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童姥秋水頻死,奪靈鷲宮控製權

如同破布袋一樣,巫行雲和李秋水,被震開。

全身百多年功力一點不剩的全被吸光。

陸恒隻覺得身體中數十大穴全被衝開,如同沉浸在溫暖的海洋裡一樣。

冇有半點不適。

“我的功力,我的功力!”

巫行雲披頭散髮,原來精緻的麵孔,迅速蒼老。

聲音變得更加尖銳。

瘋癲發狂。

一旁李秋水同樣老態龍鐘,不複貴婦模樣,怨毒著死死瞪著陸恒。

恨不得抽筋拔骨飲血。

在半空中運功一週天,北冥真氣環繞陸恒,雖然也有部分損耗,隻吸收一百八十年。

但也讓陸恒衝開第五層境界,達到更高的生命層次。

“五百年內力凝聚我身,我已經天下無敵,哈哈哈哈!”

“巫行雲,李秋水,本座得感激你們纔是,把她們給我抓起來!”

隨手丟了兩顆大還丹,以至於不讓兩人現在就死。

靈鷲宮那群女婢都看呆了。

無法想象,她們最敬愛的尊主,竟然落得這個下場。

“我勸你們不要擅自衝動,否則我不介意直接屠戮你們。”

“烏老大,去把她們捆起來,本座另有用處。”

在場所有人,見到陸恒,立刻跪下,瑟瑟發抖。

五百年內力的超級高手出世,太可怕了。

巫行雲根本無法想象,她竟然輸給一個毛頭小子,甚至內力都被吸乾。

雖說陸恒有給她們服下丹藥,稍微恢複了點內力,但卻架不住一直流失,冇有辦法凝聚功力。

“求求你,不要傷害尊主!”

餘總管,噗通給陸恒就跪下。

連帶著靈鷲宮女弟子們也趕忙跪下求饒。

巫行雲被點了穴道,動彈不得,想要說點什麼吧,也說不出來。

“放心,本座不殺不能還手之人,隻要你們宮主配合。”

陸恒招了招手。

秦紅棉就被吸入懷中,在萬千人的眼裡,像是看到了神一樣。

“實力具備二流之上,可留下加入天尊殿麾下,不足境界者,歸納到天尊殿外圍。”

“由青龍副殿主和白虎副殿主對你們進行培訓,若有生死符未曾被解開者,可以在三日後,依次找本座彙報。”

“我們,上山!”

陸恒說完話,直接踏雲而去。

他看上靈鷲宮這地盤了。

要把這裡改造成屬於他的總壇。

這被吸取的內力,還需要精煉提純後,纔會轉化成為屬於他自己的內力。

雖說是第一次使用北冥神功,但造成的後果就是武林損失兩名先天,造就陸恒無上威名。

秦紅棉跟著一同踏入靈鷲宮正殿。

雖有一些人不服從管束,但大多數女婢,都無法適應天山童姥被擊敗禁錮的畫麵。

彷彿信仰倒塌一般。

昔日縱橫江湖無敵的宗門,很快也消弭於無形。

“陸殿主,你要怎麼才肯放過尊主。”

“巫行雲嘛,本來我和你們冇仇怨,要不是你們那什麼昊天部女婢囂張跋扈,惹怒本尊,也不至於鬨到今天這個地步。”

“她,我可以放過,不過你們需要被種下禁製,體驗下生死符帶給你們的那種快樂,你意下如何。”

餘總管臉色變換難看的要命。

此舉無疑是報複。

生死符作為懲罰,實在難以接受,但為了她們宮主的安危,餘總管低頭認栽了。

“除此之外,靈鷲宮這地盤,我要了。”

“若是你們能夠獲得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的原諒,自然可以隨意離開,但他日江湖遇到本座時,需退避三舍。”

陸恒坐在童姥曾經坐著的位置,彷彿大魔王一樣恐怖。

“若是冇有被諒解,那隻能說你們做的還不夠好,你可答應。”

三個條件。

一個比一個讓人無法承受。

簡直就相當於,讓靈鷲宮在武林除名。

彆忘了。

巫行雲的內力已經被廢了。

雖說吃了培元丹,勉強能夠存活一段時間。

但損失的卻是根基。

而且再也無法再回到巔峰,更不能重新踏足先天。

這對一個絕頂高手而言,簡直就是痛苦的夢魘。

“陸殿主,就不怕被天下人指責嗎,你此舉太過霸道,我接受不了。”

餘總管還想討價還價。

陸恒瞪了一眼,冷哼道:“彆忘了,你們當初是怎麼對付彆人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若是不答應,那就毀宗滅派。”

好死不如賴活著。

餘總管深吸幾口氣,心裡憤怒,可卻冇辦法在反駁。

生或死。

怎麼選擇,都不是她能代表靈鷲宮所有婢女。

“來人,把她送到巫行雲身邊,你要想清楚,我們本身就仇敵關係,我不殺你已經是法外開恩,真以為本座是好人?嗯?”

陸恒如今大勢已成。

先天高手,奪人基業又如何。

誰敢放肆。

不得不說,陸恒有這個底氣,說這話。

“希望你能言而有信。”

餘總管冇彆的辦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哼,那是自然,本座自當一言九鼎,不過也彆想著未來報複本座,不怕死你們就來,但下一次可就冇有這般仁慈。”

等餘總管失魂落魄的離開。

秦紅棉這纔看向陸恒,道:“陸郎,你冇事吧。”

“靈鷲宮這個門派,我當年行走江湖時,也曾有所耳聞,冇想到那女童竟然這麼神奇。”

“彆看是女童模樣,那巫行雲最少也活了九十多歲,名副其實的老怪物。”

“一次不打疼他,日後再有人敢威逼我天尊殿,本座可冇那麼多閒工夫,去處理這種瑣事。”

雖然一勞永逸也可以。

巫行雲很明顯,壽命隻剩下不到半年。

既然如此,留她一命又何妨。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尊主,巫行雲被關在後山死牢,隻是,她一直在罵你。”

“不管她,李秋水呢。”

“派人給西夏皇帝帶口信,讓他帶著五百萬兩白銀,或同等價值的寶物贖金來贖人,不交錢我們就撕票。”

李秋水作為西夏皇太妃,又是一品堂的幕後之人。

不差錢。

而靈鷲宮這地理位置不錯,若是在山上亂鬥,肯定會死很多人,不過巫行雲絕對是托大了。

不然最起碼也能和陸恒鬥幾招。

“白虎你去做這件事,順便給商會發訊息,過段時間讓夫人他們來靈鷲宮,以後這裡就是天尊殿的總壇。”

大理,陸恒不想再回去了。

以後傳授武功,且讓段譽來這裡,冇必要在繼續參與大理皇族內部事,況且秦紅棉已經是他的女人,若是被段正淳知道,兩人之間肯定會起爭執,到時候若是陸恒一個不小心,把他給宰了,勢必會和大理結仇。

他雖然不怕,可也不喜歡麻煩來找他。

“對了,讓青龍統計一下,那些島主洞主,那些人可以歸為己用,列個名單給我,到時候有用。”

(未完待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