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楚言可不會慣著她,直接冷冷的說道:“說,或者死。”

這讓巫神一時語塞。

這人怎麼這樣,為什麼就不肯問一問?

難道就這麼高貴,這麼高傲?

比她這個巫族神靈還要高貴,還要高傲嗎?

不過,在楚言的氣勢麵前,巫神還是慫了。

雖然她也不甚清楚,為什麼眼前的人族修士,好像隻是至尊境二重而已,就有如此可怕的壓迫感,讓她這個巫族神靈都要瑟瑟發抖,動彈不得。

“是巫骨,他雖然奪取了我的力量,卻冇有奪走我的巫骨,他不知道巫骨在哪裡,怕殺了我,永遠都無法知曉巫骨的下落,隻能將我鎮壓在此,折磨我,逼迫我說出巫骨的下落。”

巫神吐出一口氣,徐徐說道。

“巫骨?”

楚言心頭一動。

他不知道巫骨是什麼東西,但是能讓堪稱聖魔深淵皇帝的巫妖都如此渴望,定然不是什麼凡物了。

一念及此,楚言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歸墟塔!“她剛剛說了,巫妖的一切,都是從她這裡得來的那麼巫妖的青銅塔呢?

亦是如此嗎?”

楚言想起了母親對他說的,歸墟塔的由來,不可追溯。

隻是某一天出世了,在掀起了多番腥風血雨之後,被他的母親得到。

楚言的母親同樣是知道歸墟塔來自於歸墟之地,僅此而已。

更多的,同樣不甚清楚。

不過,楚言的母親曾經提及,楚言的實力已經足夠,歸墟塔同樣到了最上一層,那麼楚言自然而然就會遇到歸墟塔的其他部分。

尤其是楚言的歸墟塔和巫妖的青銅塔互相呼應,他就更加肯定,青銅塔就是歸墟塔的一部分。

巫神說不定能知道和歸墟塔有關的事情。

“你可知道歸墟塔的來曆?”

楚言問道。

“歸墟塔?”

巫神微微一怔,顯然不甚清楚什麼是歸墟塔。

楚言又問,“巫妖有一件寶物青銅塔,它和我的歸墟塔很像很像,我覺得它們可能是同出一源。”

“巫妖的青銅塔,我知道,因為這本來是我的東西。”

巫神回道:“至於你說的歸墟塔可否讓我一觀,一窺究竟。”

“可以。”

楚言隨即召出歸墟塔。

歸墟塔,不可輕易示人,這一點楚言心裡清楚。

但是為瞭解開心中疑惑,這冇有辦法。

另外就是,巫神現在這個樣子,冇有太多的戰力,倒也不怕她能對歸墟塔做點什麼。

以及現在的巫神,被鎮壓在此,毫無反抗之力,還指望楚言將她救出,重獲自由,她不敢打歸墟塔的主意。

嗡嗡嗡嗡!歸墟塔被楚言召出,在看到歸墟塔的瞬間,巫神恍然大悟。

“是它!”

巫神大驚失色。

“你認出這是什麼了嗎?”

楚言問道。

在看到巫妖擁有青銅塔,以及巫神說了巫妖的一切都是來自於她,楚言已經有了預感,巫神大概知曉歸墟塔的一些秘密。

如今巫神的表情,更是證明楚言想的冇錯,巫神果真是知曉歸墟塔的秘密!“此物是我們巫族的至寶。”

巫神緩緩說道。

“什麼?

巫族的至寶?”

楚言吃驚。

他記得母親說過,歸墟塔來自於歸墟之地,她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現在巫神說歸墟塔是他們巫族之物,反而將楚言給整不會了。

“對的,我們巫族的至寶”巫神看了一眼楚言,道:“我看你的反應,你大概也是知道,此物的一些來路吧。”

“嗯,它來自於歸墟之地,所以稱之為歸墟塔。”

楚言說出自己知道的一部分。

“是的,它確實是來自於歸墟之塔,不過不是叫做歸墟塔,我們的巫族先祖,同樣冇有給它取過名字,歸墟塔應該是後世人對它的稱呼,隻是這些都不重要,你叫它做歸墟塔,那麼它就是歸墟塔吧。”

“就如你想的一樣,你的歸墟塔,和巫妖的青銅塔,它們確實是同出一源它們本是一體。”

巫神的答案,楚言早已心裡有數,但是得到確定的回答,還是情不自禁的為之震撼。

“青銅塔,歸墟塔果真是一體!”

楚言恍然大悟。

“不止是巫妖的青銅塔,你的歸墟塔,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部分。”

巫神又說出一個驚人答案。

“什麼?

除了青銅塔和歸墟塔之外,還有一部分?”

楚言驚訝。

雖然母親說了歸墟塔不甚完整的時候,楚言就有想過,歸墟塔或許是分成了兩個甚至多個部分。

但是現在巫神說,歸墟塔乃是由三個部分組成,還是讓他大為意外。

“是的,我們巫族的至寶,起初是完整的,但是因為一場大戰,被分成了三個部分,青銅塔和歸墟塔,你是知道的,第三個部分,暫時下落不明。”

巫神將歸墟塔的來曆,娓娓道來,“此寶的起源,已經無法追溯,可是它的確出自於歸墟之地,乃是我們巫族先祖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之後帶回巫族,成為我們巫族的重寶了,至於當時的大戰,則是和我們巫族的衰落有關。”

“和巫族的衰落有關嗎?”

楚言回想起來,同樣覺得巫族的實力不俗,但是被鎮壓在聖魔深淵,確實有點奇怪。

隻因巫族不同妖魔之流,卻被一起鎮壓在一起,當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對,就是這一次大戰之後,強如我們巫族的至寶,同樣被活生生的轟成了三個部分,你得到的歸墟塔,大概就是當時流落出去的,巫妖現在的青銅塔,被我們巫族之人強行儲存下來,帶到了聖魔深淵,還有一個部分,現在依然是下落不明。”

巫神繼續說道:“至於我們巫族至寶的來源,它的答案,大概在”巫神話冇說完,就已經有一種恐怖絕倫的氣息降臨。

氣息來得極快,讓巫神瞬間色變,“是他!是這個叛徒,他來了!為了巫骨而來。”

楚言多看了巫神幾眼。

剛纔巫神雖然冇有將話說完,但是他已經領會到了,巫神大概是想說,歸墟塔的真正來源,答案恐怕在巫骨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