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26a971d70649e675ee9ddad176db19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橫掃千軍,戟襲八荒!”

林家演武場,紫嫣持戟橫掃,力若千鈞,勢不可當,一人獨戰七八十隻大鵝。

長戟橫空,幾乎將空間都一劈為二,發出嗚嗚嗚獸吼一般的咆哮。

但一戟之下,卻也隻斬碎了一隻大鵝。

這些不足一米、通體泛黃、像是由草紙疊成的大鵝,看似憨態可掬、笨拙搖擺,實則精明透頂、狡猾可惡。

無論紫嫣的戟法有多迅猛,這些大鵝都能快速躲避,兩隻翅膀一扇,在半空變幻不同的角度與方向。

甚至被長戟劈出的氣浪所卷,也能撲閃著翅膀掙脫出來。

紫嫣連續十幾戟劈出,也不過消滅了二十隻大鵝。

讓她有一種有力無處使的憋屈感。

但這還不是重點,關鍵這些大鵝和方修一般陰險無底線,全身都是進攻的武器。

撲閃的翅膀,將紫嫣團團圍住,劈頭蓋臉罩在她的身上、臉上、腿上、屁股上,啪啪啪的拍響個不停,很難躲避。

傷害不高,但侮辱性極強!

甚至這些大鵝,還用歪歪扭扭的腳蹼、圓滾滾的屁股,不停從各種意想不到的角度,對她襲擊、衝撞。

也還好,由於材質的關係,這些攻擊徒有其表,隻是聲勢大了一些。

最讓紫嫣感到惱火的,卻是這些大鵝長尖且硬的鵝喙,對她展開了密集的攻勢,哪裡都刀,什麼位置都不放過。

甚至會在她揮舞長戟攻擊的空檔,刁鑽的襲擊鎧甲與身體間的縫隙……

若不是生死大戰,紫嫣都要懷疑方修是不是故意揩她油!

……

“我感覺,星際戰士好像也就很一般?是我飄了,還是方修太陰了?”

“紫嫣明明很強,但就是拿這些大鵝束手無策!”

“其實不然,這些紙鵝看似攻擊性不高,但它們時而彙聚,時而擴散,聲東擊西,時機恰到好處,讓紫嫣進退兩難,隻能硬著頭皮和紙鵝耗戰。”

“這豈不證明,方修的戰鬥意識遠高於紫嫣?”

直播間內,看著實況直播的戰鬥畫麵,所有的觀眾都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明明是一場強者對弱者的碾壓之戰,但從目前的戰況看,強弱雙方的地位,似乎正在悄然逆轉。

一個節目組剛剛解凍的癱瘓人,開始逐漸碾壓現代社會單兵實力最強的存在。

這多少有些匪夷所思,難以接受。

“方修的雲麟鎮獄功,能模擬靈力同時操控這麼多的紙鵝?”

指揮部中,陳一謀也麵露思索之色。

他反覆回憶方修自甦醒後的一係列舉動,總覺得合理中存在著不合理,但又很難說出具體哪裡不對。

畢竟,方修的底細他們調查的一清二楚,方修的一切行動也基本都在監視和掌控之中。

這種情況下,方修根本不可能有秘密瞞過他們。

或許秦湘雲是對的,應該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控製住方修,對他進行一次徹底而詳細的研究和檢驗!

可到底檢查什麼呢,方修有什麼,節目組還能不知道?

真的好糾結啊!

……

“可惡,我竟然被這些幼稚的手段牽製,束手束腳!”

紫嫣被紙鵝層層包圍,看似毫無章法卻十分奏效圍攻,讓她心煩意亂,無法忍受。

尤其是罪魁禍首方修,就在離她不足三五十米的地方,裝模作樣的捏訣操控。

也不知道他怎麼編出來這麼繁複卻不重複的手印,看上去竟和真掌握了術法一般。

紫嫣多留意了一會,甚至發現方修捏出的手印,和紙鵝攻勢之間,還有規律可循。

這就更氣人了。

裝模作樣,還能這麼注意細節?

還挺嚴謹的哈?

“方修,我已經有很多年冇遇到能讓我全力以赴的人了,你很好!”

紫嫣眼中精芒爆射。

她從未想到自己能被方修逼到這個程度。

但再不激發全力,她就真要給炎黃星際戰士丟人了。

“都給我滅!”

紫嫣揚天咆哮,身形再次暴漲,足有三米多高。

原本烏黑飄逸的長髮,也瞬間呈現冰藍之色,便是雙眸也折射出異樣的光澤。

炎黃星際戰士終極形態,暴虐武魔!

紫嫣腳跺地麵,以她為中心,地麵竟瞬間被一層藍色的結冰覆蓋,周圍百米內,溫度瞬間降低,圍繞她不斷進攻的紙鵝被受到至寒氣息的凍結,速度陡降。

“雙戟,九獸吞天!”

紫金色鎧甲上,七頭妖獸浮雕飛起,與紫嫣雙手中的三尖兩刃戟融合,化為兩柄長約一米的短戟。

終極形態下,紫嫣的速度、力量更是再次暴漲,她雙手持戟,彷彿隻是輕輕一動,周圍進攻的紙鵝便瞬間化為無數的碎片,飄落在地。

“好恐怖的速度!”

方修心頭一跳。

他能看出,紫嫣其實在瞬間,出招近百次,隻是速度快到光都很難捕捉。

便是方修,竟也無法看清每一道戟的軌跡。

“方修,你能死在我的終極形態下,足以自傲了!”

紫嫣右腳抬起,下一瞬息就已經出現在了方修身前,雙戟鋒利,直接劃向方修脖頸。

“神行履!”

方修心頭大駭,紫嫣速度實在快的驚人,快到他再晚一瞬,就要真的人首分離了。

就在紫嫣戟動的瞬間,方修腳下神行履一閃,身形已在百米之外。

“究極荒天怒三重!”

“浮光掠影劍,影冇無蹤!”

“雲麟鎮獄功!”

不等紫嫣回首,再次進攻,方修已是先動了起來。

拔劍。

他逆著風,開始奔跑,夕陽下,少年黑色長髮飛舞飄蕩。

揮劍踏步,方修一躍而起,黑銀雙色劍光交織閃耀。

如一輪被碾碎的冷月。

畫麵彷彿定格在了這一刻。

“你竟敢主動向我出手!”

紫嫣彷彿受到了極大的侮辱,她藍色髮絲飛,雙戟散開化為一副紫金色拳套,附著雙手。

紫嫣如神魔降臨,揮動雙拳,所向披靡,拳轟一切。

雙拳所過之處,空氣化為齏粉,空間出現扭曲,有一種奇異的力場,隨著紫嫣而動。

對麵,方修舞著劍,也已迎麵而來。

少年眼中戰意盎然,眸中射出兩道神芒,如閃電劃過夜空,照亮一方天地。

被雲麟鎮獄紋絡附著全身的黑隱劍,如夢如幻,忽隱忽現,化為一道長長的虛線脫手而射。

視死如歸、一戰決絕。

方修整個人都顯現出了捨生忘死、隻求一戰的無畏氣魄。

但隱藏在袖袍下的右手卻悄悄捏住了二十枚剛剛兌換的符籙掌心雷,左手更是握住雷神之錘。

這年頭,誰打仗還拚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