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是看中此女的能力,想讓此女以後為自己辦事。

以冷月心的功法特質,如果願意被種下元神禁製的話,未來還是很適合掌管死士隊伍的。

第二,或許是因為感同身受吧。

劉玉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青陽功八成是魔功。

某種程度上而言,兩人都是宗門中的“異類”。

儘管“青陽功”在某些方麵,遠冇有冷月心的“血煞魔功”表現得那麼殘忍,自己看起來也像是正常。

不過,也僅僅是看起來正常罷了。

一旦將青陽魔火祭出,其特性便會將魔功的本質暴露無疑,故而劉玉一直減少在同門麵前使用青陽魔火。

還有萬魂幡,一旦使用此法寶,殘忍的名聲怕是洗都洗不掉。

不過與冷月心不同,劉玉畢竟不是孤立無援,就算被打上魔修的標簽,也不會被受到明顯的排擠。

隻因他足夠強大,已經是金丹境界,還與嚴家李家交好,並且能夠創造足夠的價值。

自從厭倦於追尋,我已學會一覓即中,自從一股逆風襲來......

……

“多謝青陽師叔出手相助。”

殿外,冷月心突然止步,拱手感謝道。

微風吹拂,她那一頭鮮紅長髮微微擺動。

雖是感謝,但此女擠出的笑容十分僵硬,並且臉色依舊有些陰沉。

“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劉玉擺了擺手,很是隨意的道。

望了一眼四下無人,他隨手佈置了一個隔音護罩,又繼續說道:

“隻是繼續這樣下去,終究不是個辦法。”

“劉某能夠幫得了你一時,卻幫不了你一世。”

“這樣吧,倘若你願意來為我做事,我倒是可以提供庇護。”

“隻是需要在你身上留下,一點小小的手段。”

見此次時機不錯,劉玉拋出了橄欖枝。

如果還在還在築基境界,就算身為真傳弟子,在宗門中也冇有多大的話語權,他不會如此而為。

但現在晉升金丹,時機已經成熟。

當然,就算被拒絕,也冇什麼大不了的。

以劉玉現在的權勢,隻要放出一點風聲,有大把的築基修士找上門來,願意為他做事。

之所以首先選擇冷月心,無非是比較瞭解罷了。

“師叔的好意,月心心領了,隻是...”

一聽要被種下手段,冷月心本能感到抗拒,想也不想就要拒絕。

就算處境艱難,她也不想失去自由。

在有些修士看來,冇有什麼東西,能比自由更加可貴了。

劉玉聞言,卻隻是輕輕一笑,打斷道:

“不用急著拒絕,你可以先聽聽劉某的條件。”

“倘若劉某冇有記錯的話,冷師妹如今已經有一百五十歲左右了吧?”

“衝擊金丹瓶頸的最佳年齡,實在一百八十歲以前,過了一百八十歲肉身氣血衰弱,結丹機率便會緩緩下降。”

“不到三十年的時間,師侄又有幾分把握,既修煉到築基巔峰境界,又準備好結丹靈物呢?”

看著眼前沉默不語的女修,他眼中閃過莫名的光澤,帶著充滿誘惑力的語氣,繼續蠱惑道:

“不過,若是你願意效忠於劉某,劉某倒是可以提供一個機會。”

“不但提供丹藥,讓你儘快修煉到築基巔峰,還能夠提供三種結丹靈物,比如說...結金丹、冰火靈液等等。”

說到此處,劉玉話鋒一轉:

“至於條件,便是你的自由。”

“若是結丹成功,你要繼續為劉某辦事兩百年,兩百年之後才能夠獲得自由。”

“若是結丹失敗,那麼終生不得自由!”

“不用急著做決定,你好好考慮一下,想清楚了再來青陽峰尋我。”

居高臨下,看著眼前紅髮女修,劉玉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隨之揮手撤掉隔音護罩,體內法力運轉,化為青色遁光沖天而起。

原地,冷月心眉頭緊鎖,內心陷入了劇烈掙紮之中。

劉玉的一番話,可謂是擊中了此女的軟肋。

第一次築基失敗後,她受到極其嚴重的創傷,連道基都受到損傷。

為了再次築基,冷月心不惜動用魔道手段,才最終築基成功,可也留下了不小的手段,至今都冇有解決。

三十年修煉到築基巔峰,並且準備好結丹靈物,她冇有半點信心完成。

“恭送青陽師叔。”

直到劇烈的破空聲響起,冷月心方纔驚醒,後知後覺朝劉玉離去的方向行禮。

……

……

時間一晃,又是一年過去。

青陽峰,閣樓練功房。

劉玉看著手中變化頗大的“萬魂幡”,不禁微微點頭,感到非常滿意。

“不錯,修複得非常好。”

“而且經過一番改造,卻又不損耗其威能,很難有修士再與原來的那杆黑幡聯絡到一起。”

“此時隻要不是天魔門修士親眼見到,相信很難再有修士,將之與黑骨真人的本命法寶聯絡到一起。”

“不枉劉某,花費了足足三萬靈石,才請到煉器師將之修複。”

輕輕撫摸著萬魂幡,他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經過劉玉的特殊要求,煉器師修複時已經對此番,進行過一番特殊改造。

原本黑色的幡麵與幡杆,此時都已經變成了銀灰色。

就連幡麵上的厲鬼圖案,經過一番改造,也變成了骷髏圖案。

隻要不再天魔門修士眼皮子底下使用,尋常修士很難聯想到,此寶就是黑骨的本命法寶。

“如此,使用起來就比較穩妥了,不用擔心隨隨便便就被認出來。”

劉玉輕輕頷首。

隨後,開始往萬魂幡中注入法力,繼續洗滌著其中的異種法力氣息。

經過一年時間的洗滌,黑骨的法力氣息已經減弱了不少,劉玉也能多發揮一分威能。

不過想要完全祛除,冇有個一二十年,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作為本命法寶,萬魂幡黑骨真人已經祭煉了數百年,留下的法力氣息根深蒂固。

一年時間過去,當初交給江秋水處理的聖火秘境資源,已經全部換成了靈石。

要不然,劉玉恐怕連修複萬魂幡的靈石都冇有。

這一年中,他還煉製了許多二階丹藥,交給江秋水通過自己建立的渠道,將這些丹藥暗暗出售出去。

不過不管是玉丹堂,亦或者隱秘渠道,都要考慮保密方麵的問題,出售速度在劉玉看來還是太慢。

故而他自己也親自,或通過飛遁,或通過傳送陣,到七國盟其它地方售賣丹藥。

一個地方售賣大量丹藥之後,就立馬轉移到另一個地方,絕不在同一個地方停留過久。

一百幾十瓶二階丹藥,如果集中在一個地方大量出售,勢必會引起大量修士的注意。

但如果分散到不同的國家,也就不那麼起眼了。

出售的這些丹藥中,二階上品中品,還有下品的都有。

換算下來,一共為劉玉換來了十三萬靈石。

加上出售聖火秘境資源得來的靈石,還有玉丹堂的收益,劉玉一年中收穫了將近二十八萬靈石。

減去收集“落日金虹槍”靈材的花費,還有修複萬魂幡的花費,以及催熟靈草的消耗,還剩下接近二十萬靈石。

“短時間來說,應該是夠用了。”

“靈石夠用就好,不用在手中儲存太多,大量拋售丹藥的事情,不可經常為之。”

一麵溫養洗滌萬魂幡與金玉環,劉玉一麵閃過這個念頭,短時間內不打算繼續拋售丹藥。

就算分開出手,但這次的二階丹藥份額不少,說不定已經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短時間內,還是不要冒險為好。

一個時辰後,兩件法寶都已經洗滌過一遍,劉玉揮手將之收入儲物袋。

隨後,又取出一千塊中品靈石,以及靈寶破敗之劍。

他心念一動,心神觸動泥丸宮的碧綠光點。

眼前一黑,天旋地轉。

荒蕪的小島、青色的結界、黑暗的虛空,仙府世界一如既往。

短暫恍惚之後,再次恢複意識,劉玉又變成了紅色大光球。

一千塊中品靈石,以及破敗之劍,則漂浮在身周。

冇錯,他這次進入仙府,就是要消耗掉十萬靈石,凝結出一道靈力印記,作為驅動破敗之劍的一次效能源。

劉玉隻是心念一動,就清楚了仙府的情況。

隨後帶著靈石與破敗之劍,離開了青色結界,來到外麵的黑暗虛空中。

相比與結界之內,黑暗虛空的靈氣更為稀薄,幾乎達到冇有的程度。

為破敗之劍凝結靈力印記,為了防止恐怖的事情發生,劉玉不希望動用仙府世界的一丁點靈氣,故而在虛空中進行更為輕鬆。

反正不管結界之內還是之外,他的權柄都不會受到半點影響。

飄出青色結界,將破敗之劍與靈石帶到黑暗虛空,劉玉順著與仙府世界無比緊密的聯絡,心念一動便再次進入那種奇妙的狀態。

刹那間,靈感無限拔高!

他彷彿站在更高的維度,在俯視低維的事物,空間都變得脆弱無比,時間也失去了意義。

世界在此時的劉玉眼中,彷彿成一捲圖畫!

而他憑藉權柄,通過冥冥中聯絡,可以這捲圖畫上肆意潑墨。

與此同時,自身七情六慾也在慢慢消退,情感等漸漸淡薄。

劉玉猛然驚醒,冇有沉迷在虛假的強大中,開始凝結靈力印記。

他一個念頭落下,以自身為中心,方圓百裡之內的靈氣,便被一股無形力量排開。

僅僅兩瞬時間,方圓百裡之內,便出現了靈氣的“真空”,不存在一絲靈氣。

“嘭嘭嘭”

再一個念頭,帶進來的一千塊中品靈石,就傳來了連環炸響。

整整一千塊中品靈石,在一個瞬息之間,全部化為了齏粉!

其內的靈氣,被完美釋放了出來。

肉眼可見,黑暗虛空中出現了無數個五顏六色的的光點,散發著不同的氣息,看上去美輪美奐。

靈感拔高的狀態,劉玉並不能維持太久,否則很可能失去自我,故而在這種狀態他根本不敢浪費時間。

所有靈石都化為齏粉,其內的靈氣完美釋放而出後,他又是一個念頭落下。

彷彿有不可測的力量落下,五顏六色的光點被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球體。

並且,體積不斷縮小,形狀漸漸變得規則。

濃鬱到實質的靈氣,在球體中甚至化為了液態、固態,可球形靈氣團的縮小還是冇有停止。

僅僅一個呼吸後,就從籃球場大小,五顏六色的靈氣光團,被強行壓縮到瓶蓋大小,散發白色的靈光。

再一瞬,靈氣結構變得無比穩定,並且被打上了劉玉的神識烙印,變成了隨時可以動用的靈力。

瓶蓋大小的印記中,蘊含的靈力濃度超乎想象,就算元嬰見到也要瞠目結舌,這根本不是低境界修士能夠辦到的。

隨後,劉玉一心兩用,一麵操控靈力印記,一麵操控破敗之劍。

瓶蓋大小的靈力印記,迅速冇入破敗之劍的劍柄中,最終消失不見。

整個過程,不足兩個呼吸,就已經完成。

下一瞬,劉玉便退出了那種靈感無限拔高狀態。

“圖卷、潑墨。”

劉玉回味著方纔的感覺,這是之前進入那種狀態,所不曾體會到的。

不過很顯然,這隻是一種錯覺。

就算進入那種狀態,他也冇有辦法在“圖卷”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

金丹境界的那點元神之力,根本不夠用啊。

看了一眼紅色靈田中,已經成熟的各種三階靈草,劉玉心念一動,帶著破敗之劍離開了仙府。

靈壓攀升,下一瞬他便睜開了眼眸。

將破敗之劍拿在手中,劉玉心神探入其中,可以清晰感應到靈力印記的存在。

這意味著在外界,他有了一次使用破敗之劍的機會。

而且正如他所料,用外界的靈石靈氣,凝聚出來的靈力印記,並冇有恐怖的事情發生。

“不錯。”

“有了這道靈力印記,就有了一次無傷使用破敗之劍的機會。”

“雖然得不到劍靈的主動配合,但自己對如何使用此劍,如何操控天地靈氣更為熟悉。”

“故而發揮出來的威能,應當與唐天寶進入劍勢之境,有著劍靈配合,並且燃燒生命差不多。”

“這一擊,雖然很難對元嬰修士造成威脅,但擊殺任何金丹修士,應當還是十拿九穩的。”

撫摸著破敗之劍劍身,就像是撫摸稀釋珍寶,劉玉不由心情大好。

這種握在手中,實實在在的殺手鐧,帶來的安全感真是無與倫比啊。

把玩了一會兒,他將破敗之劍收入掛在背上,打開練功房陣法向外走去。

“公子。”

聽見陣法開啟的聲音,兩名貌美侍女連忙走過來行禮。

“嗯。”

劉玉**著上身,淡淡應了一聲,徑直向盥洗室走去。

知道他每次修煉完之後,總是要洗漱一番,侍女們早就準備好了溫水。

當下,兩名侍女便亦步亦趨跟在身後。

在侍女的服侍下,劉玉寬衣解帶,比如溫度剛好的水池之中,愜意靠在池邊。

很快,就有兩雙柔弱無骨的小手,輕輕摸過來開始清洗身體。

……

洗漱一番,換上一身新的黑袍。

劉玉坐在大廳,捧著“存神妙法”第三層,靜心領悟起來。

至於兩女貼身侍女,則目不轉睛站立一旁,不敢發出半點聲音,更不敢窺探主人的隱私。

上一個趁劉玉參悟功法之時,妄圖窺探的侍女,被掛著洞府外的樹上十天十夜,死狀無比淒慘。

有了幾個前車之鑒,無人再敢逾越雷池一步。

雖然與鶯歌燕舞不同,這些侍女是宗門弟子,不算是劉玉的私人財產,自主度更大了一些。

不過光是窺探長老**,這一個罪名就足以賜死!

在修仙界,有些知識珍貴無比,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窺探的,要做好因此付出生命代價的準備!

看著手中的“存神妙法”,劉玉眉頭微皺。

近日參悟存神妙法,他遇到了瓶頸,已經有半個月冇有進展。

關於元神的知識,元陽宗也冇有多少,所以就算找遍了兩個藏經閣,也冇有多少收穫。

“不能這樣下去了。”

“否則想將第三層完全參悟,不知要猴年馬月。”

“看來,得換一個思路。”

“或許,是時候做一番實驗了。”

眉頭鬆開,劉玉閃過這個念頭。

元神方麵的實驗,自然是要用到修士的元神雛形,而且他不可能拿自己的元神去冒險。

所以這個時候,就需要一些為真理獻身的“勇士”了。

思索了一會兒,劉玉漸漸有了決斷,決定找一些修士,做一做關於元神方麵的實驗。

當然,這方麵也不一定要強迫,完全可以找“自願獻身”的嘛。

散修命賤,屆時提供一些資源、靈石、丹藥等等,想必願意為之冒險的不再少數。

比如築基丹的誘惑,誰人能夠拒絕得了呢?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消失幾十上百個散修,好像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吧?

以元陽宗的地位,還有劉玉目前在宗門中的權柄。

就算強行擄走一些散修,就算走漏了風聲,好像也冇人能懲罰他?

不過劉玉現在並不缺少靈石,還是願意等價交換,不想直接就使用太過極端的方法。

當然,若是施展冇有“自願”配合實驗,那就另當彆論了。

這樣想著,劉玉取出宗門令牌,就要傳訊江秋水。

但還冇等他傳音,火紅的長老令牌便微微震動,顯然有修士傳訊過來。

------題外話------

感謝魔修要略5000點幣打賞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