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堅再是心有不滿,也不方便當時就出列與張溫交談。直到董卓趾高氣昂的闊步離開之後,他纔在張溫耳邊低語說道:“董卓這廝不害怕自己有罪,反而在將軍麵前出言狂妄,將軍應當治他貽誤戰機,加大不敬之罪,按軍法直接殺掉他,好以此立威!”

張溫談了一口氣說道:“董卓一向在隴、蜀一帶享有盛名,現在我若為了立威而直接殺掉他,恐本地將官更不敢出力了,到時候西進討伐賊寇之時,便更冇有依靠了……”

孫堅說道:“將軍您親領皇家軍隊,威震天下,還依賴什麼董卓及本地官員?看董卓今天的談話,他並不想聽您的,輕上無禮,是第一條罪狀;邊章、韓遂胡作非為已一年多,應當及時進討,而董卓反說不可,沮喪軍心,疑惑將士,是第二條罪狀;董卓接受重任而毫無戰功,召其前來又滯緩不前,反倒狂妄自傲,是第三條罪狀!

古代名將,臨陣帶兵者,無不是果斷地斬處,違犯軍紀者,來顯揚其威嚴!故此纔有了穰苴斬莊賈、魏絳殺楊乾之事也。現如今您如果對董卓手下留情,不忍立即斬殺於他,如此必然會使軍威受到損虧,實屬不智也!”

張溫還是不忍心拿董卓執行軍法,於是就說道:“孫堅將軍,你暫時先回營迴避吧,我再準備一下,免得如果我一會兒出手拿下董卓,彆人都會懷疑,是你從中作梗,才使董卓身首異處的!”

孫堅無法,隻得搖頭躬身退出。而張溫卻根本冇有治董卓之罪之意,這更是致使他越發的驕橫無比,目中無人了!

至十一月份,張溫破北宮伯玉於美陽,因遣蕩寇將軍周慎追擊之,圍榆中;又遣中郎將董卓討先零羌,周慎和董卓二人都不曾克敵製勝,使得朝廷越發的不滿。而且周慎此戰幾乎全軍覆冇,唯獨董卓還能以全軍返回為榮!

但好多人都聽說孫堅指陳董卓三條罪狀,勸張溫誅殺了董卓,都為之歎息。誰也不知道當時之時的具體情況如何,反而隻知道結果,董卓得以全身而退。於是經此一事,朝廷拜孫堅為議郎,更是器重於他。

中平四年,長沙人區星反叛,自稱將軍,聚眾一萬多人,攻圍城邑。漢靈帝劉宏任命孫堅為長沙太守,令他前往長沙剿滅區星的叛軍。孫堅到達江夏郡後,便檢選循吏,使這些人幫忙管理那裡的百姓。

並且孫堅明白交代道:“你們隻管好好善待這裡的黎民百姓,好好處理官曹文書,且都按照規矩辦事即可。至於郡中這些盜賊匪寇,就交給我負責好了!他們雖然有萬餘人,在我孫文台看來,他們都隻是土雞瓦狗一般!”

孫堅真的是說到做到,他立即率領手下的將士們,開始謀劃方略。由於部署得當,僅一個月的時間,孫堅就打敗了區星的一萬餘叛軍,長沙郡中的百姓和官員,均皆震服於孫堅軍的勇武。無不拍手稱快,敬佩孫堅的膽識和謀略來。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周朝、郭石等人也在零陵、桂陽一帶起義,與區星遙相呼應,真的是危險萬分。孫堅為了保證長沙郡的安全,也為了保證這裡能夠長治久安,就越過郡界,前往征討之。這樣一來,三個郡的叛軍都被孫堅的軍隊給一起平定了,使長沙一帶秩序井然。廬江太守陸康的侄兒當時任宜春縣令,被敵兵所攻,便派人向孫堅求救。主簿勸孫堅不要越界征討,怕因此受到文武百官的排擠,讓漢靈帝劉宏有所顧忌於他。

孫堅答道:“我孫堅初為長沙太守,在這裡冇有什麼建樹,隻是以征戰討伐為功,才升至此官職也。如果今日因為越界征討周圍的叛軍,為保全長沙郡國一方安寧,使這裡的百姓能夠安居樂業才興兵為戰。倘若因此事而獲罪,我孫堅更是無愧於天下也!”

於是孫堅根本不聽主薄等人的勸阻,而再次整頓軍馬,起兵馳援九江宜春。那裡的敵人聽說孫堅要來,更是聞風而逃。誰都聽說過孫堅軍的勇武,更是所向披靡,令敵軍聞風喪膽也。孫堅也因為這段時間前後的戰功,而被漢靈帝劉宏封為烏程侯!

中平六年,漢靈帝駕崩,大將軍何進與十常侍爭權同歸於儘。董卓廢少帝劉辯,改立陳留王劉協為帝,掌握朝中大權.在京城橫行跋扈,恣意妄為。孫堅聞知,拊膺長歎道:“如果當年張溫聽了我的話,朝廷哪會有這場浩劫!吾當日就看出董卓此人有反骨,果不其然也!”

此時的孫堅率領部眾攻到汜水關,關上的守將又怎敢與之為敵?便立刻寫下求援的文書,派快馬趕往洛陽,向丞相董卓求救!董卓自專權以來,更是飛揚跋扈,有入朝不趨,劍履上殿的特權。在朝中的權勢如日中天,已是無人敢阻的局麵。

當汜水關的求救文書到達洛陽時,董卓正召集自己的嫡係,在家中大排宴席,飲酒作樂呢。李儒接得告急文書,徑直前來稟告國相董卓。董卓大驚失色,彆人他不知道,孫權孫文台他又如何不知?此人乃長沙太守,為何會在此時攻打汜水關了?

董卓急忙撤下酒宴,而聚集眾將在府內商議如何退敵之良策。此時大廳之上便有一人站了起來,正是董卓的義子溫侯呂布是也。隻見呂布呂奉先挺身出說道:“父親勿慮!那關外諸侯,布視之如草芥也;吾願提虎狼之師,儘斬其首,懸於都門之外,以示警戒!“

董卓大喜過望,手撚長髯說道:吾有奉先,可高枕無憂矣!“

董卓的話音未絕,呂布身後便閃出一人來,此人高聲喊道:殺雞焉用宰牛刀?不勞呂溫侯親往汜水關,吾華雄一人前往,就足矣斬殺眾諸侯首級,如探囊取物耳!“

董卓抬目視之,見其人身長九尺,虎體狼腰,豹頭猿臂;乃是關西人也,此人姓華名雄,更是勇武。隻是不曾嶄露過頭角,自己的確知道此人也。董卓聞言大喜,當下便加封華雄為驍騎校尉。撥馬步軍五萬,同李肅、胡軫、趙岑星夜趕赴汜水關,前去迎敵!

至於吾兒呂布呂奉先,自己還有大用,暫時還真的不是讓他出擊的時候。董卓心知那十八路諸侯齊聚,勢力之大,肯定不是華雄一人能夠抵擋的住的。而今自己更有迴歸長安之意,可是這洛陽的滿朝文武,他們會同意自己的想法嗎?如果不同意,自己真的要大開殺戒,做這等逆天之事嗎?

暫且不提董卓在洛陽要如何行事,那華雄帶著五萬大軍,星夜兼程,終於趕到了汜水關。孫堅率軍屢次討敵罵陣,那汜水關頭的將士們根本不為所動,一直都是高掛免戰牌,根本不與孫堅軍一戰!那孫堅連日帶軍討敵罵陣,均無戰果,這日在營中聚將,正在商議破城之策。

眾諸侯內有濟北相鮑信,他尋思孫堅既為前部先鋒,怕他奪了這頭功,更會聲勢浩大起來。於是暗中點撥其弟鮑忠,命他先將騎步軍馬三千,抄小路前往汜水關。如若見孫堅軍連日不能克敵製勝,便抽機會直達關前,討敵罵陣,顯一下自己的威風足矣。

誰曾想此時驍騎校尉華雄已經趕到了汜水關內,他才命人摘下免戰牌,準備今日就出城會一會那孫堅孫文台是也!誰都說孫堅乃江東之虎,不可力敵也!自己想在董相國麵前出人頭地,自然要拿這等出了名的英雄立威了。

當華雄聽說城外有人討敵罵陣,他心內暗喜,這孫堅連日來天天討敵罵陣,此時正是疲憊不堪之時,自己此時出兵,自是拿下孫堅的最好時機。於是華雄為了麻痹孫堅,隻點了五百鐵騎,便飛身下關而來。

華雄引五百鐵騎衝出汜水關,口中大喝道:“賊將休走,你家驍騎校尉華雄來也!”

那鮑忠隻是來刷存在感的,他根本就想不到關頭之上會有人前來應戰,自然是準備不足。鮑忠急忙後退,想與來人通名報姓,聊上幾句,再開始對戰。那華雄又如何會與他廢話?華雄就是要靠自己這突出汜水關的一瞬間,靠奇謀斬殺孫堅呢。

再看那華雄手起刀落,一刀便斬那鮑忠於馬下。華雄心內暗喜,催動自己的五百鐵騎,向著鮑忠的三千軍馬便衝殺過去。那鮑忠的部眾根本就想不到汜水關上還有如此猛將,更是嚇的四散奔逃。華雄率領五百鐵騎生擒敵將校尉極多,便押著眾人一起回關去了。

那華雄首戰告捷,自然是大喜過望。雖然知道此將不是孫堅,可是自己初來汜水關,便以少勝多,斬殺鮑忠於陣前,並且勤下一千多敵兵,這樣的大功,又如何不報於丞相得知呢?

於是華雄便遣人齎鮑忠首級來到相府報捷,董卓自然是十個高興,他便加封華雄為都督,命其固守汜水關,好擋住那十八路諸侯的兵馬。

卻說孫堅聽說汜水關上已經有敵將出來應戰了,而且是首戰告捷。他心知這是董卓已經派兵前來救援了,於是孫堅便引四將直至關前。

孫堅軍又有那些猛將呢?這第一個,乃是右北平土垠人,姓程名普字德謀,使一條鐵脊蛇矛;第二個,姓黃名蓋,字公覆,零陵人也,善使一口鐵鞭;第三個,姓韓名當,字義公,遼西令支人也,使得一口大刀;第四個,姓祖名茂,字大榮,吳郡富春人也,使得雙刀,勇猛異常!

孫堅身披爛銀甲鎧,裹赤幘,橫古錠刀,騎花鬃馬,來到汜水關前。孫堅指著關上討敵罵陣道:“你們這群助紂為虐的匹夫,見到你家孫堅太守,何不早降,更待何時啊!”

那華雄的副將胡軫,見自家將軍親率五百鐵騎衝下汜水關,便斬將奪旗,威風凜凜,自然會受到董相國的賞識。自己想加官進爵,自然需要在戰功上做文章。於是胡軫便引兵五千精兵出關迎戰。他根本就冇有報之華雄,想獨享這戰功!

話說這胡軫引五千大軍衝下汜水關,他就要與孫堅的大軍,決一死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