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時間裡,周於峰和劉克儉等人,來到了日照投資公司,落實好相關的股權質押合同後,一行人當天就返回了香江。

不過令周於峰不知道的事,自己站在日照公司裡揮手示意的照片,已經開始登報宣傳了。

之後還需要繼續落實兩人之間的“借貸”合同,根據日照投資基金公司的投資分紅,但在利息方麵,劉克儉還是適當地降低了些利息。

關於首筆十億的投資金,劉克儉準備要走抵押崑崙股份的流程了,會在一個月的時間裡,完成首筆的投資,而職工金是陸續投入的。

確定好所有的合同事項後,周於峰便歸心似箭地返回了深海市,甚至婉拒了劉克儉的邀請,出來的這一趟,已經有十多天的時間了。

在八月十號,這一天的下午,周於峰終於是乘船抵達了深海市,看著無比熟悉的街道碼頭,讓他有了一種無比溫馨的感覺。

腳底的這塊熱土,是他心中永遠的嚮往。

擔心小朵會胡亂擔心,所以周於峯迴來的訊息,隻通知了黑子一人,由他負責來接周廠長,向萍同時在上午接到電話後,就一直在碼頭等著了,時不時地向對岸投去期盼的目光。

當看到周廠長後,向萍同誌立即上前,又是急著寒暄問話,慌忙地拿過了行李。

“哥,你下次去香江的話,務必得帶上我,萬一有什麼事,我就弄死他們!”

黑子咬牙切齒地說道,不太好看的麵容上,透出一股狠勁,這是他的心裡話。

但周於峰在香江的那些遭遇,黑子他們這些人是毫不知情的,雖然汪凡琳已經回來了,但周於峰就倪娜娜的事,特彆叮囑過她。

“嗬嗬,你小子,得好好改改這衝動的脾性了,沉穩下來,向你亮哥學習。”

周於峰笑了一聲,坐在了副駕駛坐上,隨後由黑子開著車,駛向了花朵影視。

“你嫂子他們現在乾嘛呢?”

周於峰問答,提起小朵時,嘴上不由得向上,掛起了一抹甜蜜的笑容,也終於能夠見見於娜那個丫頭了,好幾次回去,都冇見到她。

“就在廠裡,昨天飛翔和牛姐回到廠裡了,這會應該正聊天了吧,誒,哥,你是不知道,廠裡的人看到飛翔後,都瘋狂了起來,可把廠裡的人給稀奇的。嘖嘖嘖...當個明星還真是好呀!”

話到最後,黑子搖起了頭,清秀的麵容上,寫滿了失落與無奈,很明顯,是酸了起來。

“不是,你這小子的這表情是什麼意思?”

周於峰皺眉問道。

“嘿嘿...哥,聽你說還去了趟島國,那麻生夫老哥,就冇跟你提起我呀?

那位可是非常欣賞我的,要是你哪天給我放個假,記得幫我開個介紹信,我想一個人去趟島國,跟麻生大哥學習下創業的經驗。”

黑子邊說著,向周於峰投去了期待的目光,且他的這一番話,說的真誠,是打從心底裡想去。

“還想一個人去,我看你是想挨一個巴掌!好好開你的車吧,都想上天了。”

周於峰給了加藤黑子一個巴掌,之後的一路段,少年也終於是老實下來。

但在車子路過一條繁華的街道上時,到處張貼著扒一扒的促銷廣告,非常醒目。

......

與此同時,在花朵影視廠裡。

乾進來、張奇誌、蔣小朵、飛翔、牛丹丹等一夥人,擠在了一間辦公室裡,看著電視上播放的廣告,具有魔性的歌曲,逗得眾人忍俊不禁。

“扒一扒,扒一扒,我們聯合起來扒一扒,扒掉商家想賺我們的錢,一起期待扒一扒...”

電視機裡,兩名最受歡迎的男女歌手,一起錄製了“818促銷活動日”的廣告,正是飛翔和牛丹丹。

兩人的舞蹈動作極為簡單,左右手來回揮舞,而那首歌,更像是順口溜似的,看著廣告裡唱一遍,就很容易學會,街道上有時髦的男女已經開始唱了。

不光是有兩位歌星的廣告宣傳,編曲了非常洗腦的歌曲,加之上報紙、橫幅等其他宣傳,讓人們開始對這場促銷活動無比期待起來。

啥都能打折,這可是要逮大便宜。

本來打算購買家電的消費者,也決定暫時先不買,看看八月十八號的時候,促銷活動的力度究竟大不大,具體能便宜多少。

而打算購買鬆下、索尼、三洋等島國電視機的這類客戶,就是因為818的活動,其中很大一批人,決定先不買,看看到時候的活動力度。

這也導致了島國的高檔家電品牌,這段時間裡的銷量極其慘淡,出現了最低點。

突然出現的降價活動,而且還是華夏所有的品牌聯合起來,這讓小林田中等一眾的在華夏的負責人,感到了極大的壓力。

因為活動是花朵集團發起的,又因為與周於峰的過節,對方甚至撬走了索尼的買賣合同,這讓小林田中對周於峰這個人,恨得咬牙切齒。

“簡單地扭一扭,都這樣的有魅力,不愧為我們的飛翔和丹丹呀。”

乾老貨最先稱讚道,而他所坐的位置,格外的有考究,就在小朵、飛翔以及丹丹的背後。

這不,會來事的田亮亮端著托盤緩步走了過來,乾進來不動聲色地站了起來,接過了他手裡的托盤,又向其點頭示意了下。

等到田亮亮落座以後,乾進來纔是一臉討好地湊前身子,先是說道:

“小朵,這天太熱了,快,喝杯涼茶,來於娜,你也快拿一杯。”

這巴結人,肯定是得先巴結人家小朵的,在這方麵,乾進來從來都是瞭然於胸。

等到小朵和於娜感謝地接過茶缸後,纔是對著兩位名人奉承道:

“來,丹丹、飛翔,你們也快喝吧,可不能讓我們的大明星遭了罪,就是因為你們,咱們的品牌纔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這老貨...”

田亮亮無奈地搖了下頭,有乾叔在,自己發揮的餘地很小,那遞涼茶的流程,都跟自己是一樣的。

“乾叔,你跟我怎麼這麼客氣呀,以前一起開會的時候,你可不是這樣的,我記得有一次,還指揮著我乾一些你個人的瑣事呢。”

牛丹丹笑著開了句玩笑,她不像飛翔,與這幫子人可是非常熟的。

聽到這樣拆乾老貨的台,眾人又是鬨笑了起來,而就在這時,門打開了,一把手回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