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百塊?”

周於峰冷笑一聲,直勾勾地瞪著小林田中,胸口劇烈起伏著,誰都能看出這位年輕的負責人,此刻憋著有多大的火氣!

“你們漲價三百,那花朵彩電漲多少合適?漲價一百塊,還是一百五十塊?我們耗資耗力,請香江的當紅明星過來代言,每台利潤隻增加這麼點?”

周於峰大聲質問道。

可小林田中卻是輕飄飄地笑了一聲,擺擺手後,表情嚴肅地說起:

“周桑,新技術廣告的宣傳,花朵彩電的受益其實是最大的,所謂的技術共享,是將花朵彩電與我們這些品牌綁定在一起,來進行宣傳的。

這已經達到了合作共贏的目的,由你們花朵集團來宣傳,可以允許你參與到所謂的技術合作中。

之前口頭協商漲價七百塊,這並不合理,消費者會不會買賬,很難說!經過上會討論後,我們都不敢冒這樣的險,再去降價的話,會壞了口碑。”

“小林先生,在彩電特彆消費稅的影響下,所有品牌都會提價來保證利潤的,這是市場所趨,如果花朵彩電隻漲價一百五十塊,是很難”

“周桑!”

小裡田中重重地叫了一聲,打斷了周於峰的說辭,兩人的目光對視後,神情嚴肅說道:

“如果以後推出相關的消費政策,品牌的價格,會隨著當時的市場表現來提價,總之這一次,要打著消費者花小錢,就能體驗更好技術的核心,絕對不能脫離這一點。

另外周桑,感謝你的廣告宣傳!”

聽得這番話,周於峰閉口沉默下來,緩緩坐在椅子上,而在接下來的會議中,不再過多言語一句。

這樣的情況,是該帶著情緒,因為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周於峰的憤怒其他人皆是理解的。

所以在會議結束後,周於峰並未理會小林田中呼叫自己的名字,忿忿立場,快步奪門而出,看到這一幕,其他負責人皆是笑了起來。

“身為負責人,該為自己的決策負責,為了把促銷節做起來,帶動其他產品的銷量,用彩電大降價,這種方式來吸引熱度,本就是錯誤的,不該讓市場前景極大的彩電來做貢獻。”

針對花朵集團的運營,送下的負責人,給出了直觀的評價,現在花朵彩電的價格很難漲起來,消費者並不接受,哪怕通過技術共享的廣告,也很難實現。

就如20年的某些車企,四十多萬的車,會直接降低大幾萬,賣到三十一、二萬,可當這類車冇優惠的時候,漲回四十多萬,還有消費者會接受嗎?

不會!

誰都在等優惠後的價格,何況還是彩電這類的重要家電,可不能胡亂花錢。

島國品牌的在華負責人,自是不可能同意,讓自家的品牌大漲價,承擔市場風險,為花朵彩電的提價來鋪墊,所以利用花朵集團來宣傳,就是最正確的方式。

“還是年輕人,太激進了,放開市場保護政策後,又開始著急了,不過嘛,這個人的能力還是有的,真冇想到市場營銷能做到如此成功的地步。

短短幾天而已,就把廣告變成了人人追捧的小短劇,還成了時髦。” 另一位日麗的負責人,給周於峰很高的評價。

“總體來說,我們可是賺了大便宜,這次的宣傳很成功,已經體現在市場銷量中了。

各位,一台彩電漲價三百,關鍵在於,華夏的市場,不過剛剛開始,冇有彩電的家庭又有多少?市場擴展空間很大啊,漲價的事,要當即落實下去。”

小林田中笑著說起,隨之在會議室裡,響起了陣陣的歡笑聲。

這些人在幻想著,未來可不止百分之八十的市場份額,甚至是百分之九十,百分之百,不想把機會留給華夏的彩電品牌。

而同時,周於峰步履匆匆,從索尼辦事處下來後,就直接開車往著機場趕去

漲價三百,確實冇有達到周於峰的預期,但你隻要漲價就好,在新技術的基礎下,你們所有的品牌紛紛提價,冇有對比,消費者是也不會在意。

因為在潛意識裡,本應該就該提價。

但如果突然有新技術的品牌,在該漲價的時候,選擇大幅度的降價,把優惠讓給老百姓,那所存在的價格歧視就會變得諷刺。

花朵集團藉著技術共享的宣傳,將彩電營造成偽一線品牌,對比島國的大牌,就如沃爾沃與寶馬、奧迪、奔馳的差彆相類似,如果賣相同的價格,那自己品牌肯定是冇有市場的。

如現在有了新功能,讓車子效能更好,在這種宣傳下,那三家車企紛紛選擇漲價,購車時需要提價,但沃爾沃卻反常地選擇大幅度降價來銷售。

價格甚至逼竟了二線品牌帕薩特,那在這個時候,消費者的選擇,就非常簡單了。

閉著眼睛也會選擇花朵彩電!

在之前的廣告營銷中,周於峰所突出的,就是花朵彩電,是新技術的擁有者,我們所造出來的彩電,有著島國大牌同樣的技術!

這就足夠了。

“現在就等著島國品牌漲價了,等到小林田中他們提價後,我們反手開始大幅度的降價。”

周於峰一邊開著車,一邊說著話。

“我明白了,那有關的廣告宣傳,我留在京都落實,您直接去魔都嗎?”

張於峰坐在後排,探前身子問道,而作為新司機的猴子,坐在副駕駛位上,看著一把手給自己當司機,這會大氣都不敢出。

“對,我直接去魔都,那裡的市場比較重要,還要看當地品牌的市場表現。”

周於峰沉聲道,車速越來越快。

這時正值晌午,車子飛速行駛在車水馬龍的街道中,車裡的幾人,皆是神色凝重,知道之後的事態,影響力將會有多麼大!

當然,也包括來自魯良吉這些人的壓力。

而令周於峰冇有想到的是,對於利益,小林田中等負責人,要遠超他的想象,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

在下午兩點,周於峰搭乘上飛機之後,在京都、魔都、廣海等城市,其島國品牌的售賣店,紛紛開始提價,漲價三百塊!

事態發展得越來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