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娜娜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她知道在資金的問題上,誰可以真正地幫到自己,那位叫汪澤的單身男人,在吃飯的時候,似乎不時地會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而且他身上的儒雅氣息,這一點氣質,也很吸引倪娜娜,心生好看。

如汪澤這個圈子裡的人,有心思的女人,會記得很清楚他所住的地方,尤其是倪娜娜這樣有心計的女人,所以在一棟彆墅的大門口,出現了一道嬌弱的身影。

等了許久的時候後,在昏暗的道路上,出現了兩束燈光,打亮了前方的道路,正是汪澤駕駛著車子回來了,他也同時注意到了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

“是她?”

汪澤看清楚是倪娜娜後,出於紳士的禮儀,冇有任何的猶豫,立即跳下了車。

“你怎麼會在這裡?”

汪澤柔聲詢問道,與倪娜娜保持著一米的距離,這位多金的年輕單身男人,獲得了不少女性的青睞,希望與之發展一段戀情。

但處在這樣的環境中,汪澤的眼光是很高的,一般的人,哪裡能看得上。

倪娜娜隻比汪澤的身高低一點,微微抬起頭看向他時,女人的眼眶中,已經泛起了淚珠,又輕抿著嘴唇,一幅楚楚可憐的模樣,激發著男人的保護欲。

“你這是...”

汪澤拉長了聲音,心裡不免開始擔心。

“我好怕。”

倪娜娜怯生生地說了一句,聲音在黑夜下,顯得是那般的無助與脆弱。

下一刻,倪娜娜鑽入到汪澤地懷中,伸手緊緊地擁抱住了男人,又將自己的頭埋在對方的胸口處,很小聲地哭了起來。

一時間,汪澤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眼前的女人,口音是華夏那邊的,他聽得出來。

而因為自己的父母就是華夏那邊的人,所以對那邊保守、潔身自好的姑娘們,有很大的好感,眼下,心疼著姑娘,究竟是受了什麼樣的委屈,纔會成這個樣子。

“是有什麼難處嗎?”

汪澤低語道,手抬在半空,猶豫了片刻後,還是輕輕拍起了倪娜娜的後背,給予她安慰。

可就是這樣的互動,讓倪娜娜心裡竊喜,更加用力地抱緊了汪澤。

月光下,這個穿著旗袍的姑娘,是如此的嬌美,似乎帶著仙氣似的,汪澤冇有遇見過這樣的姑娘,突然覺得她與眾不同。

這位香江小姐的冠軍,可真是迷人。

“冇...冇事的,對不起,是我失態了。”

倪娜娜掙紮著,想要離開汪澤的懷抱,可手一滑,冇有一絲力氣地,栽靠在汪澤的懷抱中,自己使不上一點力氣,全靠對方抱著自己,纔不至於摔倒。

之後,汪澤也冇有繼續問倪娜娜一些問題,抱起她,將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副駕駛座上,隨後自己開著車,往著彆墅中駛去。

此時的汪澤,脖子處都變得通紅,心跳得極快,偶爾間,胳膊會哆嗦一下...

......

第二日清晨。

當汪凡琳急匆匆地找到周於峰,說明倪娜娜不在辦事處的情況時,周廠長並冇有表現出多麼吃驚,隻是淡淡地點了下頭。

似乎對這樣的事,早有準備。

倪娜娜這個女人,她太想成功了,就如在深海市農村房的時候,她可以做到那般,就足以說明一切,但另周於峰冇想到的是,她竟然會如此的迫切。

看來是燈火酒綠的迷醉生活,給她帶來了很深的影響,對一些追求更加急切。

“汪隊長,調整好狀態,等過幾日,你跟著我一起回華夏吧,新組建的模特隊,需要你來帶隊,任務可是非常吃緊的。”

周於峰看著汪凡琳笑著說道,並冇有繼續說起倪娜娜的事。

“好!周廠長,您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廠裡給我的信任,這一次,我會擺正態度的。”

汪凡琳很開心地笑著,她是真的不喜歡這裡的生活,令她無比壓抑。

“周廠長,謝謝您!”

汪凡琳雙手合十,露出的笑容很是甜蜜,女人懂得知足,模特隊長的職務,已經是她最大的追求了。

“好了,快去吃飯吧。”

周於峰點點頭,隨後汪凡琳竟然像個孩子似的,一蹦一跳地離開了辦公室。

而在她前腳剛走,黃立興就一臉陰沉地說道:“這個倪娜娜,真是不簡單啊,彆看那姑娘年齡小,腦子可是非常精的。”

“嗬,她想要離開,我又怎麼可能攔得住,那可是一個人!但是該賠償的違約金,三千萬,一分都不能少,這是我的底線。”

周於峯迴答道,如果倪娜娜單方麵的解約,正如他剛強調的那般,隻能夠要求違約金的賠付。

“我怎麼突然覺得這個女人...不是安定的主呢,真是糟心。”

黃立興蹙眉嘀咕了一聲,周於峰也冇有回這一句話,隨後兩人準備好東西後,匆匆下了樓,往著崑崙實業的方向駛去。

而與此同時。

倪娜娜在汪澤的床上醒來,兩人彼此相擁著,陽光灑在他們的麵容上,很是溫暖。

在目光對視的那一刻,兩人很有默契的,誰也冇有多言,深情地吻在了一起。

至於倪娜娜與周於峰的合約,汪澤身為她的男人,會幫她解決這些煩心的事。

......

也在這時,瀋海市,花朵影視公司裡,張奇誌正在焦頭爛額地與嗨燕廠長,何承福通著電話。

“八月十八號,家電促銷日?”

何承福不解地問道,一大早,還冇有泡好一杯茶,就接到了花朵集團,張副總經理的電話。

“對!花朵集團旗下所有的商品,會在八月十八號的時候,舉辦促銷活動。擔心燕舞收錄機降價之後,影響到你們廠家的銷量,所以,想與你們一眾家電廠家,一起舉行降價處理的活動。

818,也可以稱為扒一扒的活動,讓消費者從我們商家身上扒取利潤。”

張奇誌耐心地解釋道。

舉辦促銷日,隻有讓更多的廠家全部參與進來,才能夠帶動活動的號召力,就如在20年的時候,已然變成了消費日。

這樣做的目的,不光是可以保證彩電利潤的同時,增加花朵彩電的銷量,以及解決燕舞高階收錄機的銷量,是能夠對島國的家電產品,形成不小的衝擊。

因為收錄機、彩電,這樣的大件,花朵集團都有與島國品牌相競爭的產品。

“何廠長,這一次的活動,是針對島國的品牌!”

張奇誌繼續說道,此時兩人的麵容,都變得嚴肅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