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娜娜那個女賤人,想演女一號,她媽想得美,我黃立興就算砸了自己的攤子,也不會讓那個貨色得逞,混了一輩子,冇想到要在這種賤女人手裡栽跟頭!”

許久後,從黃立興的辦公室裡,傳出了歇斯底裡地吼叫聲,而此時在屋外站著的一眾嘉麗職工,包括哥哥張國容、牛丹丹等人明星在內,皆是聽到清清楚楚。

當下,黃立興突然發這麼大的火氣,英雄本色的慶祝蛋糕是切不下去了,一夥人麵麵相覷。

牛丹丹作為女主角,是由她來切蛋糕的,此時握著小刀,僵硬在原地。

電話那邊的劉克儉,同樣是滿腔怒火,之前周於峰、黃立興與倪娜娜的恩怨,他可是清楚的,冇想到那個女人,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真是在人頭上撒尿!

最毒婦人心,說得一點也不錯!

劉克儉沉默了片刻後,語氣嚴肅地說了起來:

“如果不答應的話,四仔肯定會使些下三濫的手段,來乾涉你的正常拍攝,到時候三番兩頭地來鬨事,誰也受不了,何況四仔那人什麼脾性,立興你也是知道的。

原來...跟著他的那群人,最後有誰落了個好結果?四仔現在雖然體麵,受不少人尊敬,但骨子裡一直是個小人,隻是惡人變老頭了而已。

而我們圈裡給他一些薄麵,是不想與這樣的小人交惡,一旦纏上,就噁心了!”

劉克儉口中的四仔,指的就是四叔,那人做過什麼傷天害理、背信棄義的事,劉克儉亦是一清二楚。

“這事還得您幫我周旋,於峰那邊,他的手是探不到這邊的,咱們這裡的水有多深,您比我要更清楚,所以...都得靠您了,至於需要的開銷...”

“好了,這是於峰的事,無論如何,我都會去想辦法周旋的。”

劉克儉打斷了黃立興的話,可以說,他現在的全部投資,都在周於峰身上,自是會竭儘全力地去幫他,稍有停頓後,叮囑道:

“我給你的意見是,第二部英雄本色,先彆著急拍攝,把工作停下來,準備接下來的頒獎典禮,如果最後我也解決不了,隻能是...把利潤讓出去,找個更難纏的,來對付這個四仔了。

不過...擔心成了請神容易送神難的事,都是些血吸蟲罷了!

那就先這樣吧,我正好要給於峰去通電話,聊投資的事,這事我來跟他談吧,你不用管了。”

“麻煩了。”

黃立興重重地說了一句後,掛斷了電話,起身走出了辦公室,看向麵容凝重的眾人,擠出了標誌性的笑容。

“現在還能趕上吃慶祝蛋糕吧?”

黃立興嬉笑著問道,走到了牛丹丹等人身前。

“當然,黃老闆,就等你出來才吃呢。”

牛丹丹也笑了笑,隨即俯下身子,雙手拿著刀柄,切起了蛋糕。

“票房大賣!”

這時,黃立興舉手高呼起來,有意打破壓抑的氛圍。

張國容、梁家揮等人稍有猶豫後,也紛紛歡呼起來,一些職工,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禮彩,在辦公室裡撒了起來,氣氛漸漸變得高漲。

“票房大賣!”

“票房大賣!”

“票房大賣!”

......

在一聲聲愉悅歡的呼聲中,人們開始忽略黃立興剛纔暴怒的情緒,公司的首部電影,英雄本色就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讓職工們對嘉麗傳媒充滿了信心與希望。

黃立興端著蛋糕,走到牛丹丹、黃家揮、張國榮身前,笑語道:

“你們要準備獲獎感言了,二月初的頒獎典禮,你們應該不隻是有提名,很大可能是能拿到獎的,丹丹,你還要登台獻唱呢。”

聽得這話,三人皆是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尤其是牛丹丹,她冇有想到,自己來香江的第一部電影,就獲得如此大的成就。

但剛剛黃立興嘴裡謾罵的女人,倪娜娜,還是如一根刺一樣,紮在了牛丹丹的心裡,很不舒服。

有關倪娜娜與嘉麗傳媒鬨翻的事情,牛丹丹大致有了瞭解,知道她違約離開,但並冇有賠付花朵集團高額的違約金,這裡有太多的疑點了。

而且剛剛,倪娜娜要當女主角是什麼意思?牛丹丹心裡快速過著這些事,眉頭輕皺了下,閃過了一抹疑慮,而到了這個位置上,每個人都會考慮自己的前途。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倪娜娜那樣,如一條毒蛇,咬傷溫暖她的農夫。

距離香江頒獎典禮,不過幾天的時間了...

......

當劉克儉把倪娜娜的事,告訴給周於峰時,後者並冇有表現出過激的情緒,隻是平淡地應了幾句後,詢問起劉克儉的意思。

聽完劉克儉的想法後,周於峰沉默了片刻,隨後沉聲說了一句:

“不需要與他們去交涉!不用去談!”

“啊?不去談?”

劉克儉一下緊皺起了眉頭,擔心周於峰把香江的環境想得太過簡單,嚥了口吐沫後,趕忙提醒道:

“於峰,四仔那個貨色,你可能還不瞭解,我告訴你他曾經乾過的幾件事吧,當時...”

“劉叔,這些江湖上的事,我是知道的,但彆去找他們談,我們不急!”

周於峰的臉上,閃過了一抹戾氣,有了置倪娜娜於死地的心!

“事情要怎麼解決,我需要思考些時間,先把拍攝工作停下來,都是小事,本來我也冇預期在嘉麗上有所盈利,讓黃立興繼續買斷劇本就好。”

周於峰接著說道,聲音雖然不高,但話語中透露出花朵集團一把手的堅決,讓劉克儉冇有繼續說下去的必要。

“行...行吧,那我知道了。”

劉克儉點點頭,應了下來。

“島國的發展情況,就是我剛跟你說的那些,不聊了,還有一大堆事要解決!”

周於峰又說了一句後,便掛斷了電話。

可之後,周於峰的一張臉,陰沉得可怕,死死地盯著前方的某一處,響起了咬牙切齒的聲音。

他要的,可不隻是簡單的,讓倪娜娜不去當什麼女主角,可是要讓那一幫子人,冇有翻身的餘地,生不如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