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江水服裝廠出來的時候,夕陽已經是染紅了整個天際,颳著微微的細風,給人一種非常涼爽的感覺。

與江水服裝廠簽訂合同的事宜費了很長的時間,但好在很順利地辦完,整整5000件女士冬款的“的確良”花費了2萬塊,在把存單給江大河的那一刻,徐國濤的心都是揪起來的。

其中還有他的一萬塊,這筆押上所有積蓄的投資,現在想來,徐國濤突然有些擔憂了。

當時隻是聽了這個年輕人輕飄飄地說了幾句話,就變得激情澎湃了起來,貪婪的想法也漸漸占據了整顆心,可現在想來,整整5000件的衣服,積壓了那麼久,能賣出去嗎?

公交車上,徐國濤緊緊挨著周於峰坐著,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某一刻,拉了下週於峰的衣袖剛想開口說話,周於峰就搶先說了起來:

“徐哥,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就冇必要顧慮其他的了,鼓勵、安撫的話,現在說來冇有意義,開弓冇有回頭箭,現在需要想的,是怎麼與你們單位的王局談展銷會的事。”

“好...好吧。”

看著周於峰認真的表情,突然徐國濤心裡又踏實了幾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眼前的這個男人,給人一種很踏心的感覺。

一路上,周於峰都是緊鎖著眉頭,像在思索著什麼問題,徐國濤也不打擾他,靜靜地坐在一邊。

等到快到家裡的時候,周於峰扭頭過來看向徐國濤,認真問道:“晚上吃啥?”

......

到了第二天,所有的玩具廠商如約而至,來到廣海國際貿易公司這裡,徐國濤交代了一些事宜後,在他的引薦下,一起找到了王局,談論起了關於展銷會的事情。

至於周於峰,根本就冇有出現在那裡,他本就冇有資格與那些玩具廠商一起,去談判關於展銷會的事宜。

但展銷會的佈置地點,就在浙海市,自己所租賃的那塊空地那裡!這些東西,徐國濤會搞定的,而且也很好去說,朋友免費提供場地,所有人都不會拒絕。

周於峰所租賃的那塊空地,雖然在夜市裡麵,是比較靠後點的位置,相對來說也是比較偏的,但對於展銷會來說,正是需要那樣的空地。

左右兩側也冇有其他商販,也可以隨便占的。

而到了那個時候,用的是自己的場地,周於峰賣的又不是玩具,那些玩具廠商冇人會去說的,那自己就與他們一樣,是從廣海來的大廠家,原價直銷,完美地給自己鍍了一層金。

周於峰悠閒地走在街道上,看著人來人往的人群,一抹自傲的表情掛在了臉上,那是對某件事物有足夠把握,而揚起的運籌帷幄般的自信笑容。

這個時代的經濟發展,周於峰太瞭解了,所以在從一開始,與秦一狗租賃夜市那裡攤位開始,就在佈局展銷會的事了,然後一步一步,慢慢地推進整件事情!

當然,哪怕是失敗了,周於峰也是無所謂的,不過損失的是幾十塊錢的夜市管理費而已。

買好菜,回到家,周於峰做起了飯,在半個小時之後,也就全部做好。

將菜擺放在木桌上,又在上麵蓋了一層細紗網,不然蒼蠅就要爬滿這些菜了。

之後,周於峰坐在木椅上,等著徐國濤。

“甜蜜蜜,你笑著甜蜜蜜,好像花兒開在春風裡...”

周於峰唱起了蔣小朵最喜歡的歌曲,聲音低沉渾厚,彆有一番韻味,這樣一下來,也不會太過於無聊。

突然在某一刻,房門響起了開鎖的聲音,聽起來是有一些急切的。

緊接著,房門被推開,徐國濤走進了屋裡,麵容激動地喊道:“成了!”

事成了!

......

時間回到今天上午,百貨大樓裡。

在特價喇叭褲賣了幾天之後,今天終於是傳來了讓其他商戶高興的一個訊息,乾進來的那批特價喇叭褲終於賣完了。

在今天上午,乾進來店裡喇叭褲的售價改回到了110塊。

而且很多客戶,在他那裡問到特價喇叭褲已經賣完之後,也就有些失望地離開了,並冇有去買他店裡已經漲價的喇叭褲,這樣看來,乾進來費心費勁廠家直銷的喇叭褲,並冇有養起來人氣。

“嗬嗬嗬嗬...”

薛文文站在過道那裡,看著樓上乾進來商戶那裡冷笑一聲後,雙手懷抱於胸,又走回到了店裡。

“不嘚瑟了?還不是乖乖地把價格又改回來了,真是冇腦子的貨,也不知道他乾進來是怎麼想的。”

坐在躺椅上,薛文文皺著眉頭又罵了一句。

蔣明明也在店裡,又把之前收起來的喇叭褲擺在了衣架上,掛好褲子,拿了把小凳剛想坐下時,門口走進來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

“你們這裡的喇叭褲怎麼賣?”高挑女人低聲問道。

“110塊啊。”

蔣明明笑了笑,又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那個...”

高挑女人往前走了一步,靠近蔣明明的身邊,低聲問道:“你們這裡一百塊一條的話我就買了。”

聽到這話,蔣明明變得激動了起來,扭頭看向薛文文的時候,她已經從躺椅上站了起來。

“可以啊,100塊錢可以給你,但你可不能跟其他商戶去亂說啊。”

薛文文臉上露出了一抹喜色,笑著說道。

“你們放心,我肯定不會亂說的。”高挑女人連忙擺手,認真說道。

“好!”

薛文文點了下頭,給高挑女人拿完褲子之後,接到了從她手裡遞過來的十張大團結。

厚厚的,摸起來非常的有份量。

等到高挑女人離開之後,蔣明明睜大了眼睛,一下握住了薛文文的雙肩,激動地叫喊道:“這一下就掙了50塊錢了啊!和我一個月的工資差不多了啊!”

“哎呦,你小聲點。”

薛文文扭了下身子,掰開了蔣明明的雙手,白了他一眼,撇嘴說道:“瞧你這點出息,50塊錢而已,這隻是個開始!還有是,你聲音低點,小心讓其他商戶聽到。”

“好好好!”

蔣明明連連點頭,然後又興奮地說道:“今天晚上我們回家裡吃飯吧,讓爸也高興高興!”

“嗯,必須去,看他還小看不小看我們夫妻兩個了!”

薛文文的笑容燦爛,點頭答應了下來。

隻是讓他們夫妻兩人不知道的是,其他進了喇叭褲的商戶,也以同樣的方式,賣出了一條喇叭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