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dec7b6bf3616e76b9dac0b8b01a447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

陸詩韻望著青鱗大妖的屍體,一雙眼眸中滿是震撼。

這可是一尊化形大妖,等同於人類武道宗師的存在,竟然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被一根桃枝貫穿擊殺掉了!

何等的難以置信!

田老也是震撼到無以複加。

他看著陳沐,眼眸中更是流露出無法置信的神色,以至於聲音都帶上了一絲輕顫:“這,這是地仙之力?”

地仙!

這是南璃州對三品術師的叫法!

能夠輕描淡寫的殺死一尊化形大妖,而且所用的手段和武道並無半點關係,那麼也就隻有這麼一個解釋了!

南璃州也有術師的存在,隻是比起大元更加罕見且稀少,千年以來,整個南璃也隻出過一位三品術師,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能夠與武道二品的大宗師相當,甚至更令人敬畏!

眼前這位來自外州的青年,竟然是一尊地仙!

所有人此時也都是震撼無比的看向陳沐。

地仙啊!

在這南璃州,在外麵的大元暫且不明,但在這南璃州,毫無疑問是真正屹立於眾生最頂點的存在,也是真正有資格被冠以‘仙’之名號的存在!

陸詩韻震撼過後,終於漸漸回過神來。

向著陳沐立刻拜下。

“詩筠拜見地仙。”

“先前不知地仙身份,多有失禮,還望地仙恕罪。”

陸詩韻眼中滿是恭敬的神色。

地仙和五品武者,身份地位簡直是天差地彆,一尊地仙彆說是她,就算是陸家老祖,那位已經百歲高齡的宗師,也要為之下拜!

田老等人反應過來之後,也都立刻顫顫的向著陳沐拜下。

“不必行禮了。”

陳沐一揮衣袖,一股力量就將陸詩韻托了起來,道:“地仙……你們南璃州是這麼稱呼外顯境術師的麼?”

陸詩韻一時間不太敢去直視陳沐的眼睛,略微垂著頭,小聲迴應道:“是,我們南璃千年以來隻誕生過一位地仙。”

陳沐略微好奇的道:“那天象境呢?”

術師二品,其名天象境,顧名思義,一舉一動宛如天象,即使不藉助靈脈地勢,也一樣能顯化出千丈法相,猶如神靈降世,撼動山嶽。

“天仙。”

陸詩韻恭恭敬敬的回答。

這個回答倒是和陳沐猜測的一樣。

至於一品術師倒不用問了,大元曆史上都冇有誕生過正兒八經的一品術師,唯一一位還是不正常的半瘋狀態,這一境界也冇有人知曉名稱。

“好了,都起來吧,繼續趕路。”

陳沐隨意的開口。

田老等人聞言,又行了一禮,然後才各自小心翼翼的起身。

接著眾人便都到了隊伍前方,開始賣力的披荊斬棘,在灌木叢中開辟出一條路徑,所有人也都不敢議論說話,都隻無聲的在前麵開路。

原本走在陳沐前麵的陸詩韻,這會兒則稍稍落後一些,跟在了陳沐的右邊側後方,與揹著竹簍的李晨星並齊,看向陳沐的背影,心中仍然久久無法平靜下來,仍然還殘留著少許的驚歎。

原本還想著和陳沐結交一番,能讓陳沐留在陸家更好,並且她對陳沐也是有一些感覺的,可現在這些想法自然是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尊地仙。

哪怕能侍奉在陳沐左右,就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

……

寧豐城。

這座城並不大,比起大元的那些郡城都要小上許多,隻和一座縣府相當,不過武道方麵倒是昌盛許多,幾乎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是練有武藝的。

畢竟南璃州環境獨特,冇有一些武藝在身,根本就無法生存。

城門口。

一大群人來到了這裡。

為首一人,是鬚髮皆白的老者,赫然是陸家那位百歲宗師,雖然早已不再擔任寧豐城城主一職,但在整個寧豐城仍然是地位最高的存在。

注意到這邊的情景,遠處有不少人露出了驚疑不定的神色。

“那不是陸老宗師嗎?聽說他不是已經不問世事多年,今天怎麼跑出來了,是什麼事驚動了這位?”

有人低聲喃喃。

“不知道。”

旁邊一人眉頭皺起,低喃道:“還有陸家的家主也來了,好像是在等什麼人,可是……什麼樣的人物能讓陸家用這麼大的陣勢相迎?”

寧豐城有四大家族,以陸家為首,陸家老祖親自到城門口迎接什麼人的訊息,也是很快就傳到了其他三大家族的耳朵裡。

一時間也是引起寧豐城一片震動!

陸家老祖雖然已經是百歲高齡的宗師,實力已經到了退步弱化的時期,但畢竟是一位武道三品的宗師存在。

放眼整個南璃,能讓陸家老祖親自到城門口迎接的人也並不多,也就隻有九嶷山的妖神亡蠡乃至扶風城城主這個層次的存在!

莫非是妖神亡蠡要到寧豐城來?

這個猜測頓時讓其他三大家族都是一片驚懼。

雖然寧豐城歸屬於九嶷山統轄,每年按時奉上貢品,許多年來都平安無事,但妖神亡蠡可是一個令人驚懼的名字。

儘管具體的還不太清楚,但陸家這麼大的動作,其他三家自然不可能視若無睹,於是很快就都做出了反應。

片刻後。

花家家主出現在了城門口,向著陸家老祖行了一禮。

“見過陸老宗師。”

“陸老宗師,多年不見,風采依舊啊。”

孫家家主也現身出來,笑嗬嗬的欠身行禮。

最後是劉家家主,也向陸家老祖現身行禮,一時間寧豐城四大家族的首領人物全部到齊,聚集在了寧豐城的城門口。

這一下也是吸引了全城的目光都矚目過來,城中諸多大大小小的勢力都被驚動,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全城上下都蔓延起緊張的情緒。

“陸老宗師多年閉關不問世事,今天忽然出來,不知道是為了何事?”

劉家家主在行禮之後,便向著陸家老祖詢問。

已經百歲高齡,鬚髮皆白的陸家老祖,隻目光平淡的看了劉家家主一眼,回了一句,道:“等人。”

等人!

花、劉、孫三家家主都敏銳的捕捉到了這個詞。

雖然早就猜測陸家老祖是在等待某個存在,但說出等人這個回答,就說明等的可能大概不是妖,而是人。

而放眼整個南璃,

有資格讓陸家老祖親自到城門口來迎接的人……

“扶風城主?”

花家家主忍不住驚聲開口。

唯有那位武道二品的大宗師,坐鎮扶風城,能和九嶷山等妖族勢力平起平坐的存在,才能讓陸家老祖都親自到這裡出迎。

一時間劉、孫兩家的家主也麵麵相覷,他們並未聽說扶風城城主要來寧豐城的訊息,而且也根本不知道這位為何會來寧豐城。

正驚疑間。

卻見那一直神態淡然,雙眼微眯的陸家老祖,忽然睜開了眼睛,一雙有些渾濁的眼瞳中泛起幽光,道:“來了。”

“出城迎接!”

陸家老祖沉聲開口,接著便當先一步,踏出城去。

後方的陸家家主立刻小心翼翼的跟上,連同一些陸家的供奉等人,也全部都出了城,直接往城外走去。

花、劉、孫三家的家主見狀,彼此對視一眼後,也都不敢怠慢,立刻也跟上了陸家老祖一行人,踏出了城門,來到了城外。

往遠處看去。

就見視線儘頭處,那一片零零散散的山林前方,出現了一些人影,這些人影正向著寧豐城的方向走過來,很快就來到了近前。

“……”

花家家主看著接近的人影,頓時眉頭微蹙。

怎麼都是陸家的人?

雖然有一些他不認識,但陸詩韻這位陸家的二小姐,還有田老這個陸家的老供奉,他還是認得出來的。

正疑惑間。

就見陸家老祖主動迎了上去。

“太爺爺!”

陸詩韻向著陸家老祖乖巧行禮,然後立刻退讓到了一旁,而田老等一群人也都立刻向著陸家老祖行禮。

陸家老祖卻是冇有理會陸詩韻等人,徑直向前,來到了陳沐麵前,在孫、劉等三家家主驚愕的目光中,向著陳沐行了一禮。

那個年輕人……是誰?

後方的許多人也都是驚疑不定的看著陳沐。

陸家老祖是何等身份,堂堂的武道宗師,能與化形大妖們平起平坐的存在,竟然向一個看上去隻有二十歲上下的少年行禮!

但很快。

他們就明白了原因。

就聽見陸家老祖在行禮過後,立刻開口道:“寧豐城陸家陸衝芝,拜見大元地仙,恭迎上仙入城。”

這句話聲音蒼老而洪亮,在眾人耳畔響起時候,更是猶如一道驚雷,震的寧豐城各大勢力的頭領都是心神劇震,難以置信的看向那個少年。

地仙?!

這少年竟然是一尊在世地仙!

難怪陸家老祖這樣的人物,會親自出城相迎!

“拜見地仙。”

花家家主反應過來,幾乎冇有任何遲疑,立刻就向著陳沐跪伏下去。

旁邊的劉家和孫家家主,以及聞訊而來的一大群寧豐城大小勢力頭領,都儘皆向著陳沐跪伏下來。

跪拜的同時,都小心翼翼的打量著陳沐。

陸老宗師都親自下拜了,陳沐的身份顯然不可能有假,隻是不知道這位來自大元的地仙,為何會出現在寧豐城,又是要做什麼。

一時間不少人都心中忐忑。

不過陳沐並未說話,隻平靜的揮了一下衣袖。

嗡!

但見空氣一下子呈現出無形的扭曲。

在城外拜伏下去的各家家主以及眾多勢力頭領,都覺得一股無形的力量一下子憑空出現,然後將他們全部從地上托了起來。

即使是其中一些武道四品的存在,在這股無形的力量下,也是毫無反抗之力,被托起身之後,儘皆心神震動,看向陳沐的目光中,都露出了一片深深的敬畏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