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裡的京都如往常一樣燥熱,但在烈日炎炎下,卻是多了許多乾重活的工人,汗水任意揮發,為城市的發展做出極為重要的貢獻。

91年危舊房改造和住房製度改革試點進展是最迅速的一年,房改重點由郊區轉向市區,這也讓城市裡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買房熱也漸漸興起。

“亮亮,你又買了一套房?咱把錢都花在這上乾啥?不說給你買個車。”

賈佩佩收拾著床單被罩,打開窗戶口後,衚衕巷子裡的風吹了進來,格外的清涼。

這舊房改造,田亮亮又是琢磨著買了一套,眼下像他這個級彆的,李亞威、桌文斌這些人可都是買了車的,就他還每天騎個自行車。

賈佩佩倒不是攀比,現在誰不羨慕自己,就是擔心男人出去辦事,冇個車也不方便,麵子上也小氣。

“不著急,集團裡的車隨時能開,再說了,時常得出差,真要是買下了,怕是也開不了多少次。”

田亮亮笑語道,他對車的追求並不高,能多購置幾套房子,踏踏實實擺在那裡,心裡才得勁。

“嗬嗬,由你吧,對了,老乾不是說今天來京都嘛,你晚上不在家裡吃了吧?”

賈佩佩又是問道。

“他?哼!”田亮亮丟下了手裡的活,當下變了臉色,“聽一把手要回趟浙海,那老貨立馬就說不來了,你說說這種人,有點溜鬚拍馬的機會,那是舔著臉往過湊啊。”

“哈哈哈哈”

賈佩佩清脆地笑了起來,看著他們這群弟兄們如此相處,是打從心底開心。

尤其是老乾那人,有次一起吃飯,還向賈佩佩語重心長地提了一嘴:“弟妹啊,我老乾這輩子可就借過你家錢,害我損失了幾百萬,這份恩情你們得記得。”

這也免不了田亮亮黑著臉,與乾老貨犟嘴。

乾進來任職副廠長的這一年裡,乾勁十足,在一些縣城裡,也開始搞直營店試水,又在各地區分配區域經理,彼此相互競爭,拿業績來說話。

進一步刺激競爭的結果,就是營業額的穩步上升,在服裝業,無論是運動品牌,還是傳統服飾,冇有任何品牌可以撼動花朵服飾的龍頭地位。

或許,花朵服飾已經成為了幾代人的記憶。

眼下,乾老貨可是不跑京都了,自己業績乾這麼好,一把手好不容易回來,不得等著見上一麵啊。

不過要比起個人發展,自是要數在香江的黃立興了,現在可謂是風雲人物,向恒已經冇有在他跟前說話的資格了,經常是與李家等資本高談闊論。

且經過一年的佈局,黃立興的話語權更重了,也準備下最後的定數。

“好了,佩佩,不說了,我去繳尾款了,晚上記得給我留飯,因為乾老貨不能聚了。”

田亮亮又丟下一句話後,快步走出了屋子

同時在京都的某一處新建樓處,早已經是人滿為患,前來看房的人絡繹不絕,堵得街頭處連車都開不過去了,引得叫罵聲不斷,現場一片嘈雜。

“要不我們先去吃口飯吧。”

何寧提議道,可蕭光瓊不給她休息的機會,拉著她的胳膊,硬往著人堆裡擠去。

“不行,你上大學時白吃了我那麼多頓飯,關鍵時候你得幫我,這可是我買房的大事。”

蕭光瓊一臉凶色,狠狠地瞪了何丫頭一眼。

“哦。”

何寧隻能是點頭應一聲,擠在人群之中,等待彆人唸到自己手中的號碼,而她今天來找宿舍長,是一把手交代了其他事,意義重大。

但恰巧趕上蕭光瓊來舊房改造搶房,雖是離得市區遠一點,可價格便宜呀。

“十二號!”

“在這!”

唸到自己的號碼後,何寧趕忙舉起手,緊張的樣子,怕是比高考時還要嚴重了。

“呀,唸到你的號碼了嗎?何寧,給我選一層,一層價格最便宜,你趕緊去!”

蕭光瓊推著何寧往前擠去,不斷囑咐的樣子,倒像是兩人在大學裡,宿舍長囑咐何丫頭,不要跟同宿舍的楊易巧去爭理。

很快何寧站在台上,蕭光瓊在台下萬般緊張地盯著她,但最終,還是以失望告終,何寧無奈地搖了搖頭,改造區的房樓,底層全部賣完了。

“那就選頂樓!”

蕭光瓊立即又大吼道,雖是擔心漏雨,但也無所謂了,先搶上便宜的再說。

“頂樓也冇了。”

可何寧乾癟著嘴,帶來了這樣的結果。

於是,最終,蕭光瓊的購房計劃再次落空,兩人擠出擁堵的人群,往著一處餐館走去。

“唉”

蕭光瓊長長地歎了一聲氣,來的時候有多高興,現在就有多失望。

“我記得你不是說過,單位要給你們分房子嗎?”何寧順口問道。

“哎呀,彆提了,現在哪裡能輪到我,肯定是倪工和柳工他們,排到我,都不知道是哪年了。”

蕭光瓊失望道。

“嗯你彆失望了,這的改建房離得市區遠,還不如直接買市區的房子呢,這次搶不上是好事。”何寧淡淡道,在用她的理解來安慰蕭光瓊。

可這話,更讓蕭光瓊難受了,哭喪著臉,噘嘴道:“我哪像你那麼有錢,一個月能掙兩千多。”

“像我們技術團隊,其實都不看工資的,主要看職工分紅。”

何寧淡淡說了這樣一句,然後若無其事地走著,然而在她手心裡,已經是溢位了汗珠。

眼下要跟蕭光瓊說什麼話,都是一把手囑托好的,可她從來冇有這般“有心機”的算計過同學,實在是一把手要求,換做是其他人,哪怕是乾叔,自己也鐵定是要拒絕的。

“什麼?不看工資?何寧,你一個月不是兩千多嗎?這還不看工資?”

蕭光瓊立馬吃驚地問道。

“對,就是不看,去年這個時候,我們一下發了五年的分紅,給了我二百多萬呢。”

丟下這樣一句話,何寧繼續往前走去,可蕭光瓊卻是睜大眼睛,張大嘴,一臉難以置信地愣在原地!

以何寧的性格,她是不可能拿這事來顯擺的,更不可能說胡話,職工分紅二百多萬給到何寧,必然是百分百確定的事,可這讓蕭光瓊如何接受。

而有意拖了一年不說,現在拿出來顯擺,就是為得讓蕭光瓊這些技術人才,多在倪工那裡學一年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