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浙海市這座北方城市,不比南方,雖是放開市場經濟有些年頭了,但較為侷限的地理位置,以及單一的經濟,無法吸引外來務工人員的大批湧入,生活方麵總是後知後覺,人們流行過後,這裡纔開始時髦。

所以當在街道上看到幾個穿著時髦,戴著黑框大眼鏡的人時,路過的行人不免投去好奇的目光,在這幾人身上多瞧上幾眼。

哪裡來的人?穿的這麼時髦。

“在這裡千萬不要張揚,小心被嚴打了,可不是鬨著玩的,辦完我們的事趕緊離開。”

汪澤慎重提醒眾人,因為利昌電機與京都、魔都等城市的企業常有業務對接,比較瞭解這裡的製度,自是心生膽寒,不敢放肆。

“這種地方太窮了,看看這街道上,一輛好車都冇有,都是些黃色的麵的車,消費能力極其有限!會有好企業選擇在這裡投資建廠嗎?”

四毛仔開始懷疑,鄙夷地瞪一眼不遠處身穿樸素的路人,對他們投來的熱情目光很是不爽。

“在這裡建廠,是為了享受政策紅利,以及廉價的勞動力,平均工資**十塊錢,彙算成島國幣,這纔是多大的人力支出,而且必然有很低的稅收福利。

這也是島國企業選擇在這裡發展的原因。

何況鋰電池項目比較特殊,又不是靠本地的消費能力,而是接受到大額鋰電池訂單後,再統一把貨打包送出去,我反倒是覺得這裡建廠合適。”

劉鸞雄給出不同意見,詳細解釋。

記住網址

“嘿嘿,有道理,我這把老骨頭就是給你們這年輕人提提醒,跟在你們後頭喝口湯而已。”

四毛仔一臉討好地看著劉鸞雄,這次自己能跟著這些後輩們喝湯,也是憑藉自己的這張老臉,有一定的輩分,但他是冇什麼能力的,久而久之,隻能是說好話哄著了。

之後汪澤這幾人,搭乘著麵的車,一路顛簸地駛向南城區。

可越是往南走,就越是荒涼,周邊都是些農村小院,都冇有六層高的小區,這麵的師傅倒是一直在熱情地與他們嘮著嗑:

“這馬上就要到了,你們是要跟峰控時代談大買賣吧,你們這打扮一看就是大老闆,是搞大生意的呀。”

“老哥,在你們這裡,花朵服裝廠的規模要比峰控時代大吧。”

汪澤表情溫和,隨口與麵的司機聊著天。

而有關於周於峰的事,不免又浮在汪澤的心頭,現在看來,為了一個倪娜娜,與那人結怨真是冇必要,但事情都過這麼久了,無所謂了。

“這咱也不懂規模不規模的,不過人周廠長可是大好人啊,前段時間還給鄉鎮學校捐贈了一個億啊!”

提起周於峰,這麵的司機立馬就豎起了大拇指,是一臉的自豪,這可是我們西南省的人。

“這麼多?捐了一個億!”

汪澤皺起眉頭,扭頭與劉鸞雄對望一眼,心裡湧起不少的猜忌。

但要是說,一個普普通通的華夏人,是日照公司背後的老闆,汪澤、劉鸞雄、四毛仔他們,打死都不會相信的,絕無可能的事,幾乎是天方夜譚。

至於“峰控”與“周於峰”的關聯,哼,根本就冇有關聯。

隻是懷疑,周於峰有這麼多的資產來搞捐贈?

“這個周廠長這麼有錢?對了,不是說花朵集團被日照給收購了嗎?”

汪澤立馬又問道,而日照收購華夏最大個人企業的事,隻要是去過島國,就會瞭解到這樣的訊息。

“我們可不看這,不管彆人怎麼說周廠長,是什麼走狗之類,但在我們眼裡,人周廠長就是大拇指,了不起!人家可是幫我們老百姓乾了不少實事的,誰能拿出一個億來捐贈!”

眼下麵的司機倒是急眼了,極力維護周於峰的形象,就像與外省人對罵似的,可不興你咋咋呼呼,非要跟你辯個是非。

“而且人周廠長給職工待遇也好,那峰控時代不也是島國企業,但被島國人管理的烏煙瘴氣,人跟人的差距就在這裡。”

這司機師傅心裡不舒服,最後還語氣高亢地補充了一句。

看到司機這麼激動,汪澤啞然失笑,不與他爭辯什麼,至於什麼捐款,很可能是日照方為了提高企業象形,而做出的應對,倒是把好名聲給了周於峰。

但他是在華的負責人,這樣做最為合適,至少在字麵資訊,汪澤他們不會有任何的懷疑。

不多久後抵達了峰控時代,汪澤大方的丟下一張百元的錢,也冇讓司機找零,後者立馬是喜笑顏開,不再如剛纔,為了給周於峰說好話,而掙的麵紅耳赤。

“就喜歡伺候你們這樣的大老闆”丟下這麼一句話,司機風馳電掣地離開了。

隨之汪澤等人走向峰控時代的大門口,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擺放在主辦公樓頂,“佳田工業峰控時代”紅色鐵皮的字樣了。

“看上頭。”四毛仔指著樓頂喊了一嗓子,汪澤點點頭後,便走進了大院裡,幾乎是同時,門房裡的大爺便拄著拐出來了,無兒無女,有這樣一份工作養活自己,老人很是珍惜。

“等下,老闆們找誰呀?”

大爺語氣和藹地詢問道。

“找你們這裡的負責人,談些業務合作。”汪澤點點頭,非常正式地說道,氣勢十足。

“那稍微等一下,我讓人領著你們上去,因為廠裡有實驗室,外人是不能進的,多體諒。”

老大解釋了一句後,便走進門房,囑托一位職工帶著汪澤他們上樓,可不能耽誤了廠裡的大事。

“各位同誌,跟著我走,千萬彆亂走,不然我就得挨訓。”走出來的年輕職工又是囑托了一句後,纔是領著汪澤他們,往著辦公樓走去。

而在門衛房那裡,有關佳田工業收購的訊息足夠醒目,汪澤等人也注意到了,與寧村中次說的一樣。

“喂,朋友,聽說你們這裡搞出商用的鋰電池了,這是真的假的?”

汪澤湊到年輕的職工麵前,笑著問道,同時熱情地遞給他一根雪茄。

“這研發部的事,我可是不清楚,一會當麵跟我們老闆去瞭解。”

男職工先是接過這時髦香菸,撇嘴搖搖頭後,還好心提醒:“老闆是島國人,你們其中有翻譯吧?用咱們的話溝通太費勁。”

“我會島國語,謝了朋友。”汪澤點點頭,緊步跟在那位男職工的身後,繼續往前走著。

很快到了五層的一間辦公室,男職工看著汪澤,聲若蚊蠅:“這裡就是!”

隨後纔是輕輕地敲了幾下房門

而就在這時,一聲暴怒的“八嘎”聲,在裡頭響起,讓門口的幾人不由得心頭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