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372ff14b56c50175ba3d4b85a9a2e2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墨色絲線向後一揚,被切開的裂痕迅速癒合。

像是感覺到危險一般,墨絲自發凝聚,纏繞編織成千百根觸鬚。

並將觸鬚頂端變化為鋒銳刀刃,正麵劈向從四麵八方吹刮而來的天地罡風。

鐺鐺鐺鐺——

金鐵交錯聲震耳欲聾

墨絲刀刃銳不可當,將道道罡風劈碎斬斷。

李昂眼眸中厲色一閃而過,繼續釋放念力,推動自己向上加速攀升。

腳下景物不斷縮小,群山河流儘收眼底。

寬敞筆直的官道,在視線中已然化為一條纖細直線,上麵行走著螻蟻般的車馬隊伍。

冇有人能看見昏暗夜空中發生的一切。

無數墨絲狂亂揮舞,格擋烈烈風勢。

但天地罡風無窮無儘,越往高處,就越是狂暴洶湧。

到最後,視線中隻剩下白茫茫一片,耳畔全都是銳利風聲。

即便是千錘百鍊的精金、山銅鎧甲,放在這裡,也會在瞬間被紊亂狂風撕成碎屑,攪成爛泥。

終於,第一根墨色觸鬚斷裂消亡,藉著是第二根,第三根...

墨絲被迫收縮,防線步步後退,直至停留在李昂體表,化為繭狀。依靠著癒合能力,與外界罡風勉強達成平衡。

而在身軀內部,墨絲的侵蝕進度也無限放緩,侵占骨骼血肉的速率被放慢到極限。

還不夠!

李昂再次轉動須彌沙漏,周遭時間流速再次延緩,

他壓榨氣海中的最後一絲靈力,推動自己向上攀升。

這次,即便是繭狀墨絲,也無法承受天地罡風,逐漸崩斷撕毀。

李昂已經不將完成暗金化的墨絲,當成是純粹的死物。

對金銀的渴望,對宿主的反噬,都符合妖魔異類的定義。

妖魔,遵循著趨利避害的本能。

“我死了,”

墨繭中,李昂望著纏繞向自己脖頸、不斷收緊的絲線,冷漠說道:“你也會死。”

這並非威脅,而是簡單的陳述。

以現在的高度,就算墨絲立刻下降,也會被天地罡風絞殺,在空中湮滅消散。

墨絲停頓良久,收回纏繞在李昂脖頸的絲線,徹底停止了侵蝕。

李昂深吸了一口氣,立刻奪回了掌控權,控製體內墨絲填充骨骼,修補血管,編入肌腱。

如同火場救災一般,迅速平定身軀內部的惡劣狀況。

接下來,就是天地罡風了。

李昂轉動須彌沙漏,伴隨時之沙快速流逝,周遭風勢驟然陷入靜滯。

他調轉身形,控製墨絲化為流線型,降低阻力,向著大地墜落而去。

下方景物不斷放大,

李昂迴轉沙漏,在即將墜落的瞬間,令周身墨絲結成大傘。

嘭!

傘麵撐開,平穩降落在山頂。

李昂緩緩站直,手掌一招,收回所有絲線。

身軀中的墨絲靜靜蟄伏,無比溫順,彷彿剛纔的反噬全都是錯覺。

暫時冇問題了。

李昂心底鬆了口氣,須彌沙漏的效果依舊可靠,隻要有它在,自己就有與墨絲玉石俱焚的能力。

隻是,以後怎麼辦?

身軀已經和墨絲化為一體,如果再讓墨絲進化下去,總有一天,它會突破閾值。

自己可能剛產生使用須彌沙漏的想法,就會被墨絲反噬控製。

與異類共生,無異於與虎謀皮...

李昂回想著課堂上師長們的叮囑,默默歎息,自己已經走得太遠,冇有回頭的可能。

他轉頭,望向長安城的方向。

————

“長安城...還真是繁華。”

東市街道上,兩名昭冥修士並肩行走。

二人都經過鴉九傀儡的化妝易容,

猿猴老者變為慈眉善目、穿著錦衣的富貴老者,屠夫則是膀大腰圓、滿臉橫肉的護衛。

這樣的組合,在繁華至極的東市街頭再常見不過,

守在街頭巷尾的鎮撫司兵卒,隻是掃了他們一眼,就挪開了視線。

猿叟饒有興致地看著喧鬨街景。

賣糖果小吃的攤販,大聲吆喝叫賣;

賣首飾的攤主,極力推銷著手鐲耳環;

八匹馬並排開來,拖著數輛串聯在一起的馬車,前排車輛載著燈樓,後排車輛坐著一群錦衣樂師,正吹拉彈唱,為燈樓下方的舞者們伴奏。

江湖藝人跟著燈車前進,

走繩索、噴火焰、舞雙劍、跳七丸、嫋巨索、掉長竿...

表演千奇百怪,孩童們為驚險刺激的演出拍手叫好,大人們笑著將銅板丟掉燈車上,而人群中的輕浮浪子們,則直勾勾望著歌樂舞隊中那些年輕漂亮、散發著脂粉香氣的姑娘。

“月下多遊騎,燈前饒看人。歡樂無窮已,歌舞達明晨。”

猿叟搖頭晃腦,心情愉悅,絲毫冇有因為燈車擋住前路而氣惱。

屠夫扭扭脖子,抬手拉了下滿是毛刺的衣服領口,不耐煩道:“嘖,這件衣服還真是難受。”

“難受也得穿著啊。”

猿叟笑眯眯地拿出銅板,從小吃攤那裡買了一碗浮圓子(類似元宵),站在原地吃了起來,含糊不清道:“這可是朱娘子織的,如果不穿上,大明宮裡的【長安微景】早就發現我們了。”

“哼。”

聽到朱娘子的名字,屠夫表情更加難看,冷哼一聲,摸了摸手臂上的狹長傷疤。

昭冥組織的成員來自天南地北,除了實力高強這一點外,幾乎冇有相同之處,有些甚至還有著仇怨。

屠夫代號鬼鍬,平生最喜歡挑戰強者。其修行的特殊功法,能夠吸收他人的靈脈。不斷吞食,不斷變強。

二十年來,死在他手中的修行者不知凡幾,下到初出茅廬的所謂修行天才,上到世家大族的長老、太皞山的審判官、隱世宗門的老怪物...

隻有寥寥數人逃脫他的捕獵,周國海州的那位朱娘子,便是其中之一。

燈車終於開動,車馬人群向前流動。

“好了,走吧。彆讓司徒老弟等太久。”

猿叟微微一笑,將吃完的瓷碗放回攤位,隨手丟下一張十貫飛錢,在攤主驚喜的千恩萬謝聲中,拍了拍肚子,踏步前行。

目標,頒政坊,鎮撫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