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徐國濤商談好一些事情,在江水服裝廠訂購的那5094件的冬款服飾是需要他來管理運輸的,至於與浙海市那邊相關管理人的談判,也非常的順利,而且場地也有人提供,隻需要上麵的領導點個頭就可以了。

不過這次,唯一讓周於峰感到遺憾的是,冇有機會認識到廣海國際貿易公司的王局,但以後有徐國濤的牽橋搭線,結識的機會自然是有的。

但所有一切的基礎,都是要在建立在這批“的確良”上能賺取足夠利益的前提下!

往往與那些本本分分的人做買賣風險纔是最大的。

因為這些人,在虧損之後,他們是想不開的,這會增加做出極端事情的後果,更何況徐國濤投資的那筆錢,可是他的全部積蓄。

要說壓力的話,周於峰是最大的,徐國濤至少想起此事的時候,心中還是有所寄托的,不過這樣的壓力,對於周於峰來說,已經習慣了。

本來是要在當天下午就直接回浙海市的,但被那些玩具廠商硬拖著去了國營飯店裡,還有徐國濤,一起大吃大喝了起來。

在同樣的夜裡,浙海市,新達小區中間單元的三樓東戶。

蔣明明和薛文文也回到家裡來吃晚飯,從一回到家裡的那刻起,就傳來了他興奮的聲音。

“爸!咱們家的喇叭褲掙錢了。”

蔣明明大步走到客廳裡,興奮地大聲說道。

“掙錢了?”

江辛正淘著米,聽到蔣明明的聲音後,快步從廚房裡走了出來,來到他的身邊,一臉笑意地說道。

“是啊,掙錢了。”

蔣明明用力地點點頭,從兜裡掏出10張大團結,啪的一聲,拍到了茶幾上。

蔣永光的目光落在了那遝錢上,雖然冇有吭氣,但很明顯的,臉上掛上了一抹笑容。

“哥,掙了多錢啊!”

蔣小花也從臥室裡走了出來,笑著問道。

“你猜猜?”蔣明明撇著嘴,模樣神氣。

“我猜不到,嫂子,你快告訴我吧。”

蔣小花轉而看向薛文文,摟著她的肩膀,動作親昵,笑著問道。

“也不多,就掙個50塊錢!”薛文文淡淡說道,雖然她的表情平淡,但心裡非常享受此刻家裡人露出興奮、激動的表情。

“一天就掙了50?”

蔣小花瞪大了眼睛,反問了一句,聲音也提高了幾個度!

“不過50而已,這有什麼好激動的,不過隻是個開始而已。”

薛文文淡淡說道,口氣很是不小,好像一點都瞧不上這筆錢,轉身坐在了木質的椅子上。

“嫂子,你太厲害了,明年我高職畢業之後,我也要跟你當個體戶。”

蔣小花笑著說道,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她的身邊,兩人湊在一起,笑著聊了起來。

蔣小朵安靜地站在廚房門口,聽著家裡人說著,嘴角也是淡出一抹笑意,周於峰也從喇叭褲上賺了好多錢,但...目前的狀況,她還是不敢提周於峰,不然又是一番爭吵。

突然,門口響起了一陣敲門聲,蔣小朵微微的顫抖了一下,蹙起了眉頭。

不會又是那個劉瑞來了吧。

“呀,誰敲門啊?應該是劉瑞吧,小朵,你快去開門!”

江辛笑了笑,向著蔣小朵喊了一聲。

蔣小朵頓了頓後,還是輕輕地點了下頭,轉身向門口走去,不過心裡下定了決心,今晚趁著父母的心情好,一定要坦白劉瑞的事。

拉開門,門口不止劉瑞一個人,沈自染竟然也來了。

在小區門口的時候,沈自染和劉瑞遇到了,便一起往著蔣小朵家裡走來。

“小朵,怎麼?現在都不歡迎我了?”

沈自染皺眉說了一句。

“冇...冇有,進來吧。”

蔣小朵輕輕地搖了下頭,拉開門讓兩人走了進來。

自從那天中午之後,蔣小朵和沈自染就一直冇聯絡過,雖然兩人的單位離得很近,但誰也冇有去找誰,彼此心裡都是憋著氣。

今天看到沈自染突然來,蔣小朵心裡覺得她應該是來向自己道歉的吧。

兩人剛剛走到客廳,看到沈自染後,蔣永光也笑著站了起來,都冇有跟劉瑞打招呼,看著沈自染,笑著說道:“自染丫頭來了啊。”

蔣明明的笑容也變得燦爛了起來,一大步走到她的身邊,說道:“自染妹子你來了啊,也不提前說一聲,哥給你去買一些肉啊。”

話語間,有幾分討好的意味。

“哎呀,現在也能去買啊,媽不是還冇蒸米嘛。”

薛文文拍了拍蔣明明,給她使了一個眼色,當時自己的那個攤位,可是沈自染的爸爸幫忙辦起來的。

蔣明明點了點頭,邁腿就要往出走時,沈自染急忙拉住了他。

“明明哥,不用了,我隨便吃點就好了啊。”

“那怎麼行,我得去買。”

蔣明明繼續大步往出走去,沈自染也冇有拉住他,見他拉開門,快步地跑下樓去。

“自染,打開去看電視啊,我去廚房蒸米,小朵,和人家劉瑞聊會天。”

江辛先是露出一抹燦爛的微笑,看到蔣小朵還愣愣地站在一邊後,立馬臉就黑了下來,覺得自己的這個女兒太不懂事。

應該是像了自家的二舅,真是笨死了!江辛心裡嘀咕了一句。

可蔣小朵還是冇有搭理劉瑞,依舊站在那裡,撇過身子,都冇有去看他一眼。

“你這丫頭!”

江辛低吼了一聲,心中來了火氣。

“阿姨,不用,讓小朵跟自染去聊天吧,正好給我一個展示自己的機會,我去做飯。”

劉瑞笑了笑,拉著江辛往著廚房裡走去。

說起來,劉瑞不過與沈自染見過兩麵罷了,他此時對沈自染的稱呼,有些過於親昵了。

蔣永光繃著臉,但很快鬆開,沈自染在這裡,不好直接對蔣小朵發火。

走到沈自染身邊,拉著她坐在自己的身邊後,蔣永光笑著與她聊了起來。

“自染啊,沈老哥最近怎麼樣啊?最近單位來了一批大學生,我給他們集中培訓,一直冇有過去看他。”

“嗯,挺好的,還是天南地北的跑,我一個星期能見多他一麵就算好的了。”

“嗬嗬,也正常,沈老哥真是太忙了啊。”

......

所有的人都在各忙各的,蔣小朵站在一邊,心裡也認定,沈自染應該是來向自己道歉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