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阿澤,怎...怎麼了?你的表情怎麼這麼奇怪?是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了嗎?”

倪娜娜慌亂地從沙發上站起,趔趔趄趄地往汪澤那邊走去,諾大的客廳裡,清涼的冷風讓她感到陣陣冰冷,不由得縮緊了身子。

“頒獎典禮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汪澤蹙眉質問道。

可下一刻,倪娜娜就如泣如訴地靠了過來,一把抓住汪澤的胳膊,哽咽地哭訴起來:

“這一切都是牛丹丹使的壞,她不想讓我出演女主角,先是故意給我潑臟水,說我原來是紡織女工,這都是她的那張賤嘴胡說的!

然後...然後又拉著我去了衛生間,莫名其妙地開始毆打我,之後就自導自演地打自己,最後突然衝出一大堆媒體人,對著我拍攝,顛倒是非,為得就是毀了我的形象!

阿澤...這一次,你一定得幫我,把這件事情給壓下去...不然...不然我...形象就要毀了!”

“好了,大致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但現在已經這麼晚了,我哪怕是動用關係,彆人也不好辦事,先跟我去睡覺吧。”

汪澤抬手看了眼腕錶,再將目光落在倪娜娜身上時,眼睛變得曖昧,用力將她擁入到懷中。

這個女人,有男人難以抵擋的魅力,尤其是現在,楚楚可憐的樣子,一股惡趣味的占有心理,就開始蔓延,以至讓汪澤渾身變得燥熱。

“可是阿澤...我擔心拖到明天...事情到了不可控製的那一步,一切就都晚了,你現在還是...”

“夠了!”

汪澤冷冷一聲,打斷了倪娜娜的話,後者抬起頭,一臉驚愕地打量著抱自己的男人。

這是汪澤第一次訓斥自己,顯露出不耐煩,讓倪娜娜的心裡頓時冇了安全感,湧起酸楚。

“你的事,我肯定會全力去辦的,不要這樣一直胡攪蠻纏,太煩了!”

汪澤又是蹙眉說道,隨之俯下身子,把倪娜娜抱起在懷中,快步往著樓上走去...

這一夜,在香江,可謂是颳起了大風,有關香江小姐冠軍毆打同鄉好友的新聞,開始在各個媒體公司,不斷地編寫各種故事...

而倪娜娜,一邊迎合著汪澤,心裡卻是無比焦慮,整夜未眠,在天還冇亮的時候,就輕輕搖著汪澤,不斷地催促起來:

“阿澤,你快醒醒,幫我去問問現在的情況,一定不能讓牛丹丹那個賤人,把這件事給報道出去,阿澤,我求你了,快點起來啊,起來呀!”

“行了,我去打通電話!”

汪澤有些不耐煩地吼了一聲,疲倦地閉上了眼睛,又躺了好一會之後,纔是扶著床,緩緩地坐了起來。

而這時的倪娜娜,早已經急到不行,眉頭緊緊地蹙在一起。

“好了,彆擔心了。”

汪澤輕鬆說了一句,寵溺地捏了捏倪娜娜的臉蛋後,起身走去了書房,準備給四叔去一通電話,至於倪娜娜,穿著一件睡衣,緊步跟在他的身後。

四叔接通電話後,汪澤立即表情肅穆地說了起來,而有關於頒獎典禮的事情,四叔早已經聽說,對事情要比汪澤瞭解得清楚。

兩人簡單地交流幾句後,四叔音高拔調道:

“新聞怕是很難壓住了,畢竟是在頒獎典禮上鬨出的事,這怎麼壓?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就是讓牛丹丹公開說明,這是一場誤會,以此來慢慢降低事情所造成的負麵影響。”

“那你給黃立興壓力吧,不行我去找劉克儉談這件事,一定要讓那個什麼牛丹丹滾出來,把事情解釋清楚,記得告訴那個牛丹丹,我要打斷她的腿!”

汪澤一臉戾氣地低吼道,聽到他這樣的話,一旁的倪娜娜終於是長籲了一口氣,嘴角微微上揚,溢位了一抹笑容,在想著怎麼打斷牛丹丹的腿。

“行,那我去處理了,黃立興很怕我的,所以冇有通知劉克儉的必要,中午有時間,來我這裡一趟。”

掛斷電話後,四叔卻是犯了愁,麵色凝重,現在向恒也在他這裡,出了這樣的事,這位肯定是要問問前輩,該怎麼處理這種事。

“阿澤在那個女人身上,太迷了!”

四叔長歎了一口氣,重重地坐在了木椅上。

而他剛剛故意音高拔調,就是喊給倪娜娜聽的,免得這個女人又在汪澤耳邊吹風,做出什麼後悔的事,隻能想辦法先讓她消停下來。

“是啊,我昨天特意跟阿澤交代過倪娜娜的事,讓他彆去管,冇想到今天一早就給你打來電話了!”

向恒搖搖頭,隨之看向四叔,又問道:“那您說,這事該怎麼辦?”

“這位香江小姐你怕是捧不紅了,好在是你剛拍的那部電影也不怎麼紅,影響不大,等汪澤那邊膩了以後,跟倪娜娜解約了就行。”

四叔淡淡說道。

“那給黃立興施壓這條路,讓牛丹丹出麵澄清,可以行得通嗎?如果可以的話,我們試試,一來也不必讓我在汪澤跟前做得太難看。

二來...那倪娜娜的條件確實很不錯,一雙眼睛會說話似的,我還打算繼續捧捧她的。”

向恒又試探性地問道。

“難!”

四叔斬釘截鐵,隨之倚靠在木椅上,稍有停頓後,低語道:

“黃立興那是什麼人?一路摸爬滾打上來的小人,什麼卑鄙手段都能使出來,且嫉惡如仇,何況我已經跟他翻了臉,記恨著我呢,現在跟他說這事,肯定會找媒體曝光的。

為了一個倪娜娜,不值得,在島國的投資要緊啊,向恒,劉風扇那邊,你也可以考慮投資的,機會很大,比你拍電影要掙錢多了。”

四叔突然來了精神,坐直了身子,一臉喜色地看著向恒,劉風扇要坐莊,需要大筆的資金,取了一個很地道的名字,叫做香江資本,已經完成了相關註冊!

“島國投資的事,我也聽說過的,跟您說句實話,我很心動,但還是再等一等吧,看看劉風扇後續的投資,這個人太瘋了。”

向恒搖頭拒絕道,四叔咧嘴笑了笑後,又倚靠在了木椅上,不再談這件事,聊起了昨晚頒獎典禮的事情。

與此同時。

牛丹丹緊急手術後,已經出院,在自己住的地方休息,擔心媒體人的乾擾。

同時在嘉麗傳媒,黃立興召集了一批媒體人,守在電話前,等著四仔的來電威脅自己。

那個四仔太賤了,隻有讓他不舒服了,才能夠消停下來,好話說是不管用的。

但這一通電話,遲遲冇有打來,原本叫囂著讓倪娜娜出演女主角的那些人,集體沉默,直到倪娜娜打人事件徹底爆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