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都國際大酒店。

長安街中心繁華地帶,與京都站咫尺之遙的距離而已,一夥男女蹬著自行車,滿目春風地來到這裡,務實的作風,與這裡的豪華、典雅及奢侈極為不搭的。

“這地方就是好啊。”

主任老劉感慨一聲,人就在京都城,工作了大半輩子,眼瞅著這裡修建好,但始終冇到裡頭瞅一眼,眼下,竟然是蹭著蕭光瓊的光來了。

“大家看著點走,小心碰倒擺的瓷器,這些可都是古董,金貴著呢。”

老李也提醒了一句,扶了扶他的方框眼鏡,這位可是在85年就進入科研班的老職員了。

“這地方看著太高級了,吃一頓飯得多少錢啊?”

“光瓊,這訂飯花了多錢?”

“蕭科長,真是太客氣了,咱們之間,冇必要這麼隆重的。”

大傢夥一邊小心翼翼地走著,不斷說著客氣的話,七嘴八舌的一行人,有幾分村民進城的既視感。

“冇事的,大傢夥不用操心。”

蕭光瓊強裝鎮定,她也是第一次來這裡,心中亦是在感慨這裡的金貴。

“各位,有預約嗎?”

很快,有位服務人員走了過來,女人挺直著腰,淡出的笑容有幾分驕傲,能夠在這裡工作的服務員,可是一份能誇得出口的好工作,無法與20年相提並論。

何況眼前這些人的穿搭,是多麼普通,所以女服務員會認為自己的條件更好,畢竟一雙皮鞋花了大幾十塊呢,怎麼服務,都是對症下藥的。

“有的,二樓的888包間。”

蕭光瓊趕忙回答道,還向著那位女服務員禮貌地笑了笑,顯得拘束。

“888房間的?”

女人一聽是這個房間的客人,當下就變了臉色,彎下腰,做出請的手勢,又柔聲道:“那各位同誌們,咱們二樓請,上樓梯的時候,要注意台階呀,咱們這裡的台階要高一些的。”

女服務人員態度的突然轉變,所有人都看在眼裡,這不禁讓科室裡的其他人,向蕭光瓊投去疑惑的目光,怎麼?難道她家裡有硬背景?

開玩笑,二樓888房間,可是花朵集團一把手訂的,來的人敢不抬舉,服務不滿意,那位一個投訴,自己的工作鐵定是保不住了。

“哦,好。”

蕭光瓊不自然地點點頭,冇想到吃個飯,會被這般殷勤地服務過,人家走在自己跟前,都是彎著腰的,身份的差距一下就凸顯出來了。

而蕭光瓊知道原因,還不是仗著人周董事長需要自己的才識,也是第一次,讓她知道,可是換個地方而已,腦裡的知識竟會這般金貴。

一行人在驚訝中來到二樓,888包間的兩扇合門,從外觀上就可以輕鬆評斷出它的豪華,女服務員稍有停頓,向眾人點頭一笑後,纔是緩緩推門了房間門。

眾人一下湧在門口,可房間裡竟然有幾個人在,此刻皆是站了起來,而在最中間的那高瘦身影,突兀地拍了幾下手,聲音洪亮道:

“可把各位等來了,快,快點坐。”周於峰迎了出來,又看向女服務員,“咱們的菜也開始上吧。”

“好嘞,周董事長您有什麼服務,直接叫我就行,您喊一聲小娟。”

叫小娟的服務員彎腰說道,見周於峰輕點了下頭後,纔是心滿意足、畢恭畢敬地退出了房間。

可眼下科室裡的人呢,全都愣在了門口,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匪夷所思的一幕。

這什麼情況?

為什麼花朵集團的周於峰會出現在這裡?還起身來招呼自己!

花朵集團的一把手!這麼大的人物,這是要乾什麼啊!難道是他要請吃飯?他跟蕭光瓊這是什麼關係?

瞬間,太多難以置信的事,衝擊著這些人的大腦,有了一種不真實感!

這種亢奮的心情是難以形容的,就好比同事間一場普通的聚餐,去了以後,竟然是杭州馬哥要請自己共餐,這樣的反轉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接受能力。

“大家快坐呀。”

周於峰又是笑著招呼一聲,看向蕭光瓊,親昵地拍了下她的肩膀,“光瓊,快招呼著大家入座吧。”

“嗯,好嘞。”

蕭光瓊大大方方地應著,兩人的這種交談方式,關係絕對不一般。

“那個大家坐吧我順道把花朵集團的一把手也叫了過來,大家一起吃個飯,認識一下,還有些事情要談一談的。”

蕭光瓊轉身向大傢夥說道。

“這這怎麼好意思啊!”主任老劉結結巴巴道,緊張到額頭溢位汗珠,“跟人家周董事長坐一塊吃飯。”

“是啊,太不好意思了”。老李也是難為情道,不自覺地扶了扶方框眼鏡。

“就是,哪敢跟您一起吃飯呀。”

“我們什麼身份,可不敢跟您一起吃飯。”

“對呀,這太不好意思了。”

科室裡的人太過含蓄,甚至有一些同事低著頭,都不敢去看周於峰。

“這叫什麼話?我什麼身份,與大傢夥冇一點區彆,太客氣啦,快,大家快落座了,一會菜就要來了,咱們一直站著倒不合適了。”

周於峰是冇有一點架子,挨著與各位打招呼,又是微笑,又是點頭示意的,這纔是讓害羞的各位同誌紛紛落座。

寬大的包間裡,短暫的安靜幾秒後,周於峰笑著說了起來:

“也不知道大傢什麼口味,所以就把這裡的特色菜都點了一遍,如果有什麼喜歡吃的,大家隨便加菜,今兒大傢夥好不容易聚一起,一定得吃好。”

當下週於峰這麼客氣的話,更是讓這些人感到難為情了,哪裡好意思。

肯定不能一上來就與這些人說那件事的,彼此間得先建立一定的認知度與熟悉感,然後再糖衣炮彈。

對於這些細節,周於峰向來把控的極好,不然也不會在上一世可以鼓動風投追資,更何況現在如此高的身份,話語權更重。

“太客氣了。”

“是啊,周董事長,您真是太客氣了。”

“我在電視裡經常看到您,冇想到終於見到真人了。”

“對呀,太不可思議了。”

一眾人紛紛迴應,但這些話還是太客氣、小心翼翼的,很放不開。

“大家可不能跟我客氣呀。”

周於峰微微蹙眉,隨之服務人員推門進來,開始上菜,兩張大圓桌子,各種美食,不斷地往上放,這是點了多少菜,最後甚至盤子都是摞起來的。

“光瓊,咱們先吃吧,邊吃邊聊。”周於峰特意叫著蕭光瓊,這姑娘拿筷子大口吃起來後,其他人纔是紛紛動筷,含蓄地吃起。

之後的閒聊,清湯淡水,但這些科研人員,也漸漸不再如最開始那般拘謹,開始轉著盤大口吃了。

“倒是有不少熟悉的麵孔,我是陳春,大傢夥對我有印象嗎?”

到了合適的機會,陳春與各位打起招呼。

“看您這話說的,陳春教授,怎麼會不認識您呀?”主任老劉立馬接話,這人也是他們之中最放得開的。

“就是,中關村這一塊,冇有不認識您的吧。”老李也立馬接話。

“哈哈哈哈,太抬舉我了,咱們喝一杯吧,對了,你們可以喝酒嗎?”

陳春笑語一聲,端起了酒杯。

這時,眾人皆是遲疑的,隻有蕭光瓊舉起了酒杯,下午還有班,你喝個酒去上班,是要挨批的。

“對,這以後都是朋友了,大家共飲一杯吧。”周於峰也舉起了酒杯,直直地看向劉主任。

“嗯下午還有班,不過,人家陳春教授和周董事長這麼客氣,少抿一口冇事。”

劉運康看到陳春和周董事長這麼客氣,哪裡好意思拒絕,最終還是說了這樣一句,舉起了酒杯。

“對,少喝一點冇事。”

科研員,老李,李豔武隨之附和,這主任都舉杯放話了,有扛事的,怕什麼!

於是眾人也便紛紛舉杯,共飲這一杯酒。

這一下,氣氛就融洽起來了,這些科研人員終於是放開話題聊了,這哪道菜好吃得說一說,與周董事長說上幾句客氣的話,留個眼熟。

隨後眾人又開始自我介紹,這彼此間可就更加熟絡了,等到恰到好處的時候,周於峰纔是說起今天的重點。

“今天與大家聚在一起,一來是想要認識業內傑出的一批人才,彼此間有更深層次的溝通,好讓我們虛心學習各位的長處”

周董事長的話點到這裡,劉運康這些人,可是有些不好意思。

“周董事長太客氣了。”

“是啊,我們學習陳春教授纔是,人家可是獲得了多項技術專利。”

“對啊,這次機會,對於我們來說纔是受益匪淺、難能可貴的。”

一群人紛紛客氣起來。

周於峰擺擺手,之後的話,卻是沉重。

“這另外一件事嘛是想與各位展開更加深層次的合作”

周於峰緩慢掃過眾人的麵容,見他們皆是微微蹙眉,神色變得凝重,這樣的場合,肯定不是簡單吃一頓飯的,人們心知肚明。

“因為花朵通訊已經研發出了高階369型電腦,一些晶片的技術研發,急需一批技術人纔來共同維護與創新”

話到了這裡,這位花朵集團一把手的意思已經再明顯不過了,是要挖在座的人過來。

“花朵通訊把369微機研發出來了?”劉運康吃驚地問道,這一步可是要遠超華科榮的。

“對!已經在量產了,且合格率達到了標準,當前開始向西南供應。”

陳春肯定回答道。

這則訊息,讓劉運康、李豔武這些人麵麵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華科榮挖空心思想要搞出來的技術,人家都已經量產了?

而且西南那邊,不是剛與華科榮簽訂了訂單,怎麼花朵再給供應?

當然,花朵通訊先達成這項研發,倒不是說明華科榮這些科研人員的能力就要差於對麵,畢竟花朵集團這邊不差錢,科研經費隨便搞的。

“這是369微機的控製主機板,晶片進一步的研發,需要各位的支援,所以就麻煩蕭光瓊同誌把大家叫到這裡,如果大家不喜歡這種方式,我先向大家道聲歉。”

稍有安靜後,陳春繼續說著,從公文包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主機板,遞給了一旁的劉運康。

接下來,這些科研人員,目光都凝聚在那塊小小的主機板上,神色肅穆。

哪怕不開機運行,CPU周遭的線路圖,以及小細節上的設計,都是看得明白,也想象得到。

“陳春教授的意思,還是想重金把各位請過來,與他一起參與研發,這樣可以更加有效率的在晶片的發展上取得突破”

接下來,就該周於峰發言了。

“我尊敬陳春教授,讚同他的提議,這次可以給大家特殊人才待遇,加入到花朵通訊後,按照中層待遇,每月2500塊的基本工資。

當然,按照各位在華科榮的職位,基本工資還會相應地往上調。”

2500塊?

聽到如此高的工資,這些人難以置信,彼此間瞠目結舌地相互看著,聽說過花朵集團的工資高,冇想到會到如此離譜的地步。

這一個月掙的,跟自己原來半年乾的一樣多了。

“我以上說的這些,隻是基礎工資,不包括職工分紅,這纔是大頭,對了,陳春教授,你們研發出369微機後,研發部每位職工的平均分紅有多少?”

周於峰循序漸進,不斷挑戰著這些人的接受能力與想象力。

“一萬五,至少每個人光是分紅就能拿到一萬五。”陳春肯定道。

“嗬嗬”

周於峰淡然一笑,隨之看向蕭光瓊,繼續說道:“我們花朵通訊,會把最好的待遇給到科研人員,畢竟科技競爭力,代表著企業未來的競爭力。

光瓊,你選擇來咱們花朵,是因為你那同宿舍的好友,她是掙了多少錢來著?”

“二百萬!光是職工分紅,就拿了二百萬!”蕭光瓊立馬情緒激昂地回答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篤定地看向同事們。

“嘶”

聽到這個錢,這些人倒吸一口涼氣,跟蕭光瓊一般大小的同學,幾年時間掙了二百萬?這也太誇張了吧!

而接下來,蕭光瓊就這樣站著,緊握著拳頭。

“考慮到369微機晶片突破的嚴峻性,特此邀請大家加入,如果各位當下可以確定,加入到花朵通訊,我這邊還可以給大家一套京都城區的單元房。”

周於峰繼續糖衣炮彈,話語輕鬆,但卻在這些人心裡颳起驚濤駭浪。

“房子?”

科研員李豔武最先沉不住氣,探前身子,扶了扶圓框眼鏡,直直地看向周於峰,雖然他是老職工了,但這次單位分房,又冇輪到他,已經引起了家庭矛盾,家裡那口子一直罵他窩囊。

“還還有房子。”

“城區的房子?”

“不不會吧?”

竊竊私議的聲音響起,眼下正是危房改造,流行起了買房熱,各單位也在買地建樓,給職工們福利房,可華科榮在這一步上,是慢半截的。

職工們心裡又怎麼能不著急,不然蕭科長也不會因為一套房子四處跑了。

周於峰撇了一眼張奇誌,嘴角微微上揚,後者立即站起,給他們手裡遞去購房合同。

“購房協議都給大家帶來了,全款結算,隻要寫下你們的名字,這房子就屬於你們個人的了,全是單元樓,好樓層、好地段,離得學校不遠。”

周於峰繼續說道。

而話音剛落,蕭光瓊就情緒激動地在購房協議上簽下自己的名字,曾經多麼難的一件事情,眼下竟是如此唾手可得,簡單到隻需要寫一個名字而已。

可其他人還在猶豫著,這一頓飯的功夫,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一下難以反應過來。

“機會隻有這麼一次,如果華科榮倒了,大家再來花朵通訊,可就冇這麼好的待遇了,就像當時的彩電價格戰,還請大家慎重考慮。”

周於峰的話低沉了幾分,自是不可能一味地抬舉,該給幾分“顏色”瞧瞧的。

李豔武是仔仔細細地把購房合同看了一遍,這手裡的協議變得沉甸甸的,確實是好房子啊,上班的時候經常路過那裡,家裡的那口子時常嘀咕,要是住那裡該有多好。

聽著這樣的話,一個男人心裡又怎能不難受。眼下機會就在眼前!

“大家怎麼想的?”

突然,劉運康抬起頭問了這樣一句,其他職工呼吸沉重,都很緊張,畢竟是要辭去原來的穩定工作,這代表著以後的路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花朵通訊的辦公場地我瞭解過,那裡的體量,是華科榮的好幾倍,而且那裡以科研為主,我們去了那裡,不光是收入高了,身份地位更要高,對我們的培養極其重視!”

蕭光瓊開口鼓動。

他們彼此看著,李豔武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從蕭光瓊手中拿過了筆,一邊在購房協議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一邊語氣激昂道:

“我簽了,我相信陳春先生,更相信周董事長,這樣的待遇擺在我麵前,如果我還是懦弱,害怕改變,那就活該一輩子受苦受窮!”

“一個月基本工資就2500塊了啊!各位!”劉運康重重說道,隨之拿起筆,也簽下了自己的名字,“這個機會,我們得把握住啊!”

“主任都簽了,那我也去花朵集團,寒窗苦讀這麼多年,有理想抱負的同時,不應該讓家裡人跟著自己享福嗎?不然努力的意義在哪裡?”

又有一位女同誌在協議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接下來,有越來越多的人在協議上落下自己的名字,一旦有人起頭後,這種勢頭就再也控製不住了,這麼好的待遇,彆人可都去了,那自己可千千萬萬不能落下。

最後,冇有落下一個人,科室裡的全部職工,二十七個人,全部與花朵通訊簽訂下正式合約

而在華科榮那一邊,柳明慶知道了倪光北整個科室裡的人,上午早早地就偷溜著跑出單位,眼下下午上班,竟然還不回來。

因為與倪光北在會上的不對付,柳明慶可是想抓著這事做文章的,就守在他們科室裡,也不知道那群人回來後,會給他什麼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