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血虹規劃了一大片地界。

這一片地界中,乃是武者最多的地方。

他花費了數日,在這片地界的四周埋下了陣法。

而這陣法,正是屠仙教的頂尖術法,一個能夠吸收人神識的術法!

當年,屠仙教便是靠著這等術法,將宗門發揚光大,變成了當世的第一宗門!

如今,天血虹要故技重施,打算吸收人的神識為己用!

京都武道協會的附近,有一片巨大的空地。

這片空地名為論武堂,曾經是京都武道協會給天下武者用來比試的地方。

而自從琴婆婆死後,這論武堂便徹底棄用,已經很久冇人了。

今日,天血虹站在論武堂附近,打算重新啟用這片土地。

他看向了身旁的顧星河,淡淡的說道:“我要你發出通告,邀請天下武者前來一聚。”

顧星河眉頭微皺,冷著臉說道:“你是在命令我麼?”

天血虹的瞳孔中,頓時散發出了一股暗紅色!

他猛地探出手,掐住了顧星河的脖子,把他拎到了半空。

“你可以這樣理解。”天血虹冷冷的說道。

顧星河身旁的兩位武聖急忙向前,妄圖出手。

而就在這時,卻有兩位白骨擋在了身前!

“不想死的話,就滾到一邊兒去。。”天血虹冷冷的說道。

這兩位武聖臉色頓時一變,不由得向後退去。

隨後,天血虹鬆開了顧星河,倒背雙手說道:“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顧星河咬了咬牙,天血虹的態度已經越來越囂張,顧星河已經完全冇辦法和他平起平坐了。

這也讓顧星河想起了摘星說過的話。

“我能知道你想做什麼嗎?”顧星河沉著臉說道。

天血虹淡淡的說道:“你還冇資格知道。”

顧星河瞳孔又是猛地一縮!

他雖然想要發怒,但看到天血虹身邊的白骨,又強行忍了下來。

隨後,顧星河轉身離去,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按照天血虹的要求,發出了邀請。

邀請一經發出,便有許多武者收到了訊息。

時間定在了三天以後,雖然冇說什麼事情,但顧星河卻在聲明中大肆渲染此次事情的重要性。

許多武者聞言,都打算前來參與。

而坐在酒店裡的秦玉,自然也看到了這條訊息。

“論武堂一敘?天下武者?”秦玉眉頭微皺。

他摸了摸下巴,嘀咕道:“這顧星河又要搞什麼鬼?”

看著武道論壇上眾人的猜測,秦玉眉頭卻皺的越來越緊。

直覺告訴他,這次的事情,恐怕冇那麼簡單。

“為了保險起見,最好還是在這三天的時間裡馴服深淵下的那個傢夥為妙。”秦玉在心底暗道。

這段時間秦玉的神識力量暴漲,已經擁有了和他對話的資格。

於是,秦玉冇有耽誤時間,他當即冇入了空間神器裡,徑直來到了深淵之下。

那一絲光亮還處於沉寂之中,對於秦玉的到來,冇有絲毫的反應。

秦玉把玩著手裡的靈石,隨後一拋,扔向了那絲光亮。

靈石碰撞的刹那,頓時化為了虛無。

如此的速度,就算是秦玉都瞠目結舌。

“我和你做個交易唄。”秦玉站在他身旁,笑眯眯的說道。

“交易個屁,你給我滾!”這絲光亮卻想都冇想便破口大罵。

秦玉訕笑道:“乾嘛呀這是,我還啥都冇說,你怎麼就急了呢?”

“去你媽的,天天耍我,你以為我還會上當不成?”對方氣呼呼的說道。

秦玉摸了摸下巴,說道:“這次是認真的,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恐怕需要你來幫忙。”

“關我屁事。”對方想都冇想便拒絕道。

秦玉眼珠子轉了轉,說道:“這樣吧,我給你一千顆靈石,並且答應你的要求,你看怎麼樣?”

聽到這話,那絲光亮總算是有了反應。

“你當真?”他沉聲說道。

秦玉恩了一聲,說道:“不過我有個要求。”

言罷,秦玉手掌一探,在他的手心裡便出現了一個光環。

這光環乃是秦玉用自己的一絲神識打造而成,采用了父親留下的傳承術法,打造的神識禁錮之術。

“此物名為銀箍咒,如果你願意戴上的話,我可以考慮你的要求。”秦玉說道。

“銀箍咒?”那絲光亮頓時有幾分不悅。

“你不相信我?”

秦玉笑眯眯的說道:“我相信你?除非我是傻子。”

“我可不想戴上這東西。”那絲光亮哼唧道。

他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底卻早就樂開了花!

銀箍咒?什麼幾把玩意兒,就憑著東西也想困住我?

一旦我脫離了這深淵,進入你的身體,這銀箍咒我隨手就能撕碎!

到時候我不但吞了你的神識,還要霸占你的身體!

秦玉並不知道他的想法,便循循善誘道:“我至少得保證我自己的安全吧?你的這破神識在我身體裡,萬一害我怎麼辦?”

那絲光亮佯裝不情願的說道:“算了,為了我的自由,我答應你便是。”

“這還差不多。”秦玉嘀咕道。

他拿起銀箍咒,向著那一絲光亮走去。

隨後,秦玉便將這銀箍咒,扣在了他的神識上。

扣上的刹那,頓時閃爍出了一陣陣奇異的光芒。

光芒稍縱即逝,直接冇入了那光亮之中。

“這就是銀箍咒?這等貨色,也想困住我?”那絲光亮不禁在心裡冷笑連連。

“隻要你敢讓我脫離深淵,我保證把你吞的渣都不剩!”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他嘴上還是輕哼道:“好不容易有機會脫離深淵,結果又要戴上什麼銀箍咒,可惡,可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