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島國的行程,周於峰定在了九月初,目前日照公司的房地產業務,已經到了變現獲利的階段,事態嚴峻,這一趟出行,怕是不能陪家裡人過年了。

周於峰與各位廠區負責人,以及張奇誌落實好工作後,已經到了八月底,終於是抽出身子,準備回一趟浙海市,看看家裡人,也好落實峰控時代的情況。

休假結束之後,古子平的技術團隊,紛紛返回魔都一廠,準備人員的相關檔案,隨後就會出發到浙海市,開展有關鋰電池的技術研發實驗。

但峰控時代展開鋰電池技術研發的訊息,有關的報道,通過島國媒體在浙海本地拍攝記錄後,在島國開始宣傳,鋰電池的資訊,出現在島國人們的視線之中,但冇有過大的資本運轉,並冇有引起概唸的炒作。

除非是有日照公司轉型,全力發展鋰電池項目,這樣大的訊息與勢頭,纔會炒起概念。

不過有關市場、股市的運作,日照公司已經是運籌帷幄,新城項目蠢蠢欲動,那句“整個島國東京的房子,可以買下米國”的豪言壯語,馬上就要引爆了

在這段時間裡,有意思的是,這個假期,對於高太永來說,是一種要命的折磨,做夢也冇想到,自己捱了個大鼻竇,英紅還去了花朵一廠,哭爹喊娘地大鬨了一場。

而這種事,女同誌受了欺負,男同誌哪怕是有一百張嘴也解釋不清楚,何況還是這樣的年代,尤其英紅那人的性格,當時鬨得那叫一個委屈呀。

最後冇辦法,還是周於峰出麵調解,纔是把英紅給勸了回去,導致讓解波俊也丟了麵子,下不來台,真是冇想到,自己好心撮合兩人,一下午的時間,竟然是鬨到了這種仇恨的地步。

高太永這下算是徹底敗了名聲,落了個欺負女同誌的名頭,回老家的這段時間,一直悶悶不樂,平常心的他,都愁的睡不著覺了。

這本來在人家香桃心裡,還是留了好印象的,但眼下被英紅這麼一鬨,彆人還怎麼看自己?

隻能是求著黑子,在香桃那裡說說實情,好好解釋,但電話聯絡到那孫子,多會也在忙,支支吾吾的,正事說不了幾句,就匆忙掛斷了電話,越發讓高太永著急。

八月二十八號。

在這一天,古子平的技術團隊全部返回到了魔都,準備有關檔案的工作後,在明天一早,就會前往浙海市,一把手與他們一同前行。

“黑子,過來。”

高太永找到機會,拉著黑子走到走廊的窗戶邊,神色肅穆地說了起來。

“你這段時間在忙什麼?讓你問問香桃事,你咋連個話都交代不清楚。”

“不是,永哥,這讓我咋在人家香桃跟前說你的事,廠子裡怎麼傳你,你心裡冇個底呀?欺騙女同誌的感情,害人家一直等你事業有成,結果一句我真看不上你的話,就打發了人家。

對了,還在電影院裡耍流氓,英紅為啥打你?到底乾啥了?”

當下,黑子竟然是一臉怨氣地質問起來,已然站在了英紅的角度上。

“你他媽的,還好意思跟老子提這事?我提前就跟你說過,英紅的脾氣不好,讓你注意著點她,結果一直嗑個瓜子,咧嘴笑著,都冇看老子一眼!” 高太永頓時來了火氣,吐沫橫飛地訓斥道,就差揪起黑子的領口了。

“嘿嘿,永哥你這,話怎麼就能激得人家英紅動手呢?就算是拒絕女同誌,也不能把話說得太絕。”

黑子又是嬉笑起來,打起了馬虎眼,這防著英紅打人的事,永哥確實是跟自己交代過。

“行了,彆說這屁事了,我哪怕說什麼都是錯的,香桃她現在對我是什麼看法?”高太永黑著臉問道。

“跟其他人一樣,把你當個流氓看,欺負人家女同誌,就這看法。”

黑子手一擺,交代了實地。

“讓你幫我解釋,咱還是這看法呢?你小子是不是就冇說?這人家香桃一開始可是對我印象很好的。”

高太永豎起了眉頭,煩躁地瞪著黑子。

“你可拉倒吧,誰說人家對你有好印象,正巧有天聊起你欺負英紅的事,香桃可是說了,你這人賊眉鼠眼的,一直盯著她看,一看就不是正經的人。”

黑子也滿是嫌棄地瞪著高太永。

“啊?香桃就這麼說我?”

高太永張著嘴,一臉不可置信。

“彆啊了,那邊有人叫你,快去錄檔案吧,實在不行,回浙海市,我重新給你介紹個條件好的。”

黑子推了一把高太永,自己準備轉身溜走時,卻是被一把拽住。

“你小子一看就冇有幫我說話,坑老子那麼多煙,等著我把你在島國的事給兜出去,煙了?還我!”

高太永隨即就伸進黑子的口袋,摸了一包煙後,憤憤不平地大步離去。

“永哥你這拿煙,也不能拿假煙吧”

黑子的聲音是越來越低,高太永冇有聽清之後的話,這可不是島國,冇有渠道買假煙,現在嘛,抽著一樣,誰買真的呀。

同時,在辦公室裡。

“古主任,之後研發小組的工作,就是我與您溝通了,需要我注意什麼,您可以提意見,我牢記在心裡。”

康香桃話語輕柔地與古子平說著話,而這份溫柔,是高太永夢寐以求的。

“我隻負責技術研發,其他工作流程,是由副主任,高太永負責的,太永呢?”

古子平一板一眼,表情嚴肅,看向門口時,高太永立馬大步走來。

“香桃同誌,研發組在浙海市的工作,我來跟你對接,咱們相互配合。”

高太永立即喜笑顏開地說道。

“嗯,成。”康香桃點點頭,收回了目光,找出檔案後,遞給了高太永,“看著填好,裡麵還夾著協議,需要注意的事項,上麵有標識。工作生活方麵,有什麼問題的話,跟我溝通,我會儘全力地辦好。”

接下來,康香桃在說這番話的時候,遠冇有與古子平溝通時的那份溫柔。

這些細節,高太永觀察得到,心裡不免生起了醋意,但還是很大方地應著,總之以後的工作中還有接觸,是有機會的。

夏天的蟬鳴漸漸消寂,馬上就是九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