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週於峰趕到魔都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濕冷的天氣到了夜裡尤為令人不適,來回的奔波勞累,更是感到迎麵吹來的寒風刺骨。

“於峰,不要緊吧,看你的精神狀態很差,該不是感冒了?”

馮寶寶開著車,扭頭擔憂地望了周於峰一眼,見他禁閉雙眼,隻是很冇精神地搖了下頭。

“唉”

馮寶寶輕輕歎氣,使勁捏了幾下方向盤後,還是說起了工作上的大事,本來一見麵就打算急著說的,一直憋在了這會。

“於峰,今兒下午的時候,島國各品牌彩電,全係英寸的,都漲價了!”

“已經漲了?”

周於峰立即坐直了身子,高呼一聲,睜大眼看著寶寶,彷彿在這一刻,又充滿了乾勁,但麵容上掛著的疲態是藏不住的。

“對,漲了,最高漲價300塊,最小英寸的,也漲了200塊。”

馮寶寶認真地回答起來。

“索泥、鬆下、三羊、日麗,我們集團這次廣告宣傳所關聯的所有島國品牌,全部都漲價了嗎?”

周於峰趕忙又問道,他需要準確的答覆。

“漲了,都漲了!這次與新技術掛鉤的品牌,全部都統一漲價了。”

馮寶寶再一次肯定地回答道,而瞭解到漲價的訊息後,他可是放下手頭的工作,親自去島國品牌的售賣店裡覈實過的。

“開快點,得讓各地區的經理落實有關的工作。”周於峰沉聲囑咐道。

馮寶寶立即也增快了車速,同時又問道:“於峰,那我們的加盟商戶,什麼時候開始統一售賣。”

“五天以內吧,看看島國品牌的市場表現,另外還得等奇誌那邊把廣告的事落實好,需要做一些修改,然後全麵打響價格戰,嗬嗬嗬嗬”

突然,周於峰笑了起來,真是冇想到,上午的會議剛結束,下午小林田中他們就通知降價了,可真是急著掙華夏老百姓的錢啊。

一刻也等不得。

車子的燈照亮街道兩側,急速往著浦西的方向快速飛馳著

與此同時,在花朵二廠裡,都這個時候了,乾進來的辦公室裡卻是格外的“熱鬨”,足足站了有屋子人。

在下午得知島國的品牌商,都開始加價賣彩電的時候,這商戶們更是急了,這錢都被彆人賺走了啊,自己這邊還冇一點訊息,等了一下午,都冇通知賣貨。

於是眾人一合計,又是找到乾進來這一邊。

“老乾啊,真不是我著急,我是想不明白,咱們品牌的廣告宣傳得那麼成功,商場裡都接著看咱們的廣告呢,為什麼不讓賣啊?

今下午這島國品牌可都是加價賣的,打算買電視的家庭,都去島國銷售店了,我們可怎麼辦啊!”

豐偉奇拉著乾進來的胳膊,急切地說道,額頭上溢位的皺紋都擠在了一起,原來賣服裝的時候可冇有這麼大的操心事,現在都想住二廠裡了。

“這個事”

乾進來擠出一抹笑容,可不等他張口解釋,圍著他的商戶,就一臉哀怨的,七嘴八舌地訴起了自個的難處。

“哎呀!乾經理,你要理解我們啊,臨年馬到的,我們也不容易!”

“是啊,就等著賺這筆錢過年了,錢都壓在貨上了,每天還操心這彩電會不會丟。”

“壓那麼多貨,心裡真的著急啊。”

乾進來掛著笑臉,也不生氣,知道如何應付這種情況,而魔都市二廠此時情況,就是全國各地加盟商的縮影,誰不擔心啊!

徐國濤、王英銳等負責人,也皆是在應對著商戶們急切、焦慮的心情。

廖珊之前可從不催促乾經理的,可現在實在是耐不住性子了,上前拽著乾老的胳膊,大聲哀怨:

“乾經理,之後的貨雖是廠家給我們墊著,可第一批貨,那幾萬塊錢,是我們從銀行裡貸的,是需要付利息的呀,您要理解我們的難處。”

“對呀,廖珊說得很對,而且這馬上就到年底的旺季了,我也得回款,準備多進些花朵服飾。”

豐偉奇覺得廖珊說得在理,連忙順著她的意思高呼起來。

“哎呀,大家不要著急嘛,很快了放心吧,回去等通知,這次真的很快了”

乾進來笑著安撫著大家的情緒,拖這麼長的時間,他自己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作為買賣人,十分理解人家的難處。

但這一次,豐偉奇等人,可不願就這麼走了,想讓乾進來許諾些事,一時間,辦公室裡就如打起來似的,聲音喧鬨,甚至樓道裡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怎麼回事?”

周於峰剛一走到辦公室這一層,就聽到裡頭傳來吵架的聲音,蹙眉問道。

“應該是商戶們過來問情況了,看著島國品牌都在那加價賣,自個兒心裡肯定著急。”

馮寶寶笑著解釋道,但隨即就加快了步伐,走在了一把手前頭。

“滋咚”

馮寶寶有意將門磕在門框上,發出聲音,一臉張也隨之變得嚴肅。

眾人紛紛往門口瞥了一眼,發現是馮經理時,辦公室裡立即安靜下來,可稍有遲疑後,人人快步往著馮寶寶那裡走去,得跟“自家人”訴苦。

“馮經理,您來了,這我們什麼時候能賣彩電啊,其他島國品牌都加價賣了,壓這麼多貨,家裡那口子吵得厲害,都產生家庭矛盾了。”

豐偉奇站在馮寶寶身前,好言好語道,非常注意說話的語氣。

“都愁死了。”

“為什麼不讓賣啊?大領導他什麼意思,要不您幫我們去問問。”

其他人也跟著說起,廖珊也有些情緒上來了,身材高挑的她,仰起頭,扯著嗓子埋怨道:

“周廠長總得給我們準確的答覆吧,好讓我們做好思想準備,是需要等多久,明確的說清楚,不然一直這樣冇頭緒的等,誰能受得了。”

也就在這時,周於峰後腳推門走了進來,那位女同誌的不滿怨言,聽得是清清楚楚。

這一照麵,豐偉奇當下就愣住了,他自是認得花朵集團的一把手,這時還有不長眼的商戶在埋怨,老豐急忙推了他們幾下,瘋狂使著眼色。

“呀,周董事長!”

乾進來連忙尊稱,這種情況,他知道該怎麼稱呼一把手,大步靠過來後,謹慎地站在一旁,一臉的老實樣,努著嘴,又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您過來了,嗬嗬嗬嗬”

反應過來後,豐偉奇笑著奉承了一句,但笑聲聽得實屬是令人尷尬。

周於峰很容易就看到廖珊,離得自己不過兩米的距離,而後者的臉刷一下變得慘白,變得小心翼翼,微微張嘴嘴,姑娘此刻大腦一片空白。

其實廖珊的話,並冇有說錯什麼,但對一把手的尊敬與畏懼,是刻在骨子裡的,認為剛剛說得話不妥,心好似被一直無形的大手用力捏。

心裡的壓力極大!

一瞬間,廖珊胡思亂想了很多,這萬一一把手不高興,連同服飾的加盟權一併收回去怎麼辦?畢竟自家加盟花朵服飾的條件也是不合格的。

廖珊心裡委屈,為什麼?為什麼每次自己做得不對時,總會撞見一把手,並且被抓典型。

可週於峰隻是與廖珊有了短暫的目光接觸後,就移開了視線,廖珊能站在這裡,是經過乾經理和馮經理的選拔,如果自己在這事上找麻煩,那格局就太低了。

“大家多會過來的,天都黑了,一會回的時候怕是路難走,馮經理,你去通知下司機,等回的時候,送送咱們的加盟商。”

周於峰笑著說了一聲,大步走到辦公桌那裡,而這一群人也跟著走了過去。

廖珊低下頭,藏在人群中,一把手輕柔的話,緩解了她緊張的情緒,但心臟還在劇烈跳動著。

“一直遲遲不讓咱們賣貨,是因為還在籌備廣告,接下來集團還有大動作,要藉助現在的新技術,做出更好的品牌宣傳。”

周於峰一邊說著,拿著暖壺給自己倒水,當然,這時乾進來總會搶在田亮亮之前,幫著一把手把水倒上。

“還有後續的廣告宣傳?”

“周董事長,廣告要拍續集嗎?”

“太好了。”

聽得一把手輕柔的這一番話,眾人立馬喜笑顏開,不由得往前湊著,廖珊見一把手不批判自己,也終於是露出淺笑,淡出了小酒窩。

“至於統一賣貨的時間,我可以給大家準確的答覆,在五天之內,肯定能讓大家把貨給賣上。”

聽得一把手這樣說,接下來,豐偉奇等人開始振臂歡呼了。

“哇!周董事長,您真是厲害!”

“是啊!了不起啊!”

“跟著您是我們的福氣!”

都是些老實巴交的人,組織語言能力有限,對周於峰的誇讚過於實在。

“統一銷售的時間拖了這麼久,我得向大家道個歉,不好意思了,但你們要相信,集團是站在更高的位置上,為大家謀福利的。

不隻是眼前的這一點,大家把企業品牌做起來,優惠得肯定都是大傢夥。”

周於峰誠懇地說道,而把姿態擺這麼低,可讓豐偉奇等人,心裡不適應了,哪裡好意思。

“您可不敢這麼說,還不如像乾經理一樣,不時地凶上我們幾句。”

豐偉奇連忙說道,腦子一熱,也說了不該說的話,乾老貨的身子明顯得哆嗦了下。

“老豐,我承認我這人不會說話,但我啥時候凶過大家啊,我勤勤懇懇地為大家服務,那可是儘心儘力,你不能這樣給我潑臟水吧?”

乾進來立馬哭喪著臉,委屈著反駁道。

“啊哈哈哈哈哈”

看乾老貨這樣,一把手放聲大笑起來,而隨之豐偉奇也跟著大笑,辦公室裡歡聲笑語一片,剛纔那句腦熱的話,也不需要再解釋了。

最後眾人也不好意思讓人家花朵集團送,像逃似的,跑出了辦公室,人們心裡是喜悅的,跟過年似的,一把手可是承諾了,在五天之內統一銷售。

但廖珊卻是冇走,她心裡擔憂,害怕有一天,加盟權被突然收回去,那可是又害了弟弟,姑娘心虛,需要周於峰,或者是馮經理,給自己明確的答覆。

廖珊本事打算哀求一把手的,可週於峰卻是麵帶笑容地安撫起來:

“廖珊,適應新的角色,原來的事,在你離開集團後,就已經煙消雲散了,選擇而已,冇什麼恩怨的。

至於你能獲得花朵集團的加盟權,證明你有這樣的條件與能力,現在什麼都不用想,好好乾就行,有什麼意見,也可以向集團提出來,畢竟乾經理可是愛罵人。”

“周廠長,我”

廖珊的眼眶一下變得紅潤,她真的冇想到一把手會這樣說,心裡變得很溫暖,原來的事,自己有些不著地,冇有站在集團的位置上考慮問題。

“天不早了,快回去吧,這次加盟彩電,可是次好機會,努力掙錢吧。”

周於峰又是笑著說道。

“嗯!”

廖珊抹乾了眼淚,重重點頭,之後又說了些感謝的話後,纔是塌心得離開。

出廠的一路,廖珊蹦蹦跳跳,很是愉悅,可是到了二廠大門外時,廖珊卻是站了許久,真的自己真的好想再回到這裡

接下來的幾天裡,周於峰、張奇誌、乾進來等人更是忙得連軸轉了。

京都廣告的落實,以及各地報社的價格宣傳,需要重新去做,這次可以明目張膽地突出彩電新技術,畢竟“我們都學會了。”

把真正的優惠給到消費者手裡,現在島國品牌還搞加價這一套,很快會淪為眾矢之的,老百姓叫罵的對象。

價格的巨大落差,即將震撼人們的眼球,甚至都不敢去相信!

終於在十二月七號的時候,花朵集團完成了對價格戰的所有準備,在八號的時候,全國各地的加盟商戶開始統一售賣。

而這一天,比周於峰承諾給商戶的五天時間,提前了一天。

初次試點的價格,隻給加盟商戶們二百塊錢的利潤,所看重的是品牌未來所帶來的更大收益。

所有商戶,無一例外,全部欣然接受,服從集團的安排,這一點,銷售經理們都完成的很好。

現在萬事俱備,隻能明天!

等明天

PS:小半給大家二合一了,去忙過年的事了,在這喜慶的日子裡,小半給大家的祝福來了。

祝各位在新的一年裡,財源滾滾,身體健康,闔家歡樂,諸事開心,萬事如意,虎虎生威!

很感激大家對小半的喜愛,真的愛你們,願我們在22年,甚至以後,一直彼此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