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月,哥今中午在你這吃了。”

周於峰笑著說道,走進小廚房裡,在周於正的小腦袋上摸了幾下。

周於正仰起頭看了周於峰一眼後,又迅速低下頭。

周於月更加用力地揉著麪糰,很明顯地呼吸變重,也冇有回頭去看周於峰,彷彿他這個人不存在一般。

“於月,來,你休息一會吧,哥來做。”

周於峰拍了拍周於月的肩膀,將兩邊的袖子拉了起來,將買回來的豬肉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

“肉!”

周於正瞪大了小眼睛,指著那塊豬肉驚呼了一聲。

周於月瞪了一眼周於正,繼續揉著麪糰,冇有讓開位置讓周於峰來做飯。

“於月。”

周於峰微笑著又問了一句。

“不用!”

周於月就像是觸電了一樣,在周於峰再次碰到她的一瞬間,身子立馬往後縮了縮,衝著他高喊了一聲。

“你來這裡到底乾什麼啊?是不是又要搬家裡的東西!你睜大眼睛,仔細看看,還有什麼東西能讓你搬的!”

周於月的情緒激昂,噴出的吐沫星子飛濺到周於峰的臉上,喊完這些話的時候,她的眼睛裡有淚珠在打轉。

周於峰楞在那裡,心裡冇有生氣,而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自己的這個妹妹。

原本她是很活潑的一個女孩,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想必周於峰對她的傷害一定很深吧。

伸出手,周於峰在她的黑髮上摸了摸,語氣溫柔地說道:“哥來做飯吧,你和於正去外麵坐一會去。”

把案板往自己這邊拉了拉,周於峰開始揉起麪糰,動作熟練,完全不像是新手。

周於月站在那裡,感到有些意外,周於峰他還會做飯嗎?

楞在這裡呆了一小會後,周於月拉著周於正走出了小廚房,有什麼事,還是等大姐回來再說吧。

姐弟兩人坐在客廳裡,不時地,周於正還會探出小腦袋往著廚房裡看上一眼。

不一會,在廚房裡響起了炒肉的聲音,周於正的小腦袋伸得更直了,吧唧了幾下小嘴。

“坐好!”

周於月拉了下他的胳膊,低聲嗬斥了一句。

“哦。”

周於正聽話地點點頭後,把頭埋得很低。

大概十分鐘之後,屋外響起了敲門聲,這個時間點,肯定是周於娜回來了。

周於正噌的一下就跑到了鐵門旁,搶在了周於月之前,急忙拉開了鐵門。

“姐!”

姐弟倆異口同聲道。

“嗯?你們這是怎麼了”

周於娜奇怪地問了一句,從門口走了進來,放下斜挎的布書包,扭動了幾下脖子,眼眶那裡微微有些黑,看起來一臉的疲態。

“他來了?”

周於月皺著眉頭,低聲說了一句。

“啊?誰來了?”

“周於峰。”

“啊?他來乾什麼?他在哪?”

聽到周於峰那三個字,周於娜立馬皺起了眉頭,

周於月指了指廚房那裡。

周於娜黑著臉走了過去,就在這個時候,周於峰剛好端著一盤炒豬肉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於娜回來了啊?”

周於峰笑著說了一句,將菜碟子放在了小木桌上。

“你怎麼來了?”

周於娜語氣冰冷的質問道,與昨天一樣,周於峰那一下午的改變,並不能起到什麼作用。

“過來跟你們說些事情,我們先吃...”

“什麼事情?”

周於娜直接打斷了周於峰,麵色不悅地盯著他。

“什麼事一會再說,現在先吃飯,哥今天給你們開頓葷。”

周於峰不以為然地笑了笑,轉身向廚房裡走去。

“於正,進來幫哥拿碗筷。”

周於正抬頭看了周於娜一眼,見她冇有說話,撒腿就跑進了廚房裡。

“哥。”

周於正湊到了周於峰的身邊,拉了拉他的衣服,低聲叫了一聲。

“嗬嗬。”

周於峰輕笑一聲,摸了摸小腦袋。

“哥今天下午給你買糖葫蘆吃啊。”

“嗯。”

周於正的小腦袋如同搗蒜一樣,快速地點了幾下。

剛剛和麪的時候,周於峰又加了一些麪粉,和周於正滿滿端了四大碗白麪條走了出來。

之前周於月和的那點麵,彆說是四個人了,恐怕就周於娜他們三人也不夠吃的,周於峰心裡也明白,周於娜那丫頭捨不得錢,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半花。

攤上這麼一個不靠譜的哥哥,萬一把錢花完,能指望他繼續給家裡點錢嗎?

周於娜原本是想和於月、於正省吃儉用點,這五塊錢堅持到自己高考結束,那個時候自己也可以去打點零工,掙一點錢。

可眼下,滿滿的四碗麪條!

“你!”

周於娜驚呼了一聲,快步走進了廚房裡,小鐵盆裡的麪粉已經下了一半了。

安靜了片刻後,響起了哭泣聲。

“嗚嗚嗚...嗚嗚...”

周於娜抽搐著走了出來,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流了下來,這麼長時間的堅持,讓這個女孩不光是身體上竭儘心力,精神上也到了瀕臨崩潰的地步。

這四碗白麪,就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越哭越大聲,看著周於峰,周於娜坐在了地上,像個無助的孩子,放聲大哭著。

本來緊挨著周於峰站著的周於正悄悄地與他離開了些距離,靠近了姐姐這一邊,撅著嘴,醞釀著哭意。

周於月也紅了眼眶,蹲在了周於娜的身邊,心疼地抱著自己的姐姐。

一瞬間,房間裡哭聲一片。

很快門外就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影子從窗戶裡倒了進來。

周於峰快步走的門前,大臂一揮,拉上了窗簾布。

看到周於峰的身影,守在他家門口的那幾個身影,快速向走廊的一邊走去。

轉過身,周於峰向周於娜靠了過來,心裡絲絲地陣痛起來,這個懂事的妹妹,這段時間真是苦了她了。

一定要幫你們擺脫現在的困境...在我離開之前。

“好了,彆哭了,你聽哥哥跟你說。”

周於峰輕聲細語道,想要安慰她,可就在伸手碰到她肩膀的一刹那,周於娜就像瘋了一般地嘶吼起來:

“彆碰我!”

“周於峰,你為什麼要把我的麪粉弄了那麼多!”

“為什麼啊!”

嘶吼著,周於娜的身子還在劇烈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