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麻生野的采訪,一經播放,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原本塑造的形象,那位可是宣傳賺華夏人錢,來為島國人謀福利,是如此“高尚”的企業家,在人們的心中地位很高,現在狠狠地摔了下來。

真麵目竟然是如此猙獰,在利益麵前冇有一點吃相可言,無理、蠻橫剝奪客戶的權益,明明是可以在江戶區享受到折扣房,卻破天荒地給大板郊區的房子進行折扣,這狗屁賠付方案給誰能受得了?

簡直是欺壓,對客戶的極度剝削!

日照徹底成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人們口誅筆伐對象!

公司的聲譽在狂風暴雨的大浪中搖搖欲墜,所有島國人都在關注著這件事情,等待著麻生野那囂張的氣焰,“一切等上告的最終結果”!

最後將是什麼樣的結果,是否公道自在人心,受欺詐的人能否享受到該有的權益!

但新城項目的房產銷售並冇有因為受到絲毫影響,甚至是出現了銷量上漲的現象,五月中旬的提價,還是有不少人想賺這個“假象”中的便宜。

關鍵是在采訪中,麻生野,包括那位記者,有意將新城項目的話題再度炒熱,企業是有著更大的貢獻,為了更好發展江戶區。

如果讓日照的投資客戶,享受了新城的折扣房,那我是不是就買不到房子了?這樣的判斷方式,肯定會出現在購房者的心裡,於是選擇去新城投資。

當然,上告部門的工作人員,對麻生野也是有很大看法的,等同於把社會壓力也給了他們,之前的聲明好似在說明,他們是跟麻生野一夥的,然後纔可以理直氣壯地等上告結果,可根本冇有這樣的事。

所以接下來的上告,對於日照的賠付極為不利,似乎所有人都開始針對日照了,這一艘大船隨時會被大浪拍得支離破碎。

麻生野的壓力亦是很大,接連拒絕上告的賠付方案後,將在五月十二日,進行最後的上告,到時候日照方將冇有權利繼續拒絕,隻能按照最終的賠付方案來進行賠償。

而在五月七號的時候,日照新城一期的樓盤正式售罄,因為樓棟的位置較差,緊挨著荒地,所以平均售價降到了4500萬日元每平米,最終銷售總額為212億米元。

日照房地產公司的賬目上,已經達到了1288億米元的天文數字!

等待著二期、三期的開盤銷售

“來,大家共飲一杯,慶祝一期的完美售罄!”麻生夫高舉酒杯,聲音高亢地說道。

就在眾開發商,一起成立新城項目的那間餐館裡,麻生夫宴請各負責人來這裡共餐,每個人盤腿坐在小桌前,上滿擺放的菜肴頗為豐盛。

而因為新城項目是共同開發,所以各開發商之前的工程進展幾乎是同步進行的,有利於整體銷售,但同樣是一期售罄,其他房地產商的銷售體量是無法與日照公司相比較的,所有累加才與日照公司一家持平。

一季度能交出這個成績,日照公司“提價百分之五的營銷方案”是非常成功的,這是孔冠軍一個晚上趕出來的計劃書。

“感謝麻生先生的付出,讓我們大家獲得瞭如此巨大的利潤。” 小柳美惠舉著酒杯,由衷地感謝道,其他負責人也皆是畢恭畢敬的態度。

但本該是歡慶的聚會,始終是籠罩著一層陰霾,人們的表現有所收斂,且不敢把自己內心的喜悅展現出來,是因為日照公司正在遭遇著巨大危機。

麻生野先生現在之所以不在場,可能還在焦頭爛額地商議賠付的方案,在房價一片大好的形勢下,將會讓日照的收益大打折扣,天文數字般的損失。

可明明是日照公司在新城項目上付出的最多,反倒是為其他開發商做了貢獻。

飯局繼續進行著,從麻生夫偶爾失神的狀態也不難看出,他們的壓力有多大。

在合適的時間,龍田掃了眼其他在座的負責人,神色有所暗示,隨之看向麻生夫,說道:

“麻生先生,我們各開發商隨時可以提前銷售二期、三期的房子,不必等到協議的那一天,如此一來的話,可以先賣出一部分房源,實現高價獲利的。”

各負責人現在是想幫著日照渡過難關,提前銷售,儘可能地增加獲利,不然最後的賠付結果,現在明眼人都能看的出來,將會對日照公司很不利。

而享有新城項目折扣權益的客戶更是眾多,日照怕是賴不掉了。

“呼”

麻生夫重重呼了一口氣,抬頭緩緩看了一圈在座的各位,而在其他負責人的眼裡,這位好似一下老了很多歲,此刻看起來頗為勞累與沮喪。

而為了表現出這種狀態,昨夜麻生夫整夜未眠,故意把身體搞虛脫。

“提前銷售已經冇有意義了,現在日照隻能等到最終的賠付結果出來以後,才能進行開盤銷售,這一次這一次損失可太大了!”

麻生夫語氣低沉,又落寞地低下了頭,可真實的情況,根本就冇有這樣的要求,上告是日照基金的工作餘留,與日照房地產並不相關。

接下來,大間裡的氛圍變得極度壓抑,人們的交談也隻是三言兩語,飯局一度到了難以進行下去的地步,到還是麻生夫提起話題。

“持續漲價的營銷方案非常成功,證明我們的市場理論是正確的,隻有房價越漲,消費者纔會越買,所以在看盤銷售的時候,也要明確說明,將會進行下一次百分之五的提價。”

這個觀點,其他負責人皆是點頭表示同意,但也不好再說些好聽的話,言多必失,有些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可恥味道,畢竟自己這邊是最大的獲利方。

之後確定了相關的銷售計劃後,眾人也便相繼離場,可麻生夫依舊坐在小桌前,並冇有與其他負責人說話的心情,一一搖頭拒絕。

“日照這次的麻煩大了,據說享有新城項目折扣權益的客戶占比很大,盈利要受很大的限製,這一次麻生野處理的並不好,就該像新宿區綜合片地那樣,一邊賣,一邊向客戶承諾,等到變現成功,一切就好解決了。”

龍田給出了客觀的看法,其他負責人也皆是默認,但這種同情的情緒隻是突然湧起,他們這些人心裡愉悅,提價百分之五後,又要增加收益了。

自是不會認為會出現銷售疲軟的情況,有價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