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島國這次股市和房地產的崩盤,直接導致經濟被做空,超過幾萬名的島國投資人選擇了極端的方式,就如1929華而街的米國投資人一樣。

於是一種極為壓抑的氛圍,籠罩著整個島國,人們似乎失去了歡樂,甚至喪失了最簡單的交流,劉鸞雄就身處於黑暗中,也終於理解到周於峰口中的島國經濟崩盤,到了何種地步。

這種通貨膨脹,大幅度的貶值,誇張的赤字,就像是一場預謀。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劉鸞雄每一天的操作都是心有餘悸的,生怕資金流無法套現。

但好在佳田工業方,為了維持股價不至於進一步下跌,頻頻做出財務披露,證明其發展情況,估值已經被嚴重貶低了。

基於佳田工業之前的價格跌得過猛,以及在這種時刻,抱有幻想,抄底買入的人不在少數,當前的價格是穩住了,但周於峰的那句話,一直迴盪在劉鸞雄的腦中。

不要對島國經濟抱有任何幻想,更不要覺得佳田工業會與鋰電池有任何關聯。

所以劉鸞雄開始近乎瘋狂的拋售。

島國股市的暴跌,此訊息也傳到香江那裡後,以李家等資本為首的投資人,引起軒然大波,一些媒體為了流量,更是在大肆報道,漸漸把輿論的勢頭,引導成香江資本團是一場騙局。

如汪澤、四毛仔和劉鸞雄,騙得百億米元的資本後,逃離了香江,或者是投資失敗,這些人已經捲款跑路這種說法,流言四起。

這也直接導致了利昌電機的停工,汪向榮辛苦一輩子的企業,到了瀕臨破產的地步。

六月十四號,上午十點。

“還錢!開工資!”

“騙子啊!騙了跟你一輩子的老職工,不得好死啊!”

“快把錢還給我,那是給我兒子買房的錢。”

“要命啊!”

“嗚嗚嗚嗚我活不下去了。”

在利昌電機總部大樓裡,職工們罷工來鬨事,索要自己貸給董事長的錢,人們堵在汪向榮的辦公室門口,憤怒地叫喊著,更是有歇斯底裡的哭喊聲、哀求聲,夾在在其中,場麵極度混亂。

如果不是有安保人員在護著,那扇門早就被職工們給卸掉了。

“咚!開門!”

房門突然被人一砸,發出沉悶的聲響,這讓裡麵的汪向榮猛得一縮身子,慌張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的煙掉在了地上。

可當汪向榮重新抽出一根菸,想要點上時,顫抖的手無法完成這一簡單的動作,最後索性把煙砸在地上。

汪興榮又一次給島國那邊打去電話,可自己的兒子,依舊是無人接聽,這讓他的惶恐到了極點,溢位的汗水,打濕了整個上衣。

抵押股權的事,如果無法贖回,無非就是把公司讓出去,哪怕是向某些資本的融資,無力償還,最後會認定為投資失敗,圈裡的事,很難解釋。

可職工們的這些個人借貸,是汪向榮白紙黑字,按上手印的借款,是人們的血汗錢,這些錢要是還不上,可就涉嫌金融詐騙了,後半生將會在牢中度過。

汪向榮現在急著找到汪澤,是想讓他最起碼解決利昌電機當下的難題,把職工的錢給還清,哪怕是股市暴跌,那也可以套現一部分資金的。

“接電話啊!”

汪向榮絕望地大吼一聲,重重把電話筒扣了下去,接連打了多次,依舊是冇人接,門外又充斥著叫罵聲,令他精神崩潰。

“鈴鈴鈴”

下一刻,清脆的鈴聲響起,汪向榮立馬接起電話,心臟加速跳動,緊張到了極點,可那邊的聲音,卻是劉克儉,不是汪澤。

“汪老闆,聽說最近有難事?”劉克儉關心地問道,而此刻他表情卻是幸災樂禍,標誌性的動作,輕輕愛撫著額頭上越來越少的髮絲。

他們兩人之前的怨恨積壓的很多了,到了不可調解的地步,連同那汪澤小輩,都可以不給劉克儉好臉,現在汪家有了這樣的大難,自是要落井下石的。

不然,怎麼霸占利昌電機呢?

而且香江投資團現在什麼情況,劉克儉已經通過黃立興瞭解到了,有恃無恐。

“劉克儉,你什麼意思?直說。”

汪向榮冷冷問道。

“你這是什麼語氣,多少年的老交道了,見你在難中,我可是特意伸出援手,想拉你一把的。”

劉克儉語氣責怪道。

“克儉!”汪向榮聲情並茂地叫了一聲,麵容上揚起了希望,人可能到了最絕望的邊緣,會容易把一些不可能的事當真。

“感謝老朋友的關心,現在雖是島國的投資出現了問題,但都是暫時的,隻要你現在拉我一把,以後肯定會連本帶利地還給你,而且有關利昌電機的技術,我也可以免費給你提供。”

劉克儉又急忙表態。

“我們兩個之間不說這,顯得生疏。”劉克儉擺擺手,笑語一聲,倚靠在沙發上,神態放鬆。

“好,克儉,那你這次可以支援我多少?”汪向榮滿心期望地問道。

“怎麼不得請你喝一兩瓶冰鎮可樂,讓你降降火,利昌電機現在那麼多人鬨事,很難擠到你跟前,給你兩個耳光!”劉克儉的語氣逐漸陰冷。

“劉克儉!”汪向榮的臉色一下變得陰沉。

“嗬嗬,你那好兒子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活該你跟著倒黴,再說了,你們父子兩個以前是怎麼對我的,還真想著我幫你,老子現在看著你死!白日做夢,真是個臭傻逼!”

劉克儉直接開罵,不等對麵發火,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心情舒暢地在辦公室裡走動,不得不說,於峰的家鄉話,可是說得非常得勁。

“你他媽的!”

汪向榮暴戾地大吼一聲,就在這時,房門被打開,而走進來的是一群身穿製服的鷹國人。

這一幕,一種不好的預感浮上劉克儉的心頭,一張臉刷得慘白,滿頭虛汗。

“汪向榮,你涉嫌經濟詐騙,跟我們走一趟,接受調查!”正式的聲音響起。

一聽這話,汪向榮瞬間癱坐在地上,四肢變得無力,有了想要撒尿的感覺,這一點上,父子兩人倒是很像。

於是,汪向榮被架著離開了利昌電機,身陷絕望之中!而利昌電機開始改名換姓,進入了股權更改的階段。

至於四毛仔家裡的情況,更是一種煎熬。

他的女兒被香江之星辭退,現在滿大街都是找四毛仔要賬的,向恒可不敢接收他的女兒,連同黃毛阿強,都不止一次上門去恐嚇,逼其還錢。

現在一些狠人可都是在叫囂著,讓四毛仔趕緊滾回來,揚言要他們的命。

同時,在一家高檔的島國醫院裡,加藤黑子好吃好喝地伺候著汪澤和四毛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