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想收服一件半帝法寶,危險性有點大啊。

你要不要搏一搏?”

混老對葉雲飛說道。

“當然要搏一搏。

天道塔有古荒大帝的氣息,可以用天道塔鎮壓這柄長劍,這樣危險性就低很多了。”

葉雲飛答道。

“是的。

正是因為有天道塔,我才讓你試試,否則就不用試了。”

混老說道。

“葉公子,那柄長劍是什麼級彆的法寶,太可怕了。

隔得這麼遠,我就已經感到有可怕的劍氣襲體,甚至靈魂體也陣陣刺痛。

葉公子,我們趕快離去吧。”

長生宮的那個太上長老說道。

“那是半帝級彆的法寶。

以你們現在的實力,是無法靠近的。

這樣吧,你們進入我的空間法寶之中。”

葉雲飛對四個窺星境高手說道。

嘶!

半帝級彆的法寶!

四個窺星境高手聽了葉雲飛的話,都是倒抽涼氣。

“葉公子,莫非,你打算收取那柄長劍?”

長生宮主聽了葉雲飛的話,立即猜到了葉雲飛的意思,不由得吃了一驚,問道。

“是的。

我打算嘗試一下。”

葉雲飛點頭。

“葉公子,這樣做太危險了,那柄長劍的威能太恐怖了。”

太上長老勸說道。

“無妨,我心中有數。

你們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葉雲飛答道。

接著,葉雲飛把長生宮主四人傳送進幻影塔之中。

“我們一起過去。”

混老出現,祭出天道塔,擋在葉雲飛的身前。

混老和葉雲飛一步步地向前方的那柄長劍靠近過去。

鏘!

葉雲飛和混老剛走幾步,那柄長劍似乎產生了感應,斬出一道粗大的劍芒,瞬間斬裂長空,浩浩蕩蕩朝葉雲飛和混老奔襲過來。

那道劍芒所到之處,可以清晰地看到,空間瞬間被剖開兩半,留下一道黑漆漆的寬達數千米的黑色空間裂縫。

混老伸手一指。

轟隆隆……

天道塔被啟用了,一層層古老而玄奧的能量威壓浮現,向前方盪漾而去。

轟隆隆……

那道劍芒斬在天道塔釋放出的能量威壓之上,瞬間停下,顫抖了一下,然後就慢慢消散。

“果然有效!”

混老大喜。

“那是當然。

天道塔是帝級法寶,用來抵擋半帝法寶的攻擊,綽綽有餘。”

葉雲飛笑道。

接著,葉雲飛和混老利用天道塔擋在身前,不斷向那柄長劍靠近。

隨著葉雲飛和混老的不斷靠近,那柄長劍的反應也是越來越激烈,不斷斬出一道道可怕的劍芒,發動了狂暴的攻擊。

隻不過,天道塔將那柄長劍的所有攻擊都擋下了。

那些可怕的劍芒根本就無法傷害得到葉雲飛和混老。

終於,葉雲飛和混老來到了距離那柄長劍的不遠處。

雖然有天道塔的保護,葉雲飛依然能感受得到陣陣可怕的劍氣不斷切割身體表麵,劇痛異常。

這是因為天道塔雖然是一件帝級法寶,但葉雲飛和混老兩人的實力都不夠強,無法把天道塔真正的威能激發出來。

而且還有一點,混老並冇有煉化天道塔,隻不過因為和天道塔相處的時間太長了,彼此十分熟悉,所以可以啟用天道塔的一部分威能。

“想不到,收服一件半帝級彆的法寶,也如此艱難。

我現在的實力還是很弱啊。”

葉雲飛心中不由得暗歎。

“再靠近一些。”

葉雲飛想了想,對混老說道。

於是兩人利用天道塔護體,繼續朝那柄長劍靠近。

此時,那柄長劍的反應也更加強烈了,不斷顫動著,一道又一道粗大的劍芒,源源不斷斬殺出來,攻擊葉雲飛和混老。

這一片空間被可怕的劍芒切割得七零八落。

片刻後,葉雲飛和混老距離那柄長劍大約還有幾米遠。

“好了,你可以嘗試煉化它了。”

混老對葉雲飛說道。

“好的,就在這裡吧。”

葉雲飛點頭。

於是葉雲飛盤膝坐下,混老站在旁邊操控著天道塔保護葉雲飛。

“混老,天道塔之中有古荒大帝的氣息。

你激發出天道塔的威能和古荒大帝的氣息鎮壓這柄長劍,協助我煉化它。”

葉雲飛對混老說道。

“好的。”

混老點頭。

轟隆隆……

混老催動天道塔,綻放出滾滾威能,而且隱約間有一道偉岸的身影浮現在塔內,正是古荒大帝的身影。

隨著古荒大帝身影的出現,浩浩蕩蕩的能量威壓朝前方那柄長劍鎮壓而去。

轟!

葉雲飛趁機釋放出魂海深處的那道天帝殘魂,朝那柄長劍緩緩延伸過去。

轟轟……

那柄長劍似乎不甘心,在瘋狂反抗著,密密麻麻的恐怖劍芒不斷從那劍身之上斬殺出來,那像密集的雨點一般朝葉雲飛和混老斬殺過來。

但是斬殺過來的劍芒全部都被天道塔擋下了。

天道塔,古荒大帝的身影,還有葉雲飛的天帝殘魂三者一起合力鎮壓那柄長劍。

一開始的時候,那柄長劍不斷劇烈反抗。

但是片刻後。

嗡……

終於,那柄長劍的動靜小了很多,不斷顫動著,發出嗡嗡之音,似乎有點怕了。

畢竟,這麼多的帝級氣息鎮壓著它,它有點無法承受了!

轟……

葉雲飛一邊催動天帝殘魂,一邊全力施展控兵訣,開始嘗試煉化這柄長劍。

控兵訣奧妙無窮,可以控製兵器,可以奪取敵人的兵器,還可以用來煉化法寶!

但是想煉化一件半帝法寶,哪裡會是簡單的事情。

這柄長劍的劍身之內還殘留一絲它原來主人的魂力意識,在操控著長劍拚命反抗。

時間慢慢流逝。

不知不覺,大半個月時間過去了。

終於,葉雲飛的天帝殘魂成功將長劍之內殘留的魂力意識鎮壓,並且利用魂樹將之吞噬掉。

接下來葉雲飛開始嘗試在長劍之內刻印自己的魂力烙印。

又過了半個月的時間。

鏘……

突然,那柄原本斜插在地麵之上的長劍拔地而起,發出清越的劍鳴之音。

“終於煉化了!”

葉雲飛露出笑意。

葉雲飛一伸手,那柄長劍落在掌心之中,綻放滾滾劍氣。

“你就算煉化了它,但想要催動半帝級彆的法寶,需要消耗十分龐大的能量和魂力,以你現在的實力,最多隻能催動它攻擊一兩次。

不到緊要關頭,你不要輕易動用它。”

混老收到天道塔,說道。

“有了這柄長劍,我現在可以輕鬆應付這個戰場之中的種種危險了。”

葉雲飛笑道。

接著,葉雲飛把長生宮主等四個傳送出來。

“葉公子,你成功煉化了那柄長劍嗎?”

長生宮主發現那柄長劍已經不見了,不由得吃驚問道。

“是的,我已經把它煉化了。”

葉雲飛點頭答道。

“葉公子,你的手段讓人不得不服啊!”

長生宮的那個太上長老驚歎道。

四個窺星境高手對葉雲飛都是佩服之極,那可是一件半帝級彆的法寶啊!

他們四人隔得老遠,就無法承受那柄長劍釋放出來的劍氣威能,他們毫不懷疑,如果他們四個膽敢靠近那柄長劍,肯定會被那些可怕的劍芒當場擊殺。

而葉雲飛居然將那柄長劍煉化了!

“走吧,我們抓緊時間去找妖祖。”

葉雲飛說道。

為了煉化那柄長劍,葉雲飛在這兒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接著,葉雲飛帶著長生宮主四人繼續前進。

不久之後,葉雲飛和那個妖族高手又重新感知到了妖祖殘留下的氣息,於是一路追蹤下去。

每當遇到危險的時候,葉雲飛就取出那柄長劍,輕鬆應對。

於是前進的速度大幅提升!

“葉公子,我有一種感覺,我們似乎距離老祖越來越近了!”

突然,那個妖族高手驚喜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