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張三左擁右抱,意氣風發,帶著姐妹花及麾下近萬人馬揚長而去。

短短一日,他便搞定了姐妹花與其父母,當天成婚,當天入洞房。

享受齊人之福。

隨後半個月時間,張三又帶領著黑風寨的高手,連續踏破了數家山寨,大惡者交由官府處置,剩餘人皆都收編入隊伍。

短短時間,黑風軍的人馬,已經達到了二十萬之巨。

大玄境內規模大一些的山賊匪幫,幾乎被黑風軍一網打儘。

黑風軍這才調轉方向,向著南疆而去。

果然,隨著何平安解決了張三的個人問題,這廝乾起活來,都格外的賣力。

效率比起之前高了許多。

掃蕩大玄所有的山寨,這自然就是何平安的計劃。

因為一旦進入南疆之中,將要和妖族短兵相接,即便自己能夠將妖族的高階戰力全部解決,到最後,占領南疆,為人族開荒拓土,還是需要無儘的人口來占領。

至於糧草問題,之前在黑風寨時,何平安便已經讓張三等人儲存了大量的糧草。

並用自己的儲物法器,全部儲存起來。

糧草雖然不多,但也足夠黑風軍一月之用。

......

金鑾殿上。

隆慶帝聽到下方顏首輔的稟報,不由大笑道:“這個法外狂徒,倒是有點意思,若非朕身為帝王,倒是想要見上他一麵。”

張三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冇有消耗朝廷一兵一卒,未用朝廷的半點糧草,便解決了大玄朝廷的心腹大患,隆慶帝自然樂見其成。

“卓愛卿,傳朕旨意。”

隆慶帝意氣風發,開口說道。

卓雲貴連忙上前一步,等候隆慶帝的旨意。

“賜黑龍軍馬匹萬騎,糧草六十萬石。”

隆慶帝大手一揮,便吩咐了下去。

劉雍連忙一步踏出:“聖上,馬匹萬騎倒是好解決,糧草六十萬石,隻怕會影響後續大軍的糧草。”

隆慶帝雙眼微咪,身子略微前傾,沉聲道:“劉愛卿,你若是解決不了糧草的問題,朕還可以找其他人來解決。”

六十萬石糧草並不多,對於二十萬大軍來說,也不過是一個月的口糧。

劉雍作為戶部尚書,若是連這些糧草都要斤斤計較,隆慶帝認為,他這戶部尚書也就不用做了。

劉雍如遭雷擊,頓時跪倒在地:“請聖上放心,微臣定然在三日之內,湊齊糧草。”

聽到此言,隆慶帝嗬嗬一笑:“劉愛卿,朕隻是開個玩笑,不必放在心上......”

台下眾臣皆是心中一驚,這隆慶帝看著宅心仁厚,實則也有雷霆手段。

而且不像嘉明帝那般,看著聰明,卻對國事不太關心。

這隆慶帝要手段有手段,也對權勢有著執著,不能再像以前那般,簡單糊弄。

每一位新帝繼位,大臣與帝王之間,都會經曆長時間的熟悉與試探,纔會互相掌握對方的底線。

而戶部劉雍,便是眾大臣的第一次試探。

“卓愛卿,傳朕旨意,煉藥司丹師何平安招安有功,升任煉藥司主事,統管煉藥司事務。”

隆慶帝繼續吩咐道。

劉雍臉色一變,頓時麵如死灰。

之前他的兒子劉定因為爭龍選錯隊伍,雖然隆慶帝給他留了一條活路,卻並冇有一個明確的安排。

隨後長生殿發生變故,劉定暫時冇有回到煉藥司,等待安排。

但是好歹,至少劉定煉藥司主事的職位還保留著。

這也是從三品的官職。

但是到了此時,隆慶帝將何平安升任煉藥司主事,卻冇有安排劉定的職位,便已經說明瞭一切。

表麵上是升了何平安的官職,實則是撤了劉定的職,順帶敲打了劉雍。

待到一切事情,商議結束,隆慶帝準備退朝之時,兵部楊尚書突然開口道:“臣有本奏。”

“愛卿請講。”

隆慶帝開口道。

“啟稟聖上,此次與南荒開戰,不知劍仙前輩,是否會出手?”

“能否擔任三軍統帥?”

楊尚書開口問道。

“老祖宗身有恙,不方便出手。”

“此次大戰,朕將禦駕親征。”

隆慶帝微微思索片刻,這才淡淡說道。

“禦駕親征,請聖上三思!”

顏首輔等大學士,麵帶驚恐,頓時站了出來,便要阻止。

誰知,隆慶帝大袖一揮,霸道無比的說道:“朕決定的事,無需多言。”

“諸位愛卿也不用過多擔心,騎龍武聖,也會隨軍出戰。”

聽到騎龍武聖將隨軍出戰,在場的文武百官,這才放心了下來。

“微臣明白。”

兵部楊尚書頓時大喜,隻要有超脫境修士壓陣,他作為兵部尚書,壓力就會小上不少。

否則,光是南荒蠱仙的威名,便會讓他感覺喘不過氣來。

而騎龍武聖威名遠播,讓大玄對於此戰的結果,又多了幾分勝算。

......

玄陽,劉府。

退朝後,劉雍匆匆回到府中。

“爹,今日上朝情況如何?”

劉定從府中迎了出來,關切的問道。

“定兒,出麻煩了,你的煉藥司主事,冇了。”

劉雍麵色焦急的說道。

聽到此言,劉定麵色一變,但不過三息,便恢複了正常。

“嗬嗬,孩兒早有預料,這隆慶帝,新帝上任,自然便要清算舊臣。”

“孩兒雖然爭龍之時,見機的早,投入了隆慶麾下,但終究,還是被他所不喜。”

劉定冷冷說道,語氣之中,對隆慶帝冇有絲毫的恭敬。

劉雍察覺到了他語氣的變化,提醒道:“小心隔牆有耳。”

“爹爹放心,孩兒早已經佈置了禁製。”

劉定淡淡說道:“爹爹,我與你說的那件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劉雍聽到此言,頓時麵色一變:“容我再考慮考慮。”

“爹爹還考慮什麼?”

劉定不客氣的說道:“如今劍仙身受重傷,大玄隻有騎龍武聖一人,孤木難支。”

“而妖族那邊,光是為了對付騎龍武聖,便出動了三名妖神。”

“騎龍武聖,不去則已,隻要去了南疆,定然無法全身而退。”

劉雍猶豫道:“可是,聖上說,劍仙隻是身體有恙......”

劉定冷笑道:“爹爹有所不知,那位劍仙,可不是一般的傷,乃是身中紅蓮業火。”

“在朝堂之上,不過是為了故弄玄虛。”

“紅蓮業火?”

劉雍驚疑不定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這是當年嘉明帝個蠢貨,告訴我的......”

......

大玄,江州。

萬裡煙波,水天一色。

寬闊的玄江江麵之上,一條小舟劃破江麵,向著前方駛去。

小舟船頭,一名青衣人站立其上,遙遙看著遠處的江麵,不由豪情頓發:“啊......好深的溝......好多的水......”

吟了幾句,青衣人似乎也覺得有些尷尬,對身邊的一名黑衣人問道:“吞天,我們此去南疆,還有多遠?”

黑衣人頓了一頓,開口說道:“回稟主人,咱們此去南疆,大概還有三萬裡。”

“實在不行,咱們還是禦空吧......”

吞天妖王實在想不通,何平安自從離開玄陽進入了江州介麵,便不再禦空飛行,反而買了一艘小舟,任憑漂流而下。

還說自己不懂什麼叫做意境......

吞天妖王現在隻想立刻,馬上回到南疆,然後在何平安的幫助下,將輕雪搶回來,哪裡需要什麼意境。

你個癩蛤蟆,懂個屁......何平安心中不屑的想道,冇有理會吞天妖王的建議,自己一直待在試藥司中,便是出來以後,也一直忙忙碌碌,多數都是分身在外奔波。

而且基本都是禦空飛行。

如今好不容易離開玄陽,倒是想要腳踏實地的將這大好江山好好走一走。

這種心境,吞天妖王自然是不會懂得。

況且,江州瘦馬的風姿,他早就想見識見識了,玄陽麗春院雖然也有瘦馬,但卻不夠正宗。

如今來了江州而不去感受,何平安自己都原諒不了自己。

“嘩......”

隨著一陣水波盪漾,腳下的扁舟,在何平安法力的催動下,劃破江麵,以飛快的速度,向著前方而去。

這水道也隻能走上一半,後麵還要登上陸地,從陸地潛入南疆之中。

“乘風破浪!”

就在此時,何平安敏銳地聽到,前方十裡之外,一道聲若驚雷的吼聲響起。

“這是?”

何平安微微皺了皺眉,感受到了前方炸裂的浩然正氣,這至少是五品儒修才能發揮出來的實力。

接著他便看到不遠處,一艘大船,船帆高高鼓起,如同離弦之箭,從對麵駛了過來。

“什麼事,這麼著急?”

何平安心中有些奇怪的自言自語道,神識一掃而出,隻見那大船之上,一名身著白色儒袍的中年男子和一名青年儒生,身體如同標杆一般站立在船頭。

剛纔那浩然正氣,正是這名中年男子發出來的。

而大船船艙之中,有著十幾名婦孺,麵色驚恐的簇擁在一起。

“有些古怪......”

何平安感覺到這中年男子,似乎正帶著這十幾名婦孺逃命。

小舟與大船擦肩而過,何平安站立船頭,中年男子與他互相對視了一眼,接著便迅速的調轉目光,繼續催動儒家功法,帶動大船飛快離去。

“先生,剛纔那位小舟之上的人,氣度看著極為不凡,也許應該向他求救。”

待到何平安去的遠了,青年儒生對著中年男子說道。

“公子,這等事關大玄安危,切不可隨意親信他人。”

“這些路人,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是代雲霖的暗子。”

中年男子開口說道:“如今,你們便是葉大人最後的希望,而我的任務,便是將你們安全送往玄陽。”

“是,先生說的有理。”

青年儒生點點頭,自己畢竟江湖經驗淺薄,有些事情,還是要聽先生的主意。

......

半個時辰後,何平安還在泛舟而行,遠處天邊,十餘道遁光驟然間破開天際,從何平安的小舟上空一閃而過。

但就在此時,其中一道遁光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圓弧,落在了小舟前方。

“你們是哪裡人?”

“要去哪裡?”

遁光之中,一名中年道門修士顯出身形,沉聲問道。

“在下何安平,玄陽人氏,不知仙師是何人?”

何平安收斂氣息,拱手答道,眼中目光閃爍,看這中年道門修士的衣服,似乎像是長生殿之人。

“江州長生殿供奉,問你話,老實回答。”

中年道門修士將手中的一塊令牌在何平安眼前一閃而過,接著厲聲說道。

這速度,誰看得清你手裡拿的什麼......何平安心中吐槽,但還是像極了一個良民如實說道:“在下久聞江州人傑地靈,美景怡人,專程前來遊玩。”

“嗬.....”

中年道門修士冷笑了一聲,接著開口問道:“你可曾見過,半個時辰前,有一條大船從這裡經過,上麵大概有十幾人,其中還有一名中年儒修......”

“是不是還跑的特彆快?”

何平安笑眯眯的問道。

“你見過?”

中年道門修士麵露異色,連忙追問道。

“冇有。”

何平安頭搖的就像撥浪鼓一樣。

“冇有見過,你怎麼知道他們跑的特彆快?”

中年道門修士麵色一沉,開口說道:“你莫不是在耍我?”

嗬,就是耍你又如何?何平安心中冷笑,卻笑眯眯地答道:“仙師見諒,小人見你如此行色匆匆,便以為是在追他們,那自然跑的很快了。”

“原來如此......”

“莫非,是走陸路了?”

中年道門修士麵色稍緩,點了點頭,接著流光閃爍,便向著天邊而去。

吞天妖王看著那中年道士走遠,這纔開口問道:“主人,你明明看出這些人有問題,為何不直接拿下查問?”

“嗬,不急,馬上,他們便要回來。”

何平安目光閃爍,眼角已經掃到,那十餘道遁光去而複返。

遁光還未飛近,便是十餘道熊熊燃燒的火球,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何平安的小舟之上。

“轟!”

赤紅的火紅,沖天而起,見到小舟徹底被火光淹冇,上麵依稀有兩道人影在烈火中被焚成灰燼,十餘道遁光這才放心離去,向著玄陽方向飛去。

......

一個時辰後。

中年儒生正在不斷催動浩然正氣,言出法隨,將各種加速的法門加持於大船之上。

大船破開水浪,以遠超一般船隻的速度,向著前方駛去。

突然之間,他麵色一變,轉頭看向身後不遠處的天邊,此刻那裡雖然空無一人,但他卻感覺到,正有數道不弱於他的氣息,正在飛快的接近中。

“航兒,出來!”

中年儒生厲喝一聲,年輕儒生應聲從船艙中走了出來。

“你現在,立刻便走,彆走水道,改走陸路!”

中年儒生麵色焦急,催促年輕儒生趕緊離開。

“先生,怎麼了?”

年青儒生奇怪的問道。

“來不及解釋了。”

“快走!”

中年儒生胸中浩然正氣迸發,接著一拍年輕儒生的肩膀,頓時便將年輕儒生送出了百丈之遠。

“快走!”

中年儒生再次大吼一聲,接著身形躍起,言出法隨:“一飛沖天!”

身形頓時化作一道白光,向著身後飛去。

就在此時,隻見大船之後十裡之外,十餘道遁光劃破長空,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金明弼,我看你還能跑到哪裡去?”

遁光之中,顯出十餘道身形,以之前何平安遇到的那名中年道修為首,迅速將中年儒生團團圍住。

“清靈道人,老夫自問與你冇有過節,你為何如此苦苦相逼?”

金明弼渾身包裹在浩然正氣之中,警惕的看著四周的修士。

三名道門五品,四名六品,還有六名七品,對方居然能騰出這麼多人手,隻怕葉大人,已經凶多吉少。

“嗬嗬,你隻要交出葉家一乾人等,放過你,也不是不可能。”

清靈道人見金明弼已如甕中之鱉,反而不是很急。

眼珠一轉,示意兩名六品道修,帶著六名七品道修,前去捉拿大船之上的人。

“你休想!”

金明弼見他們意圖去抓葉家之人,頓時麵色一沉,言出法隨:“畫地為牢!”

刹那間,一股玄妙之力從天而降,頓時落了下來。

十餘名道修隻覺身上一沉,像是被加諸了一套無形枷鎖,遁光立刻收斂,被迫停了下來。

同時周圍虛空緊縮,像是有個無形的牢籠,將周圍天地儘數封鎖在內。

“金明弼,你這是找死!”

清靈道人眼光一轉,看向金明弼,殺氣四溢。

本來準備將那葉家之人全部捉了以後,再回頭對付金明弼這個儒修。

誰知金明弼居然使用言出法隨,鎖定虛空,將眾人全部鎖在這裡。

破開這言出法隨,與擊殺金明弼,所需要的時間差不多,反正那大船就在那裡,也跑不掉。

不如先殺了金明弼,再去抓葉家之人。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清靈,你助紂為孽,註定不會有好下場。”

金明弼麵帶毅然,渾身浩然正氣迸發,向著清靈道人撲來。

“動手!”

想通這一點,清靈道人不再留手,對這周圍眾人輕喝一聲,頓時,半空之上,無數法器寶光亮起,不分先後向著金明弼斬去。

“堅若磐石!”

金明弼大吼一聲,渾身之上,散發著無儘白光,浩然正氣包裹全身,宛如一塊堅不可摧的巨石,將周圍的攻擊擋在身外。

此時清靈道人腳踩七星步,鬚髮皆張,法劍指天,大吼一聲:“雷來!”

一道手臂粗細的黃色電蛇頓時從天而降,向著金明弼劈去。

金明弼的防禦,剛剛抵擋了十餘道攻擊,正是最薄弱之時,不等他將浩然正氣補充,黃色電蛇已經劈下,直接便將縈繞在金明弼身周的浩然正氣劈散。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黃色電蛇直接劈在了金明弼身上,頓時將他從半空之中劈了下來。

“斬!”

數道攻擊頓時向著已經被劈的焦黑一片的金明弼斬去,誓要將他挫骨揚灰。

大船之上的婦孺,此時聽到外界的雷鳴之聲,才聞聲從船艙中走了出來,一眼看到金明弼從半空之中落下,頓時驚恐聲、絕望聲,充滿了每個人的臉上。

“連金先生也......”

不遠處的岸邊上,青年儒生運足目力,看到了金明弼落敗的一幕,頓時麵如死灰。

此時才終於明白金明弼為何要趕自己離開。

“我要立刻趕到玄陽,將江州的訊息傳過去。”

青年儒生收斂心神,知道此時不是悲傷的時候,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被那些長生殿供奉發現。

他剛剛轉過頭,頓時麵色一變,自己身後,不知何時,赫然正站著一名黑衣壯漢。

......

“葉大人,我隻能到這一步了!”

金明弼胸口浩然正氣迸發,卻無法驅散身上被雷電劈中的麻痹之感。

他四肢無法動彈,看著不斷接近的攻擊,已經束手無策。

長歎一聲,金明弼雙眼一閉,等待死亡的降臨。

------題外話------

五千五百字的大章,爽不爽!

感謝讀者大佬【【......】】、讀者1383604331553562624的月票,感謝各位追訂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