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天之後

黑色的二八大杠,白色的帶扣半袖,成為京都街頭的標配,人們臉上洋溢著燦爛笑容,有一種朝氣蓬勃的感覺,而這種時髦的穿搭,亦是讓人羨慕的,一看就是有正式單位的職工。

雖是流行起了下海潮,但人們還是心心念唸的一份正式單位,因為之前就業困難,導致這代人形成的固定思維,非要有份正經乾的工作,那纔像個話。

不然你去做買賣,今天賠,明天掙,還得求人辦事,像怎麼一回事,何況你社會地位也不高。

可蕭光瓊卻是在大清早皺著眉頭,用力瞪著二八大杠,此刻整個心都是懸起來的,因為何寧那句掏心窩子的話,讓他整宿都冇睡著。

早早到了單位,這時科室裡的人都還冇到,蕭光瓊忐忑不安地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會因為樓道裡響起的走動聲而變得緊張。

眼下她的任務,不光是自己離開,還要遊說科室裡的除去倪光北的所有人,都跳槽到花朵通訊,讓親愛的倪工成為光桿司令。

原來灌輸的理念,理想、抱負是不能當飯吃的,你得先有貢獻精神,這便是最大的餅,可現在,周於峰不光可以給你飯吃,還可以吃的很好,並且還有房子送。

機會,就擺在自己眼前。

“好,老柳,我一會過去,先去準備點資料,如果順利的話,我這邊在今年就可以順利推出369的微機,包括第一檯筆記本的研發,我也滿懷信心。”

突然,在門外響起了倪光北的說話聲,立即讓蕭光瓊猛地扭頭看向門口,極為慌亂。

“冇事光北,不著急的,慢慢準備好資料再過來,大不了我們多等你一會。”

隨後是柳明慶和善的聲音。

下一刻,倪光北推門走了進來,看到蕭光瓊後,驚訝道:“光瓊今兒怎麼來這麼早?吃過了冇?”

“倪工早上好,早起了些,就直接過來了,已經吃過了,您也吃了吧?”

蕭光瓊急著應道,心裡很虛。

她也很不習慣搞虛的這一套,因為要欺騙對自己好的倪工,讓她揹負了沉重的罪惡感,但這些都無所謂了,自己光明的未來纔是最重要的。

“這樣啊”倪光北點點頭,而後科室裡陷入沉寂,隻有他收拾材料的聲音。

在倪光北整理完東西,準備推門走的時候,卻是突然停住了腳步,轉身看向蕭光瓊,稍有遲疑後,問道:“光瓊,要不這個會,你跟我一起參加吧。”

作為第一批分配來華科榮的高材生,倪光北對蕭光瓊這些人纔可謂是極其看重的,大大小小的研發,他們已經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眼下提了這麼一句,一起去參會,意思很明顯了,是想把蕭光瓊往上提一提。

“啊?”

然而,蕭光瓊卻喊了一嗓子,而後發著愣,其表現並不是倪光北想象的那般,立馬喜笑顏開地說道:“好好,我跟你去參會,材料給我拿著吧。”

怎麼一點都不高興、不急切?

這蕭光瓊怎麼看起來像不想去?她難道不知道參加這種級彆的會議代表的是什麼意義嗎?

“光瓊,你這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倪光北愁眉問道。

“嗯,是!”

聽到倪工這麼問,蕭光瓊立馬點頭,隨即捂著肚子,看起來很是難受,“倪工,婦女的毛病,我難受的厲害,怕去不了了。”

“不能克服嗎?這可是高層會議。”

倪光北堅持道,有了想提蕭光瓊的想法,還是希望這姑娘能夠把握,如果在會議上,一些科案由她來披露,那往起提一提,將是順理成章的事。

“倪工,哎呀,我不行了,肚子疼的厲害,得趕緊去趟廁所。”

然而蕭光瓊卻是捂著肚子,拉了幾張紙,毛毛躁躁地跑離了科室。

“唉這個姑娘,以後等機會吧。”倪光被失望地搖搖頭後,便一個人去參與會議。

而此刻蕭光瓊的神色,卻是在隱隱發著狠,這個會議,以往都要開一個上午,然後領導們會直接去食堂就餐,現在就是自己的機會。

因為這時的政策還是單休,大多數人去單位的時候,都會卡著點,今領導們要去開會,科室裡的人零零散散都來了以後,已經到了十點左右。

“會測報告呢?”

“在我這裡。”

“小白,去拿一下整合主機板。”

“成,馬上!”

科室裡漸漸忙碌起來,唯獨蕭光瓊跟個冇事人一樣坐在那裡,突然站起身子後,用力敲打起了桌子,讓人們的目光都注意在她身上。

“大家把手裡的活都停一下,我有事要跟你們說。”蕭光瓊大聲道。

一一掃過人們的麵容後,蕭光瓊繼續說道:“今中午早走半個小時,在京都國際飯店就餐,我請大家吃頓好的啊,另外,已經跟倪工打過招呼了,咱們直接走就行了,不需要帶假的。”

“哇!”

“小蕭要在那麼高級的地方請客吃飯呀。”

“是啊,那地方聽說可貴呢,我還冇去過那裡呢。”

“我倒是參加過一次婚宴,擺張台好像得一百多!”

“這麼貴!”

“這是有什麼喜事呢?”

“對呀,蕭科長,是有什麼喜事呢?”

科室裡一時間熱鬨起來,人們喜氣洋洋地問了起來,這在國際飯店吃一頓飯,可是倍有麵子的事,這裡的大多數人,都還冇去那高檔地方瞅一眼呢。

“嗬嗬,就是買房了,跟大家一起道個喜,今兒在那裡慶祝地吃一頓,來了科室這麼些年,尤其是升職的時候,也冇好好謝謝大家,這次可得好好招待大家。”

蕭光瓊客氣道。

而在此刻,周於峰、陳春、張奇誌這些人,已經在京都國際飯店裡,開了最好的包間,點的最好的飯菜,以及一遝購房合同,坐在了那裡。

“小蕭,去那裡吃,未免也太鋪張浪費了吧?”

“就是,咱們隨便找個小飯店賀喜就行,最近國營飯店裡的飯菜便宜,去那裡實惠。”

“都是自己人,蕭科長,冇必要這樣鋪張浪費的,再說,倪工和柳總不去的話,冇必要高抬我們呀。”

“不如等著倪工他們開完會,到時候大傢夥一同出去吃一頓。”

人們七嘴八舌,這麼多年相處下來,一群人都知根知底,知道蕭光瓊家裡條件一般,她心心念唸的房子,正好有改造房的政策,估計纔是撿漏了一套,也不想坑她一頓。

“我跟倪工他們說過了,有事,今兒去不了。誒呀,冇事的,餐都定好了,大家就把心嚥到肚子裡,跟著我去吃頓好的就行了。”

蕭光瓊大聲說著,最後又挨個強調,每個人都必須去給她添喜,這纔是把事確定下來,你不嫌浪費錢,我們跟著吃頓好的,那乾嘛不同意。

等到了十一點一刻左右,蕭光瓊就急不可耐地領著科室裡的所有人,趕往了京都國際大酒店。

而在走出華科榮研究所大院的那一刻,蕭光瓊停下了腳步,轉身深深望了一眼自己工作幾年的地方,很快,向著前方,頭也不回的、堅定地走了下去。

到了該告彆的時候,大好年華不能夠再浪費。

同時,在華科榮的高層會議上。

“倪工,在我看來,研發方麵,可以往硬體的方向發展,首要是追求市場,先要掙了錢,讓咱們手底的人,把日子過舒坦了。

另外晶片、半導體的研發投入,可以適當放緩,我與米國的通達有過接觸,這些組件,給我們的價格可是十分優惠的,對比研發所要消耗的資金,不如直接買他們的成品,這樣可以利益最大化。”

柳明慶發表完自己的觀點,其中有不少人發出同意的聲音,就如周於峰向李康順說的那般,企業的發展階段,永遠都是以利益為主。

隻有吃飽了,纔有高層次的境界,周於峰到了那種級彆後,隻有把技術留在集團,他才能夠安心,不擔心技術的外流。

“不行!老柳,我不同意你的觀點,這可行不通,要不得!”

然而,倪光北卻是不留情麵的,直截了當地拒絕了柳明慶的提議,還皺眉站起,其激動的說辭,更是讓柳明慶的臉上無光,當著眾人下不來台。

“晶片、半導體這些,纔是未來競爭的核心,遠轉速率,代表著微機的優勢,如果不搞這些研發,就等於失去競爭力,而我們華科榮,會淪落為計算機加工廠。”

倪光北音高拔調道。

“可企業先要想著活下去呀,把成本降低,那花朵通訊還在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們呢。”

柳明慶不悅地反駁道。

“隻要我們技術領先,不怕他們的,所以要不斷增加研發投入。”倪光北立即辯解。

“不能抱有這麼好的幻想,想想幾年前的彩電價格戰,花朵集團是什麼脾性,大家也該都瞭解吧,我是真的擔心對方再打起價格戰。”

柳明慶繼續道。

“計算機跟彩電不一樣,所涉及的技術層麵是無法相提並論的,所以更應該增加研發投入”

“好了,兩位,冇必要這樣吵!”大領導擺擺手,稍有停頓後,打著圓場,“還是先全力以赴369的微機,維護好現在的市場。

光北,你們科室的,一定要加快研發步伐,務必領先其他公司的產品。

柳明慶,你那邊還可以繼續與米國的通達洽談,不要斷了這層關係。”

之後,這場會議就在這種氛圍中提前結束,最後雖是其樂融融,但有些人,意見已經發生了嚴重的分歧。

而當倪光北行色匆匆地離開會議室後,柳明慶卻是留了下來,湊到一把手跟前說了起來:

“頭,我的出發點可是為了企業好,能夠獲得更多的利潤,如果采購米國通達那邊的晶片和半導體,可以大大降低研發成本和生產成本,光是我們費心費力地造出來,成本得多高,還不如直接買。

我看啊,老倪在這事上有些自私了,擔心他們科室的待遇變低了,要我的話,肯定首先會為華科榮的整體利潤著想。”

柳明宗低聲告狀。

“我心裡有定數,你先回去給米國高通去通電話,彼此建立好關係,采購的事以後再說,當下是要先搞出領先其他公司的微機,369太關鍵了。

更何況,現在的局勢很好嘛,全國各地,都是采購我們生產的電腦,在一片大好的形勢下,冇必要去改變的。”

那位說道。

“好,我明白了,點化通了!那我回去了,這天氣燥熱,您記得多喝水,我托人帶了些地方的特產水果,回頭給您送過來。”

柳明宗笑意盈盈地奉承幾句後,也便離開了會議室,隨後到了他自己的辦公室,給米國高通打去電話。

“江先生,近來可好,與貴公司的合作,要先暫緩,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合作的,而且那一天會很快到來”

“嗬嗬,不急的,友誼長存嘛。”江同光笑語道,輕輕扶了下金絲框眼鏡。

繼續客套幾句後,柳明慶掛斷了電話,可剛放下電話,電話鈴聲又是響了起來,接起電話,聽得那頭說了幾聲,他的一張臉,立馬變得恐慌。

“什麼?取消訂單?為什麼啊?是我們的產品有問題嗎?”

柳明宗緊張地問道。

“碰到性價比更高的微機了,你們華科榮可是不地道啊,價格太高。”

那邊的態度強硬,指責華科榮,一定是要退貨的。

溝通無解,而放下這通電話後,又有更多的退貨電話打了進來,這讓柳明慶大汗淋漓,汗水打濕了白色的帶扣半袖,黏在皮膚上。

西南省那裡,一時間都要退貨,不好,要出大事了,柳明慶麵如死灰。

同時,當倪光北迴到科室後,一麵懵!

這什麼情況?科室裡怎麼會一個人也不在?這也太不正常了吧?難道自己上會時,他們就是如此鬆散的態度?不到點就都跑了?

這還怎麼儘早搞出369微機?怎麼在晶片和半導體技術上達到領先?

“人呢?”

倪光北怒吼一聲,“砰”地用力一拍桌子,這還是這位第一次發如此大的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