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彩電品牌一同提價,讓王喜中、李宏耀等負責人鬆了一大口氣。

可好景不長,冇隔多久時間,熊貓彩電湧入了魔都市場,打著開發新市場的宣傳口號,大搞力度,與長紅當初的定價一樣,可各品牌已經提價,這熊貓彩電的價格優勢,一下就突顯出來。

這讓電視機市場再度變得亂糟糟的一片,老百姓是哪便宜就往哪湊熱鬨,這讓飛越、楷歌,包括長紅等電視機廠商,銷量持續走低,市場份額被熊貓品牌慢慢蠶食。

就這樣持續了半個多月之後,鐘吉召終於是坐不住了,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市場就這麼丟了,所以冇有經過李興思,就擅自降了價格,已然是把當時的會議當做作秀,等於是狠狠甩了李興思一記耳光。

這用得著你李興思的時候,讓你張羅著開會,用不著了,電話都冇有一通。

“鐘吉召,你什麼意思?價格說降就降?當初你提議漲價的時候,可是通過我組織的會議,邀請所有的負責人蔘加,怎麼?現在降價,都冇有跟我說的必要了嗎?”

李興思把電話要到鐘吉召那裡,憤怒地質問道,甚至氣到渾身發顫。

“李局長,正準備跟您說這個事呢,臨時上會決定的,廠子裡的事實在是太多了,忙起來就耽擱了,向您道歉,對不住了。”

鐘吉召滿是歉意地說了起來。

“放什麼屁!一通電話能耽擱你多久的時間?這就是你辦事的方式方法?還不是想搶在魔都本地品牌之前,趕緊出貨?”

李興思破口大罵,這鐘吉召什麼想法,他又豈能看不出來,跟鐘吉召這人打交道,真的是心寒,說實話,跟周於峰差遠了。

“真冇有這意思,興思同誌,你消消氣,有時間的話,等我去魔都,咱們坐下來好好聊聊這事,另外這價格,真的是臨時決定的嘟嘟嘟嘟”

鐘吉召說著,李興思那邊直接掛斷了電話。

“嗬嗬。”

鐘吉召冷笑一聲,便也扣上了電話,這李興思什麼態度,他是無所謂的,幾句歉意的話,也是不想把臉拉得太過難看而已。

就在這時,有人敲響了他的辦公室門,聲音急切,應著讓其進來之後,市場部的同誌神色急切地說道:

“鐘廠長,這熊貓彩電又降價了,一台優惠六十塊,比原來多優惠了十塊!”

“又便宜了?”

聽到這個訊息,鐘吉召蹭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臉震驚。

“對,咱們上午降的價,各熊貓廠的售賣店,下午也跟著降。”

市場部的同誌連忙說道。

“行,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鐘吉召擺擺手後,眉頭緊鎖地坐在椅子上,思慮著熊貓廠降價的事。

很明顯,這苗奮勇是要打價格戰了,難道花朵集團已經入股了熊貓廠,不然哪裡來的這底氣?要不然苗奮勇敢這麼胡來?敢這麼降!

等等,也不對?就算是花朵集團入股,周於峰也不會選在這個時候。

彩電的特彆消費稅纔下來多久,電視機企業遠遠還冇有到了最艱難的一步,現在入股的話,資金成本會很高的,周於峰不會這麼急。 想必是這兩人之間達成了什麼協議。

鐘吉召不想讓市場競爭這麼慘,不然會極大影響了顯像管的收益,現在突然出來一個不要命的,瘋狂攪局,使其心力交瘁。

現在是花朵彩電全麵降價二百,鎖死了彩電上漲盈利的點,價格根本就漲不回去了,除非花朵集團倒閉,向下是有熊貓廠來噁心人。

再三決定後,鐘吉召還是把電話打給了苗奮勇,雖是曾經鬨過不愉快,但眼下的事太過於緊急,不能讓熊貓廠這麼亂來了。

“奮勇同誌,好久冇聯絡了,最近在忙什麼呢?身體可好啊!”

等對方接通電話之後,鐘吉召聲音高亢地問了起來,那語氣,像是多年的好友。

“忙著給彩電降價呢,還能乾什麼!”

苗奮勇言語不善地應道,對這鐘吉召可是熱情不起來,哪怕是裝也裝不出來。

“嗬嗬,奮勇同誌你這人,都是老相識了,哪怕之間鬨過不愉快,那也是意見的不同,又不影響我們以後可能存在的合作。”

鐘吉召開始圓話。

“有什麼事就直說吧。”苗奮勇直接問道,冇心情與鐘吉召扯皮。

“是彩電降價的事,我這上午剛跟著你降了價,結果下午你立馬又降價,這樣搞下去,企業還怎麼發展?我看遲早都得倒閉,真不敢這樣胡來。

所以我們得協商價格,這樣吧,你定格價,你說多少就多少,咱們定好價格後,都彆降了。”

鐘吉召是好言相勸,可這苗奮勇又怎麼可能給他好臉色瞧!

“彆做夢了!還協商價格?跟你個三變花協商個屁!我告訴你,鐘吉召,你明天降七十,我就跟著降八十,你九十,我就一百!

就是要比你長紅賣得便宜,就是要搶你的市場,你他媽的,咋的?”

苗奮勇是越罵越控製不住,但也是真他孃的舒暢,早就想這麼罵鐘吉召這孫子了。

“快滾你媽吧!”

鐘吉召也大罵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

本來還打算協商,眼下兩人更是結了怨,讓鐘吉召還慪了一肚子的氣,但既然熊貓廠要這樣來,這價格戰肯定要是跟你打的。

至於苗奮勇那一邊,倒是一個勁地笑著,心裡是真的舒服,隻可惜鐘吉召這狗日的,罵了那一句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讓自己少了罵了一句。

而在之後幾個月的時間裡,熊貓彩電與長紅彩電的價格戰是越來越激烈,還真是你降多少,我就跟著你降多少,這也讓其他品牌跟著遭殃。

最後的價格竟然是紛紛降了二百塊錢,終於纔是穩定住了價格。

至於其他的電視機品牌,在觀望一段時間後,隻能是咬著牙,開始跟著降價,全部降價二百,一些不知名的小品牌甚至降得更多,不然怎麼辦?會有消費者來買你的電視嗎?不可能的事!

電視機行業最殘酷的一段競爭故事,已然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