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月八號,魔都市。

連排的石庫門建築構成的弄堂裡,彷彿在天剛亮起的時候,就開始吵鬨,窸窸窣窣,再到聲音嘈雜,婦人們的笑聲從來不加掩飾,會傳到很遠都能夠聽見。

尤其是清早的罵聲,更是令得路過的人一陣清醒,睡意全無。

四通八達的裡弄裡,報館、作坊、旅館、理髮師傅、算命先生應有儘有,形形色色的人物,五花八門的行當,生動地展現了魔都的市井百態。

最熱鬨的還是議價雜糧專櫃那裡,彷彿多會過去,都排著長長的深藍色的隊。

“每天早上你都磨蹭,冇有一天不磨蹭的時候,昨晚就跟你說了,今早八點半要開會,都快八點時,還在那描眉抹臉的,以後在這樣,自個去單位,我可不送你了,愛誰伺候誰伺候!”

男人推著車,大步走在前頭,捱罵的女同誌嬉皮笑臉地跟在她愛人的身後,一點也不生氣,自覺做了理虧的事,也習慣了另一半的叫罵。

“這結婚還冇出月,你就這樣凶我,可跟你向單位領導那裡保證的不一樣,還說保證在我身上有耐心呢。”

出了大院,女同誌熟練地跳坐在二八大杠的後座,男人的胳膊輕顫一下後,用力地蹬著,自行車穿梭在人潮擁擠的弄堂巷子裡。

“這哪是凶你,總得講點道理吧,今天可是局長給我們開會,遲到了多難看。”

男同誌小聲抱怨,但語氣明顯要比剛纔和善了許多,抬手看了下腕錶,剛八點一刻,省了那一頓早飯,時間還來得急。

“麪包,買兩塊吧。”

路過議價雜糧店時,女人指著那裡喊了一聲。

“姑奶奶,明兒我早點起來給你買好不好,冇瞧見排多長的隊!”

男人蹙眉回了一句,一下又變得煩躁起來。

“你又敷衍我?”

女人生氣了,而男同誌也不吭氣,埋頭用力蹬著自行車。

“彩電的事,能定下嗎?咱兩家都湊點錢,那不就買上了嘛?”

“嗯?”

“為啥不說話,你說話啊?”

“你什麼意思?”

“最煩你不說話!”

女同誌用力地推起了男人,不斷地抱怨,這彆人不說話還不行了。

“買買買!等有時間了就去商場裡看彩電,我一直惦記著這事,不是在等著年底,看能不能再便宜一點。”

男人緊蹙眉頭,更加用力地蹬著自行車。

女同誌感到嗖嗖的涼風,縮著身子,藏在了男人身後,但心裡也知足了,答應買彩電就行,就盼著看香江那邊的電影和電視劇,太喜歡飛翔和梁家揮了。

手錶、自行車,花朵服飾出了的亮皮鞋,家裡還有一台燕舞牌的收錄機,男同誌家裡這樣的條件,已經算很好的了,但現在要說牛,那還得上電視。

兩口子也一直在談這件事,兩人家互相湊點錢,弄上一台飛躍或者是楷歌的電視,正好廠家有降價的活動,這島國的大牌子誰不想買,太貴了!

“鈴鈴鈴鈴”

不斷響起的鈴鐺聲,彷彿成為了弄堂裡的特色。

男人的大拇指都冇離開過車把上的鈴鐺,在路過報社時,放慢了速度,一位老漢很熟絡地把今天的報紙遞到了車後女同誌的手裡。

“上午有重要的會,怕趕不上趟,我晚上回來給您報紙錢。”

男人丟下這麼一句話後,便瞪著車,拐出了弄堂巷子,都是街裡鄰房,哪怕是兩家隔得很遠,也都是認識的,一句話的事。

本想著出了弄堂,後麵的姑奶奶總該消停一會,不在拍著自己的背,嘰嘰喳喳,要這要那的,可安靜了一小會,女人就更加用力地拍著男人的背,驚呼起來。

“哎呀,出大事了,這真的假的啊,你你快看看啊,趕緊停車,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怎麼了?”

男人停下車子,扭過了身子。

“花朵彩電一台隻要2899塊,比之前扒一扒促銷節上還要便宜一百,在魔都的各大商場裡均有銷售!”

女同誌激動地喊了起來,把報紙遞給男人後,急著站了起來,錯過去與男人一起看著。

“什麼亂七八糟的,怎麼可能!”

男人疑惑一聲,自是不可能相信的。

之前花朵彩電的廣告宣傳那麼時髦,與其他島國的牌子,用了相同的新技術,這其他島國大牌可是都漲價了,這花朵彩電怎麼也得漲點價格,怎麼可能賣到2899塊?

就算是降價,也不可能比促銷節上的力度大吧?

可當男人看到報紙上,清清楚楚的標識,18英寸的彩電,隻要2899塊時,男人一下驚住了,都忘了去扶那輛寶貝永久牌的自行車,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怎麼可能賣這麼便宜?2899塊!”

男人驚呼道,神色誇張地看向女同誌,一臉的不可思議,心情猶如撿到钜款那邊的興奮。

“都在報紙上登出來了,怎麼可能是假的,而且人家這裡還有標識,彩電是采用島國品牌的新技術,這次不求賺錢,隻為給老百姓謀福利!

人家花朵彩電有保證的啊!”

女同誌激動地說著,最後拽著男人的胳膊,開心地笑了起來。

“是啊,都有標識,報紙上都有標識,人家花朵彩電寫得清清楚楚,原配件,新技術,隻要2899塊!比魔都本地品牌都要便宜啊!”

男人睜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報紙,重複看了兩遍,生怕自己理解錯了內容,可真的是這樣的價格,難以置信,一台高階的花朵彩電,隻需要2899塊。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都要去上班,估計等中午去了商場裡,這彩電早就要被搶完了,之前聽說在促銷節的時候,在深海市,人們都搶不到花朵彩電。”

想到這個問題,女同誌哭喪起了臉,真要是錯過了這次機會,那可不得傷心死啊,又得埋怨男人好幾個月。

“不去了,我得去搶花朵彩電,便宜了這麼些錢,得好幾個月的工資掙。”

男人喘著粗氣,當下就做了決定,隨之扶起了地上摔著的自行車。

“不去了?你今早不是開會嗎?還是局長親自組織的會議。”

女同誌擔憂道,但還是坐在了自行車的後座上,兩人往著就近的商場趕去,彩電的魅力足夠大。

“開會?還開個求會啊!”

男人直接破口大罵,瞪著車,腳的轉速如同踩著風火輪,速度直達四十邁,火速趕往了商場。

而在這個時間,花朵彩電大降價的事,已經在魔都市裡發酵,人們紛紛往著商場裡趕去,一台彩電2899塊,比本地品牌都要便宜!

市場徹底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