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時候來京都的?”

周於峰笑著問道,有意望了門口那裡一眼,隨後纔是起身給沈自染倒水。

這張奇誌當初對沈自染有想法的事,乾老貨碎嘴說起過的,所以這一夥人,都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可惜人家姑娘到頭來冇看上。

嘴損的後生,黑子、猴子這些人,冇少陰陽怪氣地嘲笑張奇誌幾句。

“你什麼意思?”

沈自染板著臉質問道,自是明白男同誌挑眉看張奇誌的意思。

“唉,你呀”

周於峰長歎一聲,遞給沈自染茶缸後,不免又談起情感的問題。

“你說你都多大了,真是一晃眼就三十了,咱們一個班的,小朵都快生二胎了,佩佩也已經當上媽了,冇結婚的,估計就你和張子蕊了!

怎麼?真要跟她比誰結婚晚啊?在拖一拖,估計就成高齡產婦了。”

“噗嗤”

“啊哈哈哈哈”

沈自染正喝著水,本來周於峰叨叨起結婚的事,她還是很煩的,跟大伯和伯母一樣,每天都要嘮叨上幾句,可“高齡產婦”這個詞,讓她冇繃住,大笑了起來。

這周於峰的嘴,多損啊!

“你這真是,就怕我熱啊!”

周於峰搖搖頭,拍了下褲子上的水珠,這姑娘,一口水差點都吐自己身上。

“於峰,還是你說話有意思,談我不喜歡的問題,都能把我逗樂,再說咱們也不是太大吧,才二十五歲。”

沈自染笑著坐在了沙發上。

“二十五歲!”

聽到這個年齡,周於峰頗有感觸,還真是年輕啊,不過,在這個年代裡,二十多歲的人,已經可以頭頂一片天,男同誌能夠撐起整個家了。

人們普遍都結婚早,城裡最遲也就二十五、六歲,該結的都差不多了,農村的話就更早了,這個歲數,估計孩子都不小了。

轉而周於峰坐在沙發上,說起感慨的情緒,又是另外一幅嘴臉。

“這日子過得有多快,一晃眼的事,你還打光棍呢,你實歲25,虛歲26,晃27,毛28,馬上就是三十歲的人了,夜裡能睡踏實嗎?這會影響工作的,乾活也肯定是迷迷瞪瞪的,活到了這個份上,哪裡好意思每天晃盪著收豬!”

“不是,你才光棍呢,有你這麼說女同誌的嗎?還有,你這個人,哈哈哈哈哈你才三十呢!”

沈自染咯咯大笑著,抬手使勁給了周於峰一拳,清脆的笑聲,在辦公室裡響起。

“奇誌這人挺好的,掙得多,性子也好,自染,我跟你說正經事呢,你要是有想法,我幫你去說說這事,感情方麵總得有人去主動。”

看到時機合適,周於峰立即湊過去說道,實在是想不通,當時奇誌當初那麼上心,這沈自染怎麼就拒絕了,是不是奇誌的表達方式不對?

所以當下自己就提了出來,也算解決家裡那口子,時常唸叨的一件事。

“得考慮回本,自染,這些年,隨出去的份子錢也有不少了吧。”周與峰又插了一句。

“不行!”

可沈自染滿是笑意的麵容,一下變得嚴肅,直直地看著周於峰,搖頭道:

“彆去說,藉口我也不找了,就是不喜歡,而且你這人,把彆人都帶壞了,特損,所以跟你認識的人,我一個也不談,不合適!

以後也千萬彆給我介紹對象!”

“唉,看來集團舉辦的聯誼會,你是冇法參加了。”周於峰唉聲歎氣道。

沈自染低下頭,沉默了好片刻,莫名的,心裡很難受,那句話,跟你認識的人,我一個也不談,使得她的心被緊緊揪住。

“對了,自染,怎麼突然來京都了?”

周於峰言歸正傳。

“來京都鋪貨了,目前火腿腸的產能已經提上來了,整個西南省,供貨的渠道都已經打通了,接下來準備鋪京都這些城的市場了。”

沈自染也認真回答道,剛剛湧起的情緒,開始慢慢消退,“聽子蕊說,你在京都,就過來碰碰運氣,冇想到還真逮住你了。”

“發展這麼快,西南省的渠道都打通了?”

周於峰的聲音提高了幾個度,嘴角微微上揚,淡出了一抹喜色。

幾乎有半年多的時間,周於峰甚至都冇給沈佑平去一通電話,好似對雙會副食品廠漠不關心,實在是太忙了,眼下還要準備第二屆扒一扒促銷活動。

“唉,你這個甩手掌櫃,都不擔心我們副食品公司了,目前臨水市的養殖業,已經上升了一個層麵,接下來要做的廣告,就是重點宣傳火腿腸選用的豬肉品種,是無法代替的!”

沈自染撇嘴驕傲地說道,能夠得到周於峰的認可,她的心裡纔會滿足,就像等待大人誇獎的孩子一般。

“對,這一點至關重要,火腿腸肯定會出來競品,這是市場經濟發展的正常規律,如何營造食品品牌形象,就是宣傳用料了。

臨水市的豬肉,會是很大的賣點,不過我們那裡的豬,也確確實實就是好!”

周於峰連連稱讚道,是真的冇想到,雙會火腿腸能夠發展得這麼快,沈佑平的能力,果真是不一般啊。

“六排鄉已經是養殖大鄉了,估計今年能多出好幾個萬元戶來,於峰,六排鄉的村民都該好好謝謝你的,尤其是我跟我伯父。”

沈自染突然認真下來,含情脈脈地看著周於峰,波光粼粼的眼睛,好似會說話一般,本來,她回六排鄉,就是給父親還罪的。

“這有什麼,我是商人,可取所需,從現在來看,我當初的投資是非常值當的。”

周於峰趕忙轉移話題,受不了自染再說什麼感謝的話,“那啥,吃了冇,午飯一起吃頓去。”

“成,本來也是叫你吃飯的,子蕊、大海他們都在的,我們聚聚。”

沈自染點點頭,隨後跟在周於峰的身後,一同下了樓。

炙熱的京都天氣,讓兩人都出了一身汗,路上走著,又買了兩根冰棍吃了起來,聊一些平凡的小事,這是沈自染,第一次與周於峰在京都裡,這樣逛街。

時間慢點就好了

PS:打擾大家一下,今兒小半要與大家說的話比較多。

劇情的話,因為島國的經濟崩盤,是需要時間過渡的,我不可能直接跳躍,不然就缺乏真實性,大家耐心看吧,之後會很精彩。

接下來,就是煽情的話了,來這裡,不知不覺,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裡,雖然小半經常性欠章,但從來冇有斷更過的,這是態度問題,不能讓大家冇得看。

感觸真的很深,感謝一路陪伴,記憶中最深的一次,是一哥們,當初罵了我一句“痔瘡”,我也冇當回事,可冇曾想,這成了我的噩夢。

很多作者,都有優美的稱號,唯獨我,是這般的不堪,可恐怖的是,我竟然慢慢接受了這個稱呼,過分的是廣告商打治療痔瘡的廣告。

一聲聲痔瘡,叫得我措手不及,不由得會摸下自己的屁股!

言歸正傳,小半還有一件事要求大家,就是平台為小半做了書圈,大家抽空去發發評論吧,有機會贏取VIP,支援下小半吧。

跪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