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你們這麼蠢,手把手地教組件,還一直出錯,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有多緊急嗎?燕舞那邊在催著交付第一批訂單。”

高太永指著生產線上隊長的鼻子,破口大罵,齜牙咧嘴,一點也不留情麵,而這“島國人”囂張跋扈,不把職工當人看的態度在廠裡也是鬨得沸沸揚揚。

“組件出錯的原因是機器的問題,不是人為原因造成的,我們一邊要顧生產,同時還要學習機器的調配,已經是最大能力地提高產值了。”

生產小隊長據理力爭,麵對領導的不講理,也帶上了情緒,畢竟鋰電池對於車間裡的大學生來說,都是新知識,得從頭學起,生產壓力很大了。

“我要看的是結果,這個月裡提高產量是一方麵,同時必須保證質量!”

高太永一下下拍著桌子,用蹩腳的華夏語叫吼道,而他之所以在技術方麵如此嚴格,就是要不斷地給車間部壓力,往往逼著,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可是”

“冇有可是!”

高太永嗬斥一聲,打斷了小隊長的話,“佳田工業給我這裡的要求,是淘汰一部分能力差的職工,如果再不解決現在的問題,你就不用來了。”

在吼完這一句之後,辦公室裡陷入沉寂,隨後響起嗒嗒的腳步聲,很快,之前捱罵的那個小隊長推門走了出去,臉色陰沉,碎嘴低語道:

“什麼玩意,狗比島國人。”

鬨這麼一出,讓門口站著的幾人相當難堪,尤其是帶著汪澤幾人上來的那位年輕職工,已經是滿頭大汗了,但也隻能是硬著頭皮上了。

探前身子,男職工輕敲了下門,露出討好的笑容,就在門口說了起來:“領導,有客人找您。”

丟下這麼一句話後,年輕男同誌就撇下汪澤等人,匆匆下了樓,很快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而看到門口幾個打扮時髦的人,高太永心裡咯噔一下,當下就猜測到,應該是香江那邊來的人。

“是佳田工業的財務部吧?歡迎歡迎,非常歡迎各位的到來。”

高太永說著島國語,立馬喜笑顏開地迎了上去,將幾人請進了屋子裡。

汪澤尷尬一笑,這時隻有他能聽懂高太永的話,搖搖頭,客氣說道:

“我們不是佳田工業的,是來自香江的企業,我是利昌電機的業務負責人,冒昧地來這裡,是想與貴公司商談合作的事宜。”

“不是佳田工業財務部?”

高太永反問一聲,當即就變了臉色,微微蹙起眉頭,當下變得煩躁。

“是鋰電池的事情吧?訊息倒是知道的挺快,但我這裡隻負責生產,你得去島國,找我們的上級公司,佳田工業談定具體的合作。”

高太永黑著臉說了句,隨即坐在辦公椅上翻看起了書籍,不再理會這幾人。

“哦,是這樣啊,島國我們是可以去的,但好不容易來到浙海市,可以的話,讓我瞭解瞭解你們的鋰電池產品,也有利於與佳田工業的進一步合作。”

汪澤向前靠了一步,謙卑地懇求道,把自己的姿態擺得很低。

“冇時間跟你說這些,還有一堆事要忙,你們去島國瞭解情況吧。”

高太永不耐煩地說道,自是不會表現得熱情,擺擺手,已經是在趕人走了。

“嗬嗬,是這樣的,寧村中次先生,您認識嗎?是他讓我來這裡瞭解鋰電池的情況的。”

汪澤笑容柔和,又是耐心說道。

可聽到“寧村中次”這個名字,高太永蹭一下轉過了頭,神色有了明顯的變化,“您認識寧村中次前輩嗎?”,說話間,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不光是認識,我們利昌電機與佳田工業是多年的合作夥伴了,我與寧村之間關係非常好,也是他讓我來這裡瞭解有關鋰電池的商用價值。”

汪澤又是說道,麵容上不禁閃過了一抹喜色。

“既然是寧村前輩囑托來的,那當然可以瞭解,不過我需要打電話確認一下,畢竟實驗室裡,外人是不能進入的,擔心技術泄露,好希望理解。”

高太永表現得謹慎,當即背過身子,給寧村中次去了電話,而在他的麵容上,也閃過了一抹喜色。

“摩西摩西,寧村前輩,是我,來了香江的幾位朋友,說是您讓他們過來瞭解鋰電池的事情”

高太永問著,轉身目光落在汪澤身上,又聽得那邊說了幾句後,疑惑道:

“你是叫汪澤嗎?”

“是的,汪澤,寧村大哥,是我,汪澤!”汪澤點頭應著,又衝著電話筒喊了一嗓子。

而後高太永又與寧村中次溝通了幾句後,便掛斷了電話,但對汪澤等人的態度,已經是變得非常友好了。

“各位,那現在走吧,我帶你們瞭解鋰電池的商用價值。”

之後高太永便帶著汪澤幾人走出辦公樓,往著廠區後方的實驗室走去,而此刻,寧村中次這負責人的地位,在汪澤他們心中已經變得尤為重要了。

在一夥人經過偌大的生產車間時,不免讓汪澤他們心中驚歎,規模可謂是相當的大,怕是有四個這般大小的車間吧,體量是利昌電機的數倍。

“看!”

突然,四毛仔提醒了一句,是一輛輛貨車整齊停放著,而在貨車上,可是清楚地標識著燕舞的字樣,想必是來拉訂單的。

汪澤深深瞪了四叔一眼,示意他彆出聲,好在前頭的那位島國人並冇有注意他們的端倪。

之後到了實驗室裡,高太永認真地向汪澤等人講解鋰電池的商用價值,語氣更是誇張,在這一方麵,這兄弟的口才,可不像一位嚴謹的科研人員。

“峰控時代是唯一一家可以鋰電池商用的日企,這項技術的應用廣泛,可不止隨身聽那麼簡單,包括遠程電控的操作,以及移動電話,都離不開鋰電池。

這項技術,可是有深遠的影響,徹底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而且,我們的鋰電池技術,可是領先於世界五年,至少是五年!”

到了最後,高太永甚至讓科研小組的人,親自幫汪澤他們實驗了一遍,而看到如此的陣仗,汪澤等人的心中更是驚歎

慢慢的,急切、急迫的情緒,開始充斥著汪澤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