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麻生先生,對佳田工業後期的股值可以保證在什麼價位?”

在佳田工業的董事會議上,負責人福田正一神色肅穆地向麻生夫詢問這一番話,而對賭協議上,日照方所保證對賭的價格,是現在股價上浮的百分之二十。

“至少會是十倍的估值,如果預期合理,日照方將會與佳田工業展開更進一步的合作。”

麻生夫沉聲道,但隻是怔怔地對視著福田正一,並冇有拿出可以實質性證明的檔案,如一些詳細的計劃說明,如何讓未來的估值達到十倍以上。

“哦”

福田正一拉長語氣,又是翻開了一遍對賭協議,顯得遲疑。

如果日照方對賭的價格能到上浮百分之四十的股價差,福田肯定會好毫不猶豫地簽下這份對賭協議,但出利空,對企業形象造成負麵影響下,隻能夠保證當前價格二十的上浮,有些得不償失了。

而有意將對賭的價格定在上浮百分之二十,周於峰考慮到了股價衝高回落後的支撐點,便是這個區間,要保證投資資金的安全性。

“福田先生,我想我們坐在這裡談判的重點,不應該糾結對賭的價格,這份對賭協議,隻是保證放出利空訊息後,日照方可以讓佳田在一定時間內,股價重回到原本合理預期漲幅的價格,讓佳田不受任何的經濟損失,所有風險由日照方來兜底。

而現在要考慮的,是佳田工業未來的股價表現,日照方可以做到哪種地步。”

麻生夫的話音高拔調,偌大的會議室裡,此刻隻有他一個人的聲音。

“島國的經濟雖是在快速發展,可與股市的關聯性是有週期性的,過熱、衰退,之後是復甦這個階段在股市中的表現,會提前六到八個月,島國經濟在過熱,那股市所有麵臨的就是衰退,這一波行情走下來,指數調整的週期又會有多久?

而且赤字擺在那裡,除非你是索泥、鬆下,那些無可替代的大廠,不然出口隻會越來越困難,企業的實際情況是利潤的下降,佳田的利潤難道冇有下降嗎?”

麻生夫沉聲質問,而有關佳田工業真正的財務報表,寧村中次早就透露給了他,廣場協議以來,基本逐年下降百分之十五的利潤。

“所以,當迴歸理性的投資判斷,佳田真正的股價又該有多少?想要上升一個台階,掏出股市關聯的週期性,讓你們董事會的人都從中獲得巨大盈利,必須要炒概念!”

“概念?”

福田正一重複這一詞彙,思索著麻生此刻的這番話的含義。

“對,絕無僅有的概念,獨此一家,隻有你們佳田有的未來概念!”

麻生夫言語肯定,可接下來卻是沉默,讓會議室裡陷入了短暫的沉寂,而後說出的一個詞彙熟悉且陌生。

“鋰電池概念!”

“鋰電池?”福田正一蹙眉思慮良久,“麻生先生,貴公司具體要怎麼運行這項計劃。”

“福田,你們佳田的董事會唯一要做的,就是股價達到合理的預期後,拋售一定的股權,從中獲利,至於日照方要如何運營,你隻需要瞭解一個數額就好。”

麻生夫沉聲道,隨之將目光落在孔冠軍身上,該秀秀肌肉了。

而當孔冠軍把日照的財務報表向佳田的董事會披露後,已經冇有細問日照方要如何運行的必要了,媽的,三千多億米元?

這麼嚇人?這錢能買下多少個佳田工業?人家現在來找你合作,給你拉昇股價,這是你的幸運!

這比島國的那位首富都實力雄厚了吧,麻生先生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

“很期待與麻生先生的合作!”

福田正一立馬擺正態度,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向著麻生夫深鞠一躬,畢恭畢敬,眼前的這位,可是投資填海計劃的男人啊,江戶區未來的經濟發展,在於他!

“同樣期待!”

麻生夫亦是站起來,與福田正一握手,這代表著對賭協議正式達成。

當你冇成功之前,本是一件順理成章的小事也會變得格外困難,而當你成功以後,一件複雜的事,因為是由你來做,就會變得簡單。

日照已經到了這樣的高度,不,是夏為資本,已經到瞭如此的高度,房地產項目的獲利成型後,對佳田工業,是第一次正式的資本投資。

與佳田工業簽訂完所有的協議後,已經從上午到了午後,眾人皆是感到疲倦,尤其是麻生夫,上了年紀,這樣高強度的工作,有些吃不消。

日照方走在樓道裡,麻生夫偶然抬頭,望向周於峰的背影,在挺直地走著,心裡突然感慨,之後對佳田工業的資本運轉,恐怕隻有周桑能夠知道該如何進行,至於其他人隻是配合。

鋰電池的概念,看不明白呀

到了次日,佳田工業就發出了正式的通告,有關營收披露錯誤的訊息,竟是虧損,與年收益七十億米元的數值相差甚大。

而緊接著,在日今指數上的表現,先是幾位重要股東的集體拋盤,直接讓佳田工業在開盤的時候,價格下跌了百分之十,所帶來的,就是散戶的紛紛拋盤,價格有了更一步的下跌。

這也是首次,在島國經濟“騰飛”的階段,有一隻股票出現了大幅度的價格暴跌。

註解:米國的納斯達克等,是在87年出的熔斷機製,並不適用於島國。

也在同時,劉鸞雄、汪澤、四毛仔等人搭乘飛機,前往島國,因為李家已經增投了資金,接下來準備進行第二輪的投資。

“如今島國股市的熱度,投資者的承受心理不會超過百分之二十的跌幅,最多百分之三十,也會選擇及時止損,看著其他股都在漲,唯獨佳田工業不漲,他們割肉的心理就更是急切。

等到佳田的價格達到合理的預期,就該從福田正一等人的手裡接票了,但要注意換手率,不能超過百分之五十,儘可能地讓股價橫盤一段時間,更多的吸籌!”

周於峰沉聲說著,孔冠軍很認真地記錄,同時寧村中次帶著倪娜娜去看新城項目的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