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老闆,您說的都不算,那太古廣場這裡,現在是誰管事?”

一間辦公室裡,傳出一個男人暴戾、憤怒、質疑,且無助的叫喊聲。

當向恒來到太古廣場,看到影院樓層,隻排著嘉莉傳媒的影片,以及一張張宣傳海報時,頭上就冒起了虛汗,自感不妙。

隨之與這裡的負責人溝通,可這位的說辭,與武真容的一樣,自己做不了主,已經被夏為資本所收購。

這樣的訊息,如晴天霹靂,在向恒的腦門炸響,引起了耳鳴聲,額頭不斷冒著虛汗,這他孃的什麼情況?還能這樣搞?

難道把這裡都買下了?

“向恒,我跟你家裡算是一輩子的交道了,你的香江之星,我必然是全力支援,當時黃立興我都不去見一麵的。可現在,這裡!已經不是我姓陳的了,所以多些理解吧,陳叔我冇這個能力了。”

陳恭遠的話很是和氣,坐在沙發上苦笑一聲,遞給向恒一杯熱茶。

“夏為資本花多少錢收購的這裡,那二期、三期的投建怎麼辦?兩家的經營不會發生利益矛盾嗎?”向恒語氣吃驚地詢問,冇有心情去品那一口茶。

“向恒,這個問題,夏為資本解決的也很好,二期、三期的項目,夏為資本索性也全部收購了,總共給我這邊彙款兩億米元,一次性結清。”

接下來陳恭遠輕飄飄的一句話,更是讓向恒有了吐血的衝動,上下嘴唇不斷哆嗦著,蹙起眉頭,苦大仇深地望著陳恭遠。

這說的是人話?

前年落成的第一座太古廣場,是香江標誌性的綜合性商業物業,辦公大樓、五星酒店、商場、停車等,夏為資本竟是以簡單粗暴的方式,一次性結清?

甚至二期、三期的項目,也全部被夏為資本所承接,而二期項目,預計在今年裡就竣工,所涉及的規劃更是比一期還要大。

夏為資本這邊,直接給出了兩億米元的收購價,讓一切複雜的程式變得簡單。

“這我陳叔難道付款全部可是武真容那裡,也花了一億米元。”

向恒哆哆嗦嗦,竟是連一句完整的話也說不清楚。

“現在正是賀歲檔時期,影視行業越來越火,想要排片的話,陳叔給你的意見是,去找嘉莉傳媒的黃老闆,我這是真幫不到什麼忙。”

陳恭遠又說了這樣一句,已經是在送客了。

夏為資本的體量,讓他不敢再小瞧這家來自華夏的企業,所以也不打算摻和什麼聯合抵製的事,自己趕緊抽身出來,一是趕緊把這便宜給占了,二來的話,可不想再得罪人家了。

畢竟能拿出兩億米元來付款的,這就是硬實力!這外彙儲備,就代表著出口的硬實力。

可這,消耗的都是島國多年積攢下來的外彙儲備,畢竟外貿第一。

而後向恒悻悻離開這裡,剛纔陳恭遠的話,讓他去找黃立興,更是讓其麵如死灰。

隨之向恒趕去其他購物廣場,瞭解香江之星排片的事,而令他想不到的是,將會有更大的絕望,在等著他。

尖沙咀廣東道、陽光廣場等等,竟都被夏為資本高價收購,甚至參與競標了銅鑼灣的土地項目,要修建新的廣場,而那裡,便是未來的時代廣場。

據向恒瞭解到的情況,人流量比較大的幾家購物廣場,都已經被夏為資本收購,隻排著嘉莉傳媒的電影。

至於香江之星,目前隻有兩所購物商場在排著片,而且還要與其他賀歲片競爭。

最為關鍵的事,這兩家購物廣場是因為股權問題冇有得到解決,所以才耽擱了夏為資本的收購計劃,但已經展開會議,預計在三月之前完成收購。

一件件難以置信且殘酷的事實,猶如一把把利劍,刺進向恒的身體裡,感到無比痛楚的同時,更是深深體驗到了害怕的感覺。

對,就是害怕,向恒是真的害怕了!

夏為資本可是在收購所有人流量大的購物廣場,如果要針對香江之星,不給排片,亦或是有意把片排在淩晨,那香江之星會被擠兌破產的。

當初在抵製嘉莉傳媒時,向恒他這邊可是跳得最高

傍晚。

向恒一個人魂不守舍地緩步在街道上,他又怎麼能想到,投入了這麼多精力、金錢的賀歲片,竟然是以如此悲慘的形式上演。

彆說是獲什麼獎項,票房大賣的這種好事了,能保證不虧本就謝天謝地,可很明顯,賀歲片的事,要麵臨钜額虧損了。

黃立興今早晨的話,又浮現在向恒的腦海中,你們聯合抵製嘉莉,實在是冇辦法,就搞了點小買賣。

這你媽是小買賣?恨不得把香江所有的購物廣場都買下,這是小買賣?

可為什麼?夏為資本要這樣胡來,香江這裡的發展,當前可是不被看好的,那溢價收購是什麼意思?不可能就為嘉莉出這一口氣吧。

一陣寒風颳過,向恒不由得打了個冷顫,緊繃著一張臉,用香江話來說,你個撲街,農曆年還愁眉苦臉的,註定要食屎。

而有關嘉莉傳媒排片的事宜,已經在香江開始傳開,鬨得沸沸揚揚,不斷髮酵,這個年初一,註定會成為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包括tvb等出名的影視公司,都在瘋傳著,相信到了明天,肯定是滿城風雨。

但對於普通的觀影人來說,這可是好事,畢竟嘉莉影視的電影,那叫一個精彩啊!

可災難永遠是禍不單行的,汪澤、劉鸞雄,以及四毛仔,他們成立的香江投資團,一旦虧損的話,影響到的可是大批的人

夜裡。

當黃立興把當前的情況告訴給一把手時,周於峰的第一句話,便是:“他們會來求我們的!”

就是求!一點也不誇張,如果想要活下去,向恒等人會來求的,求著給排片,求給自己活下去的機會!

“那您的意思是?”

黃立興又是詢問。

“不管他們,先要把嘉莉的電影全排出去,90年的各大獎項,我全都要。另外,在tvb簽約的藝人,你去挖過來,有關的合同賠付,全由夏為資本來代為償還。”

周於峰語氣平淡道。

“這樣搞嗎?哈哈哈哈那這動靜可就要鬨得更大了,我這老臉也要跟著出次風頭了。”

黃立興控製不住地大笑起來,能夠這樣風光一次,那之前受得再多委屈也足夠了。

“收購方案你做得很好,就該是這樣的效率,之後還要繼續加大收購,以及對土地的競拍。”

周於峰隨之稱讚,也不得不提,黃立興這個人的能力,確確實實是非常出眾的,一些層麵上,乾老貨,包括解波俊這些人,根本比不了他的。

“冇問題,我這不就一直謹記您強調的那句,以時間效率為主嘛。另外,如果繼續參與土地的競拍,以及購物廣場的收購,十億米元是不夠的”

黃立興話到最後變得遲疑,想表達什麼,再明顯不過了。

“這個問題我想過了,明天一早我就上會,再給你那邊彙款十億米元。”

周於峰語氣輕鬆道,對子公司的撥款,不應該就是如此的效率嗎?

可讓黃立興受不了了。

“您這口氣哎呦,真是把我刺激到了,什麼時候給我個機會,讓我見您一麵。”

黃立興咧著嘴,討好地問道,情不自禁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彎著腰,獻媚的樣子,怕是要比乾老貨還要誇張。

“日照工作收尾後,我會抽時間去趟香江的,你好好乾工作。”

周於峰又說了一句後,便掛斷了電話。

隨後黃立興步伐輕盈地走出了辦公室,可雖是深夜裡,嘉麗傳媒這裡已經是燈火通明,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守在大廳,就等著黃老闆。

“黃老闆,這麼好的喜訊,您怎麼不提前跟我們說一聲,難道現在傳得都是真的。”

猛達上前一步,露出了標誌性的笑容,格外和善,而在他身後,所有的人,皆是圍湊了過來。

當下各大影院,他們是瞭解過情況的,隻排著嘉麗影視的電影,好像還有流言在傳,嘉麗把所有的香江購物廣場都買下了。

這樣重磅的事,是保持懷疑態度的,自家人都不相信,好比就是,原來我媽是隱形首富。

“什麼意思?獎金的事?哪年冇有給你們獎金!”黃立興一臉嚴肅,揹著手,明知故問,這個逼,他是一定要裝到位的。

“不是獎金的事,是排片的事,好多家有名的購物廣場,都在排著我們嘉麗的電影,一部其他影視公司的都冇有,而且有傳聞在說,我們把所有的購物大樓都買下了,以後香江影視就是我們說的算。”

家揮急忙詢問,今天發生的事,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匪夷所思,難以置信。

“賀歲檔嘛,不多排片怎麼掙錢,再說什麼叫傳聞,那是事實!計劃在三月底,把香江有所的購物廣場都買下。”

黃立興語氣輕鬆地說了這樣一句,隨後推開湊在他身邊的人們,尤其是和自己拌嘴過的周星星,更是用力推了一把,不過對牛丹丹那幾個,就溫柔了很多,畢竟是人家一把手跟前的人,自己不敢。

瀟灑離開,留下一群人麵麵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