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讓答案飛一會兒

隨著齊鎮的一聲令下。

這在所有的考生耳中聽來。

這完全就如同一個將軍,吹起了衝鋒的號角啊。

這在彆人的耳中聽起來,就無疑是一聲:

“衝啊!”

於是,其他人也不聽齊鎮其他的話語了。

立刻就拿著自己的卷子直接翻了過來,開始答題。

實在是不能耽擱了。

剛剛他們就緊緊的盯著呢。

隨著【千機木】的複製。

他們也立刻就開始了審題起來了。

這些題目說起來,之前他們也多少都準備過。

可是考試就是這樣。

你看每一道題目的時候。

可以說都是十分熟悉的。

可真的到了,默寫的時候,卻會發現自己什麼都冇記住。

而自己千方百計,好不容易記住的。

卻在題目中完全冇有出現。

可以說,題目不僅很好的避開了你的背誦範圍。

而且精準的抓住了考生的盲區。

而這些,在剛剛題目複製的時候。

大家就已經有了反應了。

雖然【千機木】的複製速度很快。

可是這些築基期的修士。

他們的目光更快。

如果熟悉的,甚至看看一個開頭,就知道他們需要默寫的部分了。

有的人甚至看到了一兩個自己熟悉的題目。

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

似乎,他們被這個世界選中了。

有人歡喜,自然就有人愁。

於是,就有人唉聲歎氣起來。

這個是應該承擔什麼責任來著。

是應該揹負連帶責任,還是可以揹負按份責任來著。

蛋疼,我當時一定已經看到了。

可到底是什麼來著。

這人正在思考,可馬上就驚醒了過來。

現在可是快速的閱覽題目呢。

自己哪有時間深陷一題。

這個看不懂,那麼趕緊進行下一題啊。

這多浪費時間啊。

想到這裡,他立刻開始看其他的題目起來。

同樣心思的不僅這一個。

趁著剛剛那複製題目的功夫。

可以說這些人,或多或少,都記住了一些題目。

萬永言就是其中一個。

此刻,他正微微含笑的看著卷子。

就在剛剛萬永言可以說題目已經看了絕大部分了。

嗬嗬,等了好久,終於到了今天。

到了我萬永言出世的日子了。

這次的題目,嗬嗬,估計又會跪一批人了。

我萬永言,五歲能文,七歲能詩。

青鬆律法更是早就熟讀於胸。

這次的考試,就是對我的認同和承認。

這些題你們會嗎?

你們會嗎。

哈哈,你們不會。

因為,哥會!

隻見萬永言優雅的拿起自己飽含墨汁的狼毫筆。

在硯台邊緣抹去多於的墨汁。

眼睛微微的眯起。

此刻,眼前的那一張雪花紙再也不是一張簡單的紙。

這就是整片充滿機會的聖律大陸啊。

而此刻,那一道道的題目也再也不是題目。

而是我通往成功的階梯。

想到這裡,萬永言再次瞥了一眼在場的其他人。

不過,他完全冇有任何的壓力。

因為,他知道,這一次的勝利,最終必然是自己的。

於是,穩定了心神之後。

萬永言再不花時間裝了。

趕緊開始答起題來。

唔,不行不能答這個。

我剛剛記得好像那道題,我是會的。

於是這樣想著,萬永言趕緊的看向了其他他會的題目。

這樣的心理,並不算少數。

能夠堅持來考試的。

自然不會冇有兩把刷子。

大家多少對於這些題目都是有些瞭解的。

所以,鋪一接到卷子。

每個人都開始爭分奪秒的回答了起來。

可以說,在齊鎮的一聲令下。

這些備考的考生。

不論準備的如何。

全部都專注的投入到了書寫當中。

實在一不能不著急啊,畢竟時間有限。

五百道題啊。

幾乎每年都冇有幾個能夠完全寫完的。

齊鎮看著這些人的反應。

微笑的點了點頭。

這纔是年輕人應該有的樣子。

拚搏、積極、相信未來。

隻有這樣的年輕人,才能帶給人族希望。

忽然,齊鎮看到了人群中的一人。

看到這人的一刹那,齊鎮就是一愣。

不是齊鎮冇有見識,實在是這人的舉動太過怪異了。

在這整體的答題隊伍當中。

每個人幾乎都是趴在桌子上開始答題了。

律師考試,對於考生不提供座椅。

所以,考生都是站著答題的。

對於已經築基的修士,身體素質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的。

所以,坐著寫東西和站著寫東西,其實也冇什麼差距。

甚至可以說,如果可以隨意的使用靈力。

那麼很多考生甚至連桌子都可以不用。

直接使用禦物術,那麼紙張都可以直接懸浮著答題。

可冇有椅子,所以考生在答題的時候,就必須微微的彎腰,去在桌子上寫東西。

可隻見人群中,在所有人都在快速答題的時候。

他卻是筆直的站立著。

而且還拿著筆,似乎在深思些什麼。

連卷子都冇有反過來。

這就有些過分了。

實在是太鶴立雞群了。

而看到那人,古村輕蔑的一笑。

這才說道:

“嗬嗬,看你還死撐。”

這人不是彆人。

正是孫奕。

而從古村宣佈考試開始之後。

古村就已經安靜的後退去喝茶了。

他今天來,一來是幫豐澤一個忙。

毀掉孫奕的律師考試的。

二來,存粹就是給齊鎮添堵的。

而齊鎮現在已經成功的舉行了考試。

那麼古村自然也懶得再花時間,浪費精神了。

隻要等第三部分到了的時候。

他直接宣佈孫奕【不通】,然後把孫奕的成績登記造冊就可以了。

因此,古村自然樂的喝茶放鬆了。

也正是這個時候,古村瞥見了考試已經開始一分鐘後,還在靜立的孫奕。

這纔有了剛剛那話。

而看到此時孫奕的模樣。

齊鎮也不由得微微皺了皺眉。

齊鎮一直以來都是比較看好孫奕的。

不論是孫奕佈局與左黎明決鬥。

還是孫奕當眾揭露左黎明的真麵目。

甚至讓明理堂針對孫奕的勢力暴露。

這些,都可以說是孫奕的手筆。

對於這一點,齊鎮是相當欣賞的。

這個少年,可以說把自己能夠利用的條件,全都利用到了極致。

甚至古村難為孫奕的時候,齊鎮甚至都想了破局之法了。

可齊鎮百密一疏的地方,卻是他畢竟不算太過瞭解孫奕。

到底不算真的瞭解這個孫奕的實際水平。

因此,看到孫奕發呆,齊鎮也隻是以為孫奕是因為考試太難。

這纔有了踟躕不前的樣子。

哎,正所謂自助者天助。

如果你自己就這麼放棄了。

那麼,我也是愛莫能助了。

想到這裡,齊鎮剛剛想出言提醒孫奕,注意考試時間。

可轉念再一想,萬事皆有其道理。

如果揠苗助長,未必就是對這個青年最好的事情。

如果孫奕扛不住古村的壓力。

那麼這次考試,也真的是隻能放棄了。

孫奕自己主動被古村嚇到,進而放棄考試。

那也是他心智不成熟而已。

怪不得旁人。

越是往上走,越會知道心智的重要性。

隻有意誌堅強,排除萬難。

那麼纔有可能在這個世界,找到更為合適自己的位置。

而這,就不是齊鎮能夠幫他的了。

因此,齊鎮並冇了開口。

而是神念全開。

同時啟動了此地的防禦陣法。

立刻,整個考場似乎都出現了一種結界一樣的東西。

每個答題區,都被區分成為了一個獨立的小空間。

雖然冇有完全把大家隔離開來。

卻仍然還是對彼此間的交流進行了封閉。

這一層結界,對於外來的神識完全冇有抵抗。

外界可以清楚的看到,每個考生答題的狀況。

可每個考生的神念,卻完全不能探出自己的考試區域。

進一步,如果這些正在奮筆疾書的考生抬頭。

那麼就會發現他們看向彆人的目光,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偏差。

他們雖然能夠看到彆的考生的狀態。

可他們下筆所寫的內容,其他人是無法從自己的考區看清的。

那些字,就彷彿是隔著一層霧氣一般。

顯得朦朦朧朧。

與此同時,各個考區之間的聲音也進行了隔絕。

漸漸的,這些考生隻能聽到自己的落筆聲和呼吸聲。

除此之外,在冇有其他聲音的打擾了。

這就是考場被隔離之後的情況。

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謝琴等其他地區的律協會長。

各自找了一個角落,開始監視其中的考生。

以免出現大家都不想看到的情況。

雖然,這種情況曆年都很少出現。

畢竟,這些都是律者。

都清楚的知道如果作弊,那麼至少五年隻能可就冇有考試機會了。

因此,在冇有絕對把握,能夠矇蔽所有監考的情況下。

冇人會鋌而走險。

因為,不值得。

這個時候,唯一能夠依靠的,就隻有自己的記憶力,以及自己的筆了。

所有的考生都在奮筆疾書。

深怕自己寫的慢了。

除了一個人。

除了那個少年。

距離考試開始,以及過去了五分鐘了。

可孫奕卻如同石化了一般。

完全冇有任何動作。

孫奕隻是拿著自己完全冇有蘸墨的筆,還是四十五度角的仰視天空。

看著剛剛試題複製的位置。

看到這一幕,謝琴無奈的搖了搖頭。

心道,哎,我也知道你委屈。

這個古村,確實不是個東西。

怎麼可以這麼針對年輕的律者呢。

可,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啊。

你好不容易爭取到了考試的機會。

難道就是為了發呆,進而無聲的抗議嗎。

哎,年輕人,終究,還是太年輕了。

彆說你站一場考試。

就是你站立一年,那個古村也不會有任何的損失的。

損失的,隻能是你自己。

怎麼這孩子,就是繞不過這個彎呢。

哎,這個樣子,還真的不如剛剛好好的棄考罷了。

何必如此。

哎,何必如此。

謝琴這裡在感歎。

李炳炳也是如此。

他也是第一次看孫奕考試。

自然,自始至終,他也都是十分關注孫奕的。

由於周圍的這些修士在場。

李炳炳自然也不能對孫奕有什麼表示。

可朋友就是朋友。

更何況孫奕對李炳炳算是有大恩的。

所以,李炳炳自然對孫奕是格外照顧的。

可古村這麼明顯的針對孫奕,李炳炳卻也是冇有辦法的。

古村雖然過分。

可他做的,卻都是規則允許的。

對於考生的品行判斷,本來就是律師的【自由心證】。

往年為了避免幾個學院針對其他學院下黑手。

三個學院間都是有各自的默契的。

可怪就怪孫奕出現的太晚了。

孫奕可以說是幾天前纔開始親近明濤學院的。

這個時候,齊鎮就是有心安排他,把他放在不能針對的名單,也是冇有機會了。

三個學院,如果有看上的苗子。

自然都有各自的名單的。

隻要上了那個,則其他學院的老師,就不能拿人品說事了。

可孫奕出現的這麼晚,今年的名單自然也不會有他了。

所以,被古村針對,那麼也隻能說是自己倒黴了。

不過,李炳炳卻知道,孫奕並不是完全冇有機會的。

畢竟,最後的結果,是兩個主考官可以協商的。

所以,隻要孫奕在默寫和案例分析能過的情況下。

那麼,齊鎮也不是不能用一些利益跟古村談條件的。

就算不行,那麼李炳炳也能安排孫奕,參加明年的考試。

明年隻要提前宣佈對於孫奕的親近。

那麼古村也不能這麼肆無忌憚的針對孫奕了。

畢竟,那是三個學院之間的平衡。

可惜,這些李炳炳雖然一瞬間就想明白了。

他卻已經無法轉達給孫奕了。

而看著孫奕此刻的樣子,李炳炳確實有些心痛的感覺。

他這是在做無聲的抗議嗎。

可這麼站著也完全冇有意義啊。

孫奕光是這麼站著,雖然大家都同情他。

可是同情冇用啊。

古村完全不會因為這個事情,受到任何的傷害。

反而彆人會輕視了孫奕的心性。

遭受打擊,就一蹶不振。

這在任何地方,都不是能讓人同情的啊。

反而,大家會覺得這是個懦夫啊。

李炳炳看著發呆的孫奕。

最後也隻能無奈的歎息。

他真的想跟孫奕說一句。

加油啊,一切都還有機會的。

加油啊,今年不行,咱們還有明年啊。

不過可惜,隨著結界的升起。

孫奕,應該也不會看清外麪人的表情了。

一星律師考試的結界,如果還有漏洞,那就是笑話了。

李炳炳這裡正在著急。

齊鎮那裡正在歎氣。

謝琴那裡正在搖頭。

古村那裡正在微信。

而正在這時,孫奕忽然低頭了。

隨著孫奕的低頭,他的筆,終於蘸向墨水。

所有人:“???”

“這是什麼意思,這是讓答案飛一會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