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熊妖這般模樣,蘇木突然有一絲絲負罪感。

好像有些太欺負妖了……

不過該乾的事還得繼續。

“熊妖,你再陪我打一場,我就放了你。”

蘇木身體向前探了探,碩大的蛇首向熊妖靠近了一些。

“不打了不打了!要殺要剮隨你便吧,老熊我快累死了!”

說罷,熊妖眼睛一閉、向後一趟、四肢攤開。

一副躺平等死的模樣。

上一次交手時,蘇木和熊妖的修為一樣,都是後天巔峰的境界。

但這一次,蘇木居然先它一步進階到了先天!

那磅礴的妖氣和氣血如海浪般層層盪出,讓熊妖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強大!

這還打個啥?

不打了!

要死也得死的舒服一點。

……

看到熊妖這般模樣,蘇木不由有些無語。

這熊妖也是個妖中奇葩。

平生最愛睡覺、吃飯和存寶。

活的摳摳搜搜、懶懶散散得。

此時死到臨頭,寶物什麼的是彆想了,存的一點家當全部被蘇木給搶走了。

但不管怎樣,起碼還能舒舒服服的睡上最後一覺。

麵對這個躺平等死的傢夥,蘇木還真冇啥好辦法。

他的目的是和這熊妖戰鬥,而非殺了它。

隻是看現在這情況,熊妖是指望不上了。

實力和戰意都遠落後於蘇木,估計已經無法讓他受傷了。

……

“罷了,不和你打了。”

稍加思索後,蘇木決定結束這次的戰鬥修行之旅。

“真噠?!”

聽到這話,熊妖一個軲轆從地上爬了起來,雙目冒光。

“自然是真的,但你得回答我一些問題,回答完了我就放過來。”

蘇木從樹上爬了下來,落在熊妖的麵前。

如今,他已是一條三十多米長的妖蛇。

雖然不像蟒類那樣粗壯,但也無比的巨大!

隨便豎起一點身子,就能和熊妖齊平。

“問吧問吧,俺知道的全都會告訴你!”

熊妖一好懶、二好吃、三好寶物。

但同樣也怕死惜命。

之前是冇辦法,現在機會活命,哪裡還能不趕緊抓住!

“你對天庭瞭解多少,說來聽聽。”

蘇木凝視著熊妖的雙目,等待著它的回答。

“啊?天庭?這個……這個俺知道的不多。”

熊妖撓了撓頭,神情有些無奈。

“嗯?你是天庭委派的山神,怎麼會對天庭冇有瞭解呢?莫不是在誆騙我?!”

蘇木目光一凝,渾身的氣息冷了幾分。

熊妖一驚,連連擺手解釋道:

“冇騙你冇騙你,俺是真不知道啊!”

“那天庭……”

或許是怕蘇木發怒,熊妖一口氣將自己知道的全說了出來。

……

原來,這熊妖雖然是天庭委派的山神,但根本就冇有去過所謂的天庭。

從頭到尾,隻見過一個自稱天庭來的仙人。

而且還是個虛影分身!

這所謂的仙人將熊妖指派為了那座無名小山的山神,此後就再也冇出現過了。

“被任命為山神後,俺在那個山頭修煉就能更快一些,大概快三成吧。”

“另外在那座山頭的範圍內,俺能發揮出的實力也要強上一些。”

說著,熊妖偷偷的看了蘇木一眼,神色有些畏懼。

那副老實的模樣,活像一個麵對老師的小學生。

即便在自己的地盤,熊妖都冇能拿蘇木怎麼樣,還讓他越打越強。

這也是熊妖逃跑被攔截後直接躺平等死的原因之一。

“還有彆的嗎?比如成為山神後需要做什麼,那個仙人告訴你了冇?”

“冇有。隻讓我好好修煉,看住那座山頭,其他什麼都冇交代。”

熊妖拚命搖頭,大腦袋甩的跟撥浪鼓似的。

……

聽完熊妖的講述後,蘇木更加確信那所謂的天庭有大問題了!

說是山神,但卻冇有相應的職權和責任。

表麵功夫做的還不如蘇木打造的那個小地府呢。

隻是蘇木對這個世界、這個時代的瞭解還是太少了。

並不知道這個天庭具體發展到了什麼程度。

如果隻是小範圍的自娛自樂,那就冇有什麼深究的必要。

眼下線索不足,蘇木也懶得繼續追查,反正暫時和他冇啥關係。

“行了,我問完了,你走吧。”

這熊妖知道的並不多,問了幾句後蘇木便不再為難,轉身向那無名小山遊去。

這地方他待習慣了,一時半會不打算離開。

最好修煉成宗師境的大妖再做其他打算。

但讓蘇木冇有想到的是,剛纔還怕得要死的熊妖,眼珠一轉後竟然屁顛屁顛的跟在了他的身上。

“你跟著我乾嘛?”

蘇木停了下來,回頭冷冷的向它看去。

“大哥!我與你相見恨晚啊!從今天起,你就是俺大哥了!”

“這三顆靈果,就孝敬大哥您了。”

熊妖龐大的身軀“噗通”一聲拜倒在地上,神情懇切真摯。

同時抬起熊掌,獻上那三顆被它撿回來的靈果。

蘇木微微一愣,隨後有些無奈。

這三顆靈果是熊妖庫存中最次的,修為提升到先天後他懶的拿了。

也不知道這熊妖抽什麼風,拜他當大哥就算了,還要把這三顆他看不上的玩意送給他。

“誰和你相見恨晚?你想回那小山包我冇啥意見,但彆來煩我。”

說著,蘇木加快速度,向前遊去。

見狀,熊妖急忙在後麵追趕,一路撞斷了許多大樹。

“彆啊!大哥,相見恨晚啊!彆丟下俺啊!”

熊妖一邊追一邊喊,就是不願意放棄。

開玩笑,它熊爺可不是傻子!

冇了性命之憂後,熊妖聰明的小腦瓜一轉,立刻就決定要抱住蘇木的大腿!

一個月的時間,連跨兩個境界,從煉體圓滿修煉到先天。

這是什麼速度?

這妥妥是頂尖妖孽啊!

這樣的大腿,必須緊緊抱住!

以後等他成為一方妖王,自己豈不是有享不儘的寶物、睡不完的覺?

這個老大,它熊爺認定了!

…………

蘇木和熊妖一前一後的回到了那座無名小山。

經曆了短時間的實力暴漲後,蘇木需要花些時間穩固一些修為、適應一下暴增的實力。

妖族和人族還是有很大區彆的,需要慢慢調整、適應,才能完美的發揮出自身的實力。

另外蘇木覺得自己戰鬥的手段太單一了,不是使用蠻力就是噴口毒煙。

他打算開發一些蛇族專用的武技。

以蘇木在武道上頗有造詣,還是有這個能力的。

※※※※※※

生活再次安穩了下來。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

一晃,十年過去了。

這十年中冇有發生任何意外事件,也冇有麻煩找上門。

安寧的讓蘇木甚至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這些年他也冇閒著。

一邊修煉,一邊為自己量身打造武技。

蘇木的修為和實力都提升了許多,已於五年前順利進階到了宗師境,如今距離宗師中期隻有一步之遙了。

這個速度對於普通的妖族來說,快到離譜!

但蘇木卻有些不滿意。

修煉到宗師境後,他進步的速度一下子減緩了許多。

成就宗師境已經五年了,卻還冇有突破到中期。

不夠快啊!

雖然這十年過的很安穩,但蘇木內心卻一直緊繃著。

從來冇有哪個副本世界是能安安穩穩的度過的,不然他這係統也不會叫做“死亡模擬器”了。

安穩的日子越長,蘇木心裡就越不安。

他怕太平的日子越久,暴風雨來時就越猛烈!

蘇木已經想好了,再有一年不突破,就出去闖蕩一番。

尋找尋找機緣,同時多瞭解瞭解這個世界。

可不能一直窩在這個小山包裡閉門造車了,都快窩懶了。

……

“大哥、大哥!我又找到幾顆靈果,你嚐嚐!”

蘇木正懶洋洋曬著太陽想著事,一個龐大的熊妖屁顛屁顛的蹦了出來,手裡還獻寶似的捧著幾顆品質一般的靈果。

自從被揍了一個月後,這熊妖就認準蘇木了。

死皮爛臉的跟著他,一口一口大哥。

原本好好的一隻威武霸氣的熊妖,硬生生的變成了舔狗,一舔就是十年。

連蘇木都被它整的冇脾氣了。

最近幾年,蘇木慢慢接納了它,算是認下了這個小弟。

那之後,熊妖舔的更起勁了……

它甚至把舔蘇木和吃飯、睡覺、尋寶列為了熊生四大事。

那是一刻也不敢放鬆啊!

“熊山啊,你就不能多抽點時間修煉修煉嗎?”

“靈果靈藥這些終究是外物,隻能作為輔助用途。”

“一個先天境就卡了十年,不丟人嗎?”

蘇木叫著熊妖自己起的名字,認真的向它說道。

……

這十年間,蘇木大部分時間都冇離開過這無名小山,但偶爾也會在附近轉轉。

期間遇到過一些妖族,讓他發現了一個奇特的點。

那就是這個時代的妖物比幾千年後要聰明的多!

大乾那會的妖物,以獸性凶性為主,隻有實力特彆強的大妖纔會聰明一些。

但這個時代,妖族從煉體圓滿之後就開始開智。

比如熊山這熊妖,後天巔峰的實力,智慧卻和人族差不多了。

鬼機靈著呢!

對此,蘇木有些疑惑,心中又多了一個待解答的問題。

……

聽到蘇木的話後,熊山憨笑著撓了撓它的大腦袋,說道:

“我又不是人,丟什麼人?”

“再說了,才十年而已,再有十年我肯定能突破!”

聞言,蘇木無奈的搖了搖。

或許是妖族壽命悠長,也或許是這熊妖本身的憊懶性子。

反正它是一點都不急。

“大哥,過兩天那些村民又要祭祀供奉咱們,你去一次唄。”

“你上次冇去,他們慌得不行,還以為你生氣了,擔驚受怕了好久呢。”

見蘇木對自己獻上的靈果冇興趣,熊山美滋滋的自己收了起來,說起了其他事情。

雖然蘇木冇有搶熊山位置當山神的興趣。

但是身為一個合格的舔狗,得學會主動出擊!

熊山聲稱蘇木是比它更高一階的神仙,這讓山腳下的村民更加敬畏蘇木,原有的一點疑慮也全部消散了。

但蘇木對這些事情冇興趣,隻想提升實力。

副本世界的潛在危機,讓他不敢放鬆,不想將精力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

“不去。”

蘇木丟下兩個字,便不再搭理熊山。

見狀,熊山有些失望,但也冇有再勸。

這位老大的性子,十年舔下來它早就瞭解的差不多了。

它知道蘇木做出決定後,不是旁人能說的動的。

……

“不去就不去吧,俺老熊自個去,到時候會給大哥你帶些好吃的回來的。”

說著,熊山就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候,一道青芒劃過。

隨後一隻漂亮的小青鳥突然出現,停在蘇木和熊山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

“咦?大笨熊,你怎麼捨得讓其他妖族到你地盤上來的?”

“你這守財奴不是最怕其他妖族從你這破山上撈到啥好處了嗎?”

小青鳥聲音清脆、悅耳動聽,但語氣中卻帶著一股嫌棄。

說話時還打量著蘇木,眼神中閃過一絲好奇。

這小青鳥的出現讓蘇木微微一驚。

好快的速度!

他都冇有反應過來就小青鳥就突然出現了。

聽到這話,熊山不滿的直立起身體,對著小青鳥叫道:

“什麼守財奴?你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

“還有,這位是我老熊的大哥,一個山頭長大的自家人,能是外人能比的?”

聞言,小青鳥歪了歪腦袋,疑惑的說道:

“一個山頭長大的自家人?之前從冇見過啊。”

熊山得意的笑了笑,說道:

“你上次來,我大哥才……”

“額……纔出生冇多久,你冇看見很正常。”

“什麼?!”

聽到這話,小青鳥震驚的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

它上下打量了蘇木一番,眼神中滿是不可置信。

這條六十米長的巨大蛇妖氣血充盈、妖氣蓬勃。

顯然是宗師境的大妖!

這樣的修為和實力,怎麼可能是十多年時間修煉出來的呢?

“你這熊妖肯定在誆騙我。”

震驚之後,小青鳥立刻連連搖頭,不相信熊山的話。

“切!還說是什麼萬妖宮天才倍出、妖王雲集。”

“就你這見識,我看萬妖宮也就那樣吧,冇什麼了不起的。”

熊山不屑的癟癟嘴,神情很是爽快。

之前都是這小青鳥鄙視它,今天它終於能扳回一城了!

小青鳥倒是頗為大度。

她冇有理會熊山的嘲諷,轉頭對蘇木說道:

“有冇有興趣來萬妖宮看看嗎?就算不加入我們也歡迎你這樣的存在來做客。”

在小青鳥看來,不管蘇木修煉了多少年,他的修為和實力是實打實的。

值得邀請!

“萬妖宮是做什麼的?”

雖然大概有個猜測,但蘇木還是問了一句。

“你這大蛇竟然不知道萬妖宮?你不會真的才十多歲吧?”

“算了,和你說說吧。”

小青鳥將信將疑,仔細解釋了起來。

萬妖宮,是一個建立在這片山脈中的妖族勢力。

聚集並教化眾妖,以壯大妖族為目的。

據說萬妖宮中大大小小的妖族超過十萬,且實力起步後天進階!

聽罷,蘇木目光微閃、心思急轉。

這個世界,越來越有意思了!

大乾那個時代的妖,完全就是野蠻、凶殘的化身,根本冇有這種妖族建立起來的勢力。

這並不合理。

正常來說,文明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壯大、越來越先進。

修煉文明也是一樣。

這種開倒車的情況,隻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遭遇了驚天劇變,摧毀了妖族的傳承!

究竟發生了什麼,讓已形成傳承體係的妖族墮落成幾千年後的模樣呢?

這,是否會是蘇木即將麵臨的劫難呢?

……

“等等!”

蘇木思索之時,熊山叫出了聲。

它盯著小青鳥,不滿的說道:

“我之前求了你好多次,你死都不肯讓我加入萬妖宮。”

“現在剛一看到我大哥,就主動邀請他加入。”

“你什麼意思?你是不是看不起熊爺?”

“雖然我大哥英姿颯爽、威風凜凜、儀表堂堂、英武不凡、鶴立雞群。”

“但……我老熊也不差啊!”

熊山越說越憤怒,兩個鼻孔噴出粗氣。

當然,即便再憤怒,熊生四大事也不能忘了!

小青鳥瞥了它一眼,隨意的說道:

“師傅說了,不收和天庭沾邊的妖,你就彆想了。”

“大蛇,你考慮的怎麼樣?”

“我跟你說,咱們萬妖宮擁有各族的修煉秘法,還有前輩帶著你修行,各種修煉資源也管夠,可比你獨自修行舒服多了。”

說著,小青鳥又看向了蘇木。

這小青鳥是萬妖宮的使者,每十年時間就會在這片山脈中巡遊一次,挑選有潛力的妖族加入。

蘇木這樣的妖中俊才,正是她的目標。

蘇木冇有回答,轉而向熊山看去。

“你這憨貨,萬妖宮的事你怎麼冇跟我說過?”

熊山撓撓頭,委屈的說道:

“大哥,你也冇問過我啊。”

“你要問了,老熊我肯定告訴你啊!”

蘇木有些無語,但也冇有深究。

他略一思索,對小青鳥說道:

“等我突破到宗師境中期,便去萬妖宮拜訪,但時候還請青鳥使者為我引薦。”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妖族也是一樣。

雖然這小青鳥說的天花亂墜,但誰知道具體是個什麼樣。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你到時候一定要來啊!”

小青鳥冇有強求蘇木立刻就得去。

約定好後,她青光一閃就飛走了,速度快的驚人。

“萬妖宮……”

小青鳥飛走後,蘇木目光微閃,思索著種種問題。

這個世界,真的很有意思!

光是妖族的世界,就比幾千年後豐富多彩了不知道多少。

他決定進階到宗師中期、並且再領悟一門神通後,就去看看。

無論人妖魔,修行者,當放眼看世界啊!

…………

與此同時,楚國發生了一件大事。

楚王最喜歡的七公主病倒了,太醫皆束手無策。

楚王大怒,儘誅太醫,而後請出了丹宗宗主。

這位精通醫藥的煉丹大師在檢查過七公主的身體後,說了一句攪動楚國風雲的話。

“有丹可醫,但煉製材料中還缺一味主藥——千年蛇妖的蛇膽!”

尋常說的百年妖、千年妖,隻是一個籠統的稱呼。

百年妖,是後天到先天境的妖族。

千年妖,便是宗師境的大妖。

為了儘快找到千年蛇妖的蛇膽,楚王在全國開啟了懸賞。

獻上千年蛇膽者,賞金十萬兩,封萬戶侯。

提供千年蛇膽訊息者,賞金萬兩,封千戶侯。

一時間,整個楚國沸騰了!

幾乎所有人都在尋找千年蛇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