他甚至都在幻想華科榮上市,自己薪酬暴漲的那一幕。

門口突然響起的陣陣敲門聲,打斷了柳明慶的幻想,笑著應了一聲後,原來是新任總經理,薛錦宏,步履匆忙地走了進來。

“錦宏啊,正是還有事要找你,來,坐下,生產部要調整了。”

柳明慶輕拍了下一旁的沙發,誰都能看出來他的心情極好。

可薛錦宏卻是冇坐的心思,湊到柳明慶耳旁,蹙眉低語道:

“柳董,周於峰來公司了。”

“他來乾什麼?”柳明慶蹭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麵目猙獰,心裡還是非常抗拒與周於峰見麵的,咬牙切齒地思慮片刻。

“跑來這裡找罵了?”柳明慶板著臉問道。

“具體什麼事,人家也冇提前說,我這個總經理職位,哪有資格在人家跟前說話。”

薛錦宏臉色難看地自嘲一句,是在暗指昨天晚上的事了。

“嗬嗬”

下一刻,柳明慶一把抓住薛錦宏的胳膊,發出一聲冷笑,“我們可不能受這欺負!”

之後,辦公室裡竊竊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