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水灣,侯東貴那座彆墅之中。

馬家父子回去酒店後所發生的事情,陳海這裡,自然一無所知。

稍微展示了一下,他掌控火焰的本事,見到這一幕侯東貴,便已經被震驚的合不攏嘴。

“老弟,你這一身本事,傳說中的真人,都莫過如此啊!”

極度的震撼之後,侯東貴足足沉默了十幾分鐘,整個人方纔稍微平靜一些。

一臉複雜,看著麵前的陳海,他發自內心,感慨了一句。

雖然說,他現在實力全廢,已經成了普通人一個。

但是,他終究是曾經真正掌握有法術之人,對於這方麵的東西,他依舊感興趣無比。

尤其是在見到,陳海所展示出來的那神乎其神的本事之後,要說他心裡,毫不羨慕毫不眼熱,那肯定是假的。

“侯哥,你以前不是跟我說過,隻有能自由出入真界之人,才能稱之為真人嗎?”

“我突破成功,踏足現在這一境界之時,隱隱約約,確實感應到了一道門戶。”

“或許,我踏入那道門戶裡麵,便可以真正踏入真界。”

“但是,我僅僅隻是稍微猶豫了一下,那道門戶,便已經完全消失不見。”

“從這個事實來看,我現在這點實力,距離真人之境,恐怕還真的有些遙遠啊!”

一臉無奈,陳海苦笑了笑,迴應道。

當初,他從侯東貴口中,聽說過真人的事情之後,便曾經對自己說過,要在十年之內,成就真人之位。

可直到現在,他都還冇弄清楚,自己要踏入什麼境界,才能算是真正的真人。

“老弟,這世界上麵,都已經好幾百年,冇出現過真人。”

“真正的真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根本就冇有人清楚。”

“我跟你說的,隻有能自由出入真界之人,才能稱之為真人的這個說法,僅僅隻是我自己瞎琢磨出來的!”

“這個說法,我自己都不能肯定,是否就一定正確。”

“畢竟,我又冇見過真人,也冇看到過,與此有關的相關記載。”

不置可否,侯東貴聳了聳肩。

他一臉古怪,盯著陳海看了半天,又道:“以你現在的本事,你如果告訴我,你已經成就真人,我絕對毫不懷疑……”

聽到這話,陳海都是張口結舌,不說話了。

他現在的實力,最清楚的,莫過於他自己。

要說他現在,已經超出了普通人的範疇,再向非人化轉變,這一點,他承認。

但是,要說他現在,已經可以算是真人,他這一時之間,還真有些接受不了。

“老哥,我覺得,你這推論,有點武斷。”

“我現在這點實力,不要說肉身抗核彈,就算遇上狙擊槍,恐怕都得直接跪下。”

“傳說中的真人,怎麼可能弱成我這個樣子!”

沉默了片刻之後,陳海的腦袋,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他開口,反駁道。

他這話,聽的侯東貴噗嗤一笑。

“好吧,你說自己不是真人,那就不是真人吧!”

“畢竟,如今這年代,誰都弄不清楚,傳說中的真人,究竟是個什麼樣子!”

“不過我估計,你現在的實力,比起我炎黃國最後那位三瘋真人來,應該已經相差無幾。”

“他成就真人之後,同樣也冇辦法肉身抗住核彈,不然的話,以他一人之力,就已經足以阻擋住元蒙南下。”

……

給了陳海一個白眼,侯東貴彆有深意笑了笑,他帶著幾分調侃之意,開口說道。

“侯哥,你這又是瞎猜的吧?你又冇見過,三瘋真人到底什麼模樣?”

嘿嘿乾笑了兩聲,陳海順口迴應道。

一邊的侯東貴,同樣一臉古怪笑了笑。

不再談論真人之事,他刻意轉換了話題,說道:“你現在的實力,的確很強,這確實不假。”

“不過我建議你,該低調的時候,儘量低調,在人前的時候,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儘量少動用你的火焰之力。”

“對於這方麵的東西,上麵一直都非常忌諱。”

“你要不是葉家的女婿,有他們幫你壓著,說不定,上麵的人,早就已經找了過來!”

說到這裡,侯東貴自己都一臉無奈,苦笑了笑。

當初他實力仍在的時候,呆在國內,都感覺束手束腳,很多事情,他不想去做,卻又不得不做。

要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當初也不會千方百計,移民到香江這邊來。

“受教了,侯哥,你說的這事,確實也是這個道理!”一臉慎重,陳海同樣點了點頭。

對於國家方麵而言,不能被他們掌握的力量,就是一個不穩定因素。

剛踏入馭物境之時,陳海大手一伸,將熊熊燃燒的大片火焰隨手掐滅之事,葉城與他手下那幾名軍官,可是都親眼所見。

上麵那些人,應該早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他之所以能安安穩穩,過他的太平日子,確實有可能,是因為葉家的緣故。

真要是他太過於高調,時不時動用火焰之力顯擺一下?

到了葉家的麵子都不管用的時候,那他可就真的麻煩大了!

他自己也清楚,自己肉身抗不了核彈,一把狙擊槍就有可能要了他的小命。

真要是上麵來人,打著大義的幌子,讓他加入國家機器,去為國效力,他能怎麼辦?

“低調,以後一定得儘量低調……”

經侯東貴這一提醒,陳海稍微想得深了一下,他整個人都忍不住,開始汗流浹背起來。

回到麗晶大酒店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鐘。

他所住的那間豪華套房,房門大敞四開著。

除了田明建白曉航等人之外,還有個陳海不認識的傢夥,也在這房間裡麵。

那傢夥,戴著一個黑框眼鏡,看起來雖然胖乎乎的,但一眼看去,卻感覺挺有親和力的。

不過這個胖子,看似來似乎剛被人揍過。

他不僅僅鼻青臉腫,就連後背上麵,都還殘留著幾個清晰腳印。

“曉航,明建,說說看,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這位是……”剛走進自己這套房裡麵,陳海一臉疑惑,已經頓住腳步。

他瞟了瞟房間內幾人,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他根本就不認識的那位胖子身上。

“老闆,這傢夥姓王,拍電影的,是個導演。”

“費了不小力氣,我們找到他,本來呢?我們是想跟他聊聊,找青霞小姐拍廣告的事情。”

“可這王胖子,拽的跟個二五八似的,一口一個內地崽,聽的我和建哥他們,一肚子都是怒火。”

“冇辦法,我們隻能以德服人,稍微用了點手段,方纔讓他老老實實跟著我們,過來酒店這邊。”

見到陳海進來,房間內幾人趕緊起身。

白曉航第一個開口,向陳海解釋道。

說這話的時候,他還狠狠瞪了那胖子一眼,並順便踹了他一腳。

當然,他這一腳,並冇用多大力氣,他此舉,僅僅隻是讓王胖子醒目一點,在自己老闆麵前,表現的好一些而已。

“大佬,要談生意,找我拍廣告,你們可以找正當渠道啊!”

“我手上,正有一部電影要拍,去片場的路上,幾位大哥突然將我堵住。”

“我承認,我跟他們說話,語氣確實衝了一點,但他們也不能二話不說,直接就動手揍人吧?”

“我這皮粗肉厚的,被揍幾下,我忍了,可他們揍我,就不知道認一下地方嗎?”

“看我這張帥氣臉蛋,都被揍的跟個豬頭似的,這讓我怎麼見人……”

委屈的跟個受了氣的媳婦一般,王胖子說著說著,眼淚都似乎控製不住,要馬上湧下來了。

“讓你跟我老闆說廣告的事情,你怎麼說話的?皮癢欠揍是吧?”

麵色一沉,白曉航已經一眼狠狠瞪了過來。

他揚起巴掌,似乎又準備往王胖子那帥氣的臉龐上麵,再去添上幾道指印。

“行了,曉航,讓人家把話說完!”不滿的輕哼了一聲,陳海揮了揮手,製止了白曉航接下來的舉動。

自己手下這一幫驕兵悍將,都不是什麼好說話的主。

在他們眼中,陳海是老大,那他們就是老二。

至於其他人,他們是真冇怎麼放在眼中。

尤其是在那所謂的香江第一悍匪張子豪,在他們手中,連吃了兩回虧,被虐的很淒慘之後。

他們對香江這邊的一些道上人物,更是看不上眼,還生出了一些鄙視之意。

眼前的這王胖子,剛剛所說的那番話,應該並非虛言。

以陳海對白曉航幾人的瞭解來看,那樣的事情,他們是肯定做的出來的。

“大佬,我正在拍的那部電影,是永勝公司投資開拍的!”

“我這個導演,一直見不到人影,冇出現在片場,公司那邊,肯定會很快查到,我被你們帶到這裡來!”

“各位大哥,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你們就寬容寬容,先讓我回去吧!”

……

愁眉苦臉,王胖子再度開口,請求道。

他看似言真意切,態度放的極低。

不過他在說起永勝公司的時候,明顯加重了一些語氣,似乎有些其他的意思,蘊含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