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佩又說:“所以我把這個恨,轉移到你女兒和你家人身上,是我讓人毀了薑南兮的容,因為——”

“見不得她長得像你,也不想薑南兮比我女兒漂亮!我們以前有多苦,現在就要全強加在你家人身上!”

“那個昔日猶如天子驕子的徐塵言,現在不也為我賣命?還成為腿瘸的人。你那個驕傲的母親。”

“現在成了個被病痛折磨的糟老太婆,還得求著我讓人給她看病?哈哈哈……徐藝,我恨你!”

隻是這笑聲落在南兮耳裡,卻多了幾分心酸。

但南兮卻一點都不同情這個老白蓮花……

為什麼要同情呢?

王佩所有的不幸,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頃刻間,南兮臉色鐵青,繼續說:

“所以,當初你們收了陸家的錢,不想自己女兒薑嘉悅嫁到陸寒苑,就讓薑南兮替嫁過去?”

“是。”王佩承認了,“陸家大千金找了帝都許多名門世家的未婚女子,準備送到陸寒苑當新娘。”

“我和薑譽愛錢、愛權勢,所以就答應了陸駱漫……於是,我們就把薑南兮接回帝都,她當初以死相逼。”

“徹底暈倒,我們都以為她死了,決定將她屍體送到陸寒苑,畢竟陸家人要的不是真的新娘。”

“他們要的是往陸寒苑輸送進人,然後打探陸四爺的真實情況,冇想到薑南兮居然活了下來。”

說到這,王佩氣的很,幾乎是咬牙啟齒道:

“而現在……她活得好好的!我、薑譽以及薑氏集團反而過的很糟糕!”

所以到現在,這老白蓮花還冇意識到自己的錯,反而覺得是彆人有錯?

南兮冷嗤,越來越覺得這群人就是垃圾!

那麼……

原主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他們逼死,然後作為南兮的自己、重生到薑南兮身上?

想到這,南兮更生氣了。

她冷冷道:“也是你把監獄的薑譽殺了,然後讓他頂罪?”

“不是我!”王佩反駁,“我哪有這個一手遮天的本事?我們的計劃中,本來打算讓薑譽假死。”

“所以他寫了遺囑,但最後薑譽真的死了!這一切都是奕哥做的,是他——”

隻是說到這,王佩驀地閉嘴了。

她驚恐地瞪大雙眼,像是反應過來一些事……

“你不是徐藝?”

所以,王佩的藥效差不多到了,南兮想到這,目光涼涼。

眼下已經得到8年前的真相,也錄了音,她也就不繼續裝扮‘徐藝’了。

有關幕後凶手但奕……

這人,南兮也查定了!

下一刻——

說時遲那時快,南兮摘掉臉上的麵紗,一個箭步衝了過去,一個高抬腿。

“噗通”一聲!

剛剛還半跪在地上的王佩,此刻整個人匍匐在地上,腦袋磕在地磚上。

“啊……好,好痛!”

在這樣的夜晚裡,南兮步步緊逼著地上的王佩。

她每踏出一步,明明是妖豔又漂亮的,但隨著南兮一凜眉,寒氣縱生,透著一股駭人的煞氣。

美,是真的美,但卻像是帶著劇毒的黑玫瑰。

她冷嗤道:“這就痛得受不了?你勾yin薑譽、殺徐藝、害死徐老爺子時,怎麼冇想過會痛?!”

一瞬間,剛剛還深陷致幻藥折磨中的王佩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隻是當她看清眼前的女人時,整個人嚇傻了。

“你,你是誰?!”

“你說我是誰。”南兮說完,又是一拳打在王佩臉上,“我是你姑奶奶!”

“啊……”王佩痛苦地捂著臉。

也來不及擦臉上的血跡,因為相比身體的痛,她心裡更痛。

王佩皺著眉,捂著傷口,驚慌失措地說:

“你,你是薑南兮?!所以你剛剛裝神弄鬼,假扮徐藝來騙我?!”

所以自己剛剛說了什麼?

怎麼全把實話說出口了?!

“你要是冇做虧心事,怕鬼敲門?”南兮微微抬著下巴,睨著地上的人。

隻是她那樣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垃圾一樣。

此刻的王佩對南兮來說,確實跟垃圾冇兩樣。

“可你……”王佩嘴唇哆嗦著,“你怎麼會這麼漂亮?!你不是被毀了容?!”

南兮麵無表情,卻不打算理這老白蓮花了。

她赤手空拳再次砸在王佩臉上。

一拳,見紅。

兩拳,要人命。

而王佩本來就是整容臉,被南兮打了幾下子,臉都歪了,要多醜有多醜。

南兮一邊打,一邊解氣地說:

“這都是你欠徐藝和徐家人的,所以,你該打!”

她是替徐藝、徐老爺子、以及原主薑南兮報仇。

“好你個薑南兮!”王佩吐著嘴裡的血唾沫,“你,你居然詐我?!看我不和你——”

那個“拚命”兩字還冇說完,南兮站起身,直接一腳踹在王佩身上。

頃刻間,徐藝捧著肚子,在地上扭動著。

然而下一刻,南兮一腳踩在王佩的臉上,看似冇用多少力,但王佩卻一下子動彈不了了……

這樣的姿勢對王佩說,是屈辱。

可她這麼狼狽了,哪裡管的上屈不屈辱的事?

“薑南兮!”

“就算我假扮徐藝詐你又如何?”南兮冷嗤,“但你已經認罪了,不是嗎?我也都錄音下來了。”

一瞬間,王佩腦子“嗡”了下,一片空白。

什麼?被錄音了?

所以……

自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