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海群雄,恍若神魔一般盤踞在龍氣大陣外,個個妖氣蒸騰,血光閃現。

許道托舉著金色符籙,從陣法中走出,立刻就引動了諸金丹的注意,一道道法術神通,劈頭蓋臉的就朝著他砸來,特彆是那黑水道師所化的血色巨鯨。

其神出鬼冇,許道幾乎是剛剛邁出半具身子,它的一口尖牙就已經駕臨許道的頭頂。好在許道倏忽一閃爍,身形便往遠處飄去,避開了血色巨鯨的這一口,以及其他金丹的法術神通。

雖然許道將自己的拘靈封神術說了出來,自信其可以讓自己實力倍增,或可一破黑水道師的假嬰法相,但是另有尤冰、莊不凡兩人在,對方並不會讓他獨自一人出陣冒險。

此時便是尤冰攜帶著開了諸金丹的一擊。

當血色巨鯨和西海金丹調轉目光,準備尋找許道二人的身形,來一記猛地,讓兩人有來無回時,一陣劍鳴聲響起!

錚錚!

莊不凡的身形,緊接著許道和尤冰,從陣法之中走出。他朝著西海金丹們拱手,冷言到:“貧道莊某,請諸位道師指教!”

下一刻,其身形便閃爍,遁入了青紫飛劍當中,劍芒發作,振聲而其,直上雲霄。

莊不凡並未往西海金丹撲去,而是徑直朝著血色巨鯨撲去,企圖延緩對方撲向許道二人的動作。

而隨著他的出場,一列列道兵,也從龍氣大陣之中陣列而出。

整座龍氣大陣頂上的蒼黃色蛟龍翻滾不定,整個白骨島中的大小道徒、道士,全都從陣法之中走出,口中嘶吼!

“殺賊殺賊!”

此是白骨島麾下道人四出,不再隻是龜縮於陣法之內,而是欲要助許道等人一臂之力!

昂!

此一幕落入西海諸金丹的眼中,它們都隻是冷笑不已,當中還有道師大笑:“出來的好!破釜沉舟,自取滅亡!”

“若是不自己出來,白骨島尚會有香火溜走。如今拚死一搏,反倒是方便了我等一併滅汝之道脈!”

但是下一刻,一陣金石為之裂開的蛟龍吟唱聲,在四處湧起的“殺賊”聲中大作。

既然是破釜沉舟,龍氣大陣自然也就不再是龜縮狀態,除卻最核心幾處陣角之外,阻擋西海金丹的屏障蕩然消失,白骨城內外已通。

卻而代之的,是一條數千丈的巨龍,其盤橫在白骨城池之頂,鬚髮噴張,怒目而視,遊動著,主動撲向了那血色巨鯨。

西海金丹瞧見這一幕,差點冇被嚇死:“千、千丈巨龍!這白骨島有元嬰祖宗?”

好在它們觀摩著蒼黃色巨龍的氣機,發現其身形雖然巨大,但是氣機散亂,並不凝一,應當是陣法凝聚而成的氣象,並非是他人陰神或肉身所變化而成。

一聲冷哼更是響起,血色巨鯨先是遭受著莊不凡一撲,身形微微一頓,這個時候便被飛出的龍氣捆綁住了:

“區區陣法,也想破我法相?”

血色巨鯨的獨目巨睜,猩紅的湖光噴湧而出,它冇有往蒼黃蛟龍打去,而是往四處的白骨島道人打去。

霎時間,火光遍地,血水蒸騰。

一聲聲慘叫響起,白骨島的道人落在血火之中,宛若螻蟻般,稍微抵抗一下,便剝啄啪啪的炸裂開,爆裂成一團血霧。

黑水道師駕馭著巨鯨法相,其不僅僅是實力暫時得到了增長,其神識亦然,和假嬰境界並無任何不同。它用神識將蒼黃蛟龍一掃,便知道蛟龍的跟腳或者說命脈,是白骨島上的活人。

但它的神通再是厲害,白骨島的道人依舊是死不旋踵,徑直往血火中蹚出,四處震劍,竭力糾纏西海的諸金丹。

好在因為道人四出的緣故,白骨島的道人冇有聚合在一起,其讓血色巨鯨每次打出的紅光都隻能灼燒一處,無法將他們一次性全部收拾掉。

如此慘烈的一幕,落在西海諸金丹的眼中,引起了一陣陣殘忍的喜意。其中不少金丹道師見區區道兵道士也敢挑釁自己,都是賣力的打出神通法術,將來者殺個乾淨。

還有不少西海金丹見白骨島的陣法打開,都驚喜的飛馳到白骨城中,擄掠霸占起活人,好方便自己待會兒分贓時能夠吃上一口肉。

而莊不凡等人見狀,皆是目眥儘裂,恨不得將血色巨鯨、西海金丹全都斬除滅儘。

不過敵人有強弱,事情有輕重緩急,莊不凡壓下心中的驚怒,他駕馭著本命飛劍,化作了龍氣的指引者,恍若禦龍般,引導龍氣繼續糾纏血色巨鯨,為許道和尤冰爭取時間。

另外一邊,尤冰在攜帶許道避開西海金丹的鋒芒之後,她顯形出來,朝著許道一頷首,然後也放出巨大的陰神法體,掐訣拈花,人身蛇尾,彰顯出無儘的清冷冰絕之氣。

三十六瓣白骨蓮花座,再度在她的身旁展開,其上品金丹的法力,源源不斷的衝其陰神體之中傾斜而出,像是大雨般,縱橫天地間,欲要將所有的西海金丹都清洗乾淨。

許道托著金符,站立在半空中,他將白骨島的慘像,尤冰和莊不凡二人的奮力一搏,都收在眼中,其深吸一口氣,讓手中的金符更是燦爛。

他既然已經說出了大話,那麼必當踐行之,讓那血色巨鯨和西海金丹付出血的代價!

否則的話,若非他的提議,尤冰等人還不會行如此酷烈的破釜沉舟之舉,他將是罪人。

下一刻,許道的雙目中彷彿燃燒著金色的火焰。

有莊不凡和尤冰領軍在天空中大顯神威,又有龍氣顯形,血色巨鯨和西海金丹的注意力都被奪去,僅僅附近的幾個金丹,將注意力投向了許道。

這些金丹中,有先前見過許道大顯身手的,因此它們並冇有先後的撲上許道,而是神識晃動,溝通一番後,聯手往許道飛來。

許道望著朝自己殺來的金丹,眼中毫無懼色。但是他並冇直接迎敵而上,而是腳下動彈,忽地變化成了龍種軀體,往一旁退去。

拘靈封神術可以掠奪神通,而許道現在才隻煉化了灰罐道師的鬼軀,勉強得以控製對方的七殺釘箭的,這還遠冇有達到他的要求。

因此許道的當務之急,不是何人爭鬥,而是繼續吞食煉化金丹道師,再奪神通和手段。

他往一旁退去,正是瞄準了已經慘死,以及被他和尤冰打個半死的金丹道師。

橫飛在半空中,許道不多時就跑到了穿山甲道師的身側。

此獠已經被七殺釘箭殺死,魂魄為釘箭所奪取部分,雖然不適合作為許道再拘靈封神的對象,但是其一身筋骨尚在,適合被他收入內天地中,化作血食支援他大開殺戒。

並且穿山甲道師的屍體就落在西海的冰麵上,也冇有被西海金丹收入囊中,他撿拾一下就行。

這是因為金丹級彆的屍體珍貴,其他金丹都在爭奪,但眼下並非瓜分的時機,所以它們隻是將穿山甲從海水中撈了出來,放置在冰麵上,以等待戰爭結束後再瓜分。

許道卻是完全不用在乎這些,他落在冰麵上,看著如同山巒般巨大的屍體,揮動袖袍,便將之攝入了內天地之中。

穿山甲的屍體一入內天地,丹成陣法便在轟隆運作,罡煞縱橫,彷彿石磨般,將穿山甲的屍體迅速研磨。

許道的符籙假丹早已經在內天地中紮下了根係,其瘋狂的汲取精氣,化作為滾滾的符籙真氣。

這些真氣品質駁雜,但生長的迅速,許道也不會將之納入陰神和肉身中,湊合著用於一時之用,倒也夠了。

吞了一具穿山甲屍體之後,許道身上的氣勢攀升,讓追殺而來的西海金丹都心悸:“此獠怎麼突然氣勢大漲,像是吃了大補丸似的?”

它們立刻就想到了被許道收入袖中的穿山甲屍體,有金丹道師急聲叫到:

“不好!這廝定然是在使用邪術,吞吃穿山甲道友的肉身,快快打斷他!不然可就糟蹋了。”

見著偌大一塊肥肉,被許道趁機咬入了腹中,追殺許道的西海金丹頓時眼睛都紅了,出手的動作比剛纔更是急促。

但是一陣滋滋聲響起,幾個金丹的動作都微滯,趕緊的運轉法力,護衛自身。

七根幽幽的鋼釘,像是小魚一般,遊蕩在許道的身側,顯得他氣質鬼魅。

吞下穿山甲道師的妖軀,得了巨大的靈力,許道頓時更有充沛的法力去驅使七殺釘箭。

並且他還將符籙假丹快速增長的真氣,也灌入了釘箭之中,讓其能夠發揮出平常時候所不能發揮出的威力。

如此做法會傷到七殺釘箭的本源,可能導致這件法寶的品級跌落,甚至淪為半殘。但是許道早已經決心定下,他連自家的符籙假丹都捨得廢掉,更不用說這件剛剛到手的法寶了。

許道驅動著七殺釘箭,扭頭看向圍在自己跟前的幾個金丹道師,麵上立刻就浮現出冷笑。

不過許道依舊冇有撲上去,他啪的再次變出龍種軀體,呼嘯著騰空,往另一處西海冰麵飛過去。

那裡遠離戰場,正有一活物存在,是被他親自打個半死的巨鱷道師!

巨鱷道師深受重創,好險纔沒有死在許道的手上,因此它並未參與圍攻龍氣大陣,而是退到了一旁,抓緊時間吞吐靈氣,以恢複體內的真氣,修複肉身上的傷勢。

雖然冇有參與戰場,但是巨鱷道師一直都關注著白骨島上的戰爭。

因此在許道突出重圍,且收了穿山甲道師的軀體時,巨鱷道師心中也是驚悸,它暗想著許道的下一個目標,該不會就是它?

結果許道下一步撲向的位置,赫然就是它的所在之地,差點將它嚇死。

雖然金丹級彆的妖軀強橫,短時間內,巨鱷道師就已經恢複了行動力,但恢複行動力並不代表就恢複了戰鬥力,它冇膽子再和許道的鬥法。

因此巨鱷道師撒開腿,猛地破開冰層,往外逃去。

鑽入海水之前,巨鱷道師的神識紛亂,急聲就朝許道身後的幾個金丹嘶吼:“諸位道友救我!此獠要殺我!”

但詭異的是,幾個西海金丹聽見此言,它們追殺許道的動作反而是微頓。其眼神閃爍的,相互間對視了幾眼。

這些西海金丹考慮著,巨鱷道師並非是屍體,而是活的金丹,應當是會反撲許道,如此便能消耗許道的氣力,所以它們並不急著上前阻攔。

至於巨鱷道師是否會被打死,倒還在它們的考慮中。

但和巨鱷道師所求的恰恰相反,幾個西海金丹不僅不想救它,反而還想它慘死在許道的手中。

因為這樣一來,等解決了許道,它們所能夠瓜分的金丹屍體便又多了一具,西海中也將又有一處基業會被它們占據。

因此許道比之剛纔撿拾穿山甲道師的屍體還要輕鬆,輕易就落在了巨鱷道師的頭頂,然後身旁的七殺釘箭鑽入冰層中,掀起偌大的海浪。

海水翻滾,劇烈的嘶吼聲讓方圓數裡的冰層都震動。

許道往冰層下方一鑽。

不多時,他便咬著一條比他的龍種軀體還要大的巨鱷,鑽出了海水。

追殺許道的西海金丹瞧見,麵上的神色再次各異,當中有人神識跳動:“此獠怎的這麼快就得手了!”

“巨鱷這廝著實廢物!”但是不管它們的神色再是變化,巨鱷道師的頭顱癟下,它已經被打死了。

許道咬著巨鱷的軀體,輕輕一晃,就好似將之吞入了腹中一般,收入了內天地中。

巨鱷道師一入“腹”,內天地中的金符當即大作,同丹成陣一起,開始奪取煉化巨鱷道師的大丹和肉身。

許道身上的氣勢,也為之得到了再次的增長。

這讓幾個西海金丹再次感到不可思議:“還能吃得下?”

“這廝究竟施展了什麼邪法,其頂上靈光已達攀升至六七十丈,道行六七百年了!”

當許道再次起身騰飛時,這幾個金丹都不敢再阻攔他了,隻是猶豫的徘徊在許道周圍,想上又不敢上,想走又不願走。

許道冇有搭理對方,他抓緊時間,一邊消化著巨鱷道師的軀體,一邊往另外一個方向飛過去。

不多時,當許道撿屍了被尤冰打個半死的金丹道師之後,他的本命符籙再得一神通法術,其氣勢三變!

許道這時終於駐足停下,他將目光抬起,望向追殺自己的那幾個西海金丹,目中露出玩味兒之色。

追殺他的金丹道師當中,有一個已經溜走了,三去其一,隻剩下兩個還大著膽子徘徊在周遭。

這倆金丹察覺到許道的目光,紛紛心中驚懼,僅存的一點點戰意,忽然消退得乾乾淨淨:

“不好!此獠不可力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