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的!”這頓時讓顧星河更加憤怒!

他一把震碎了浴缸,鮮血頓時灑的到處都是!

“居然冇用”顧星河滿麵慍怒。

顏錦堯的成功,讓顧星河感覺到了極大地壓力。

更更重要的是,顏錦堯也要挑戰武聖!

這說明血液對他帶來的好處,超乎想象!

“看來有必要請教高層了。”顧星河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心中的怒意。

另外一邊,秦玉身體愈發的虛弱。

血液的大量流失,讓秦玉的氣息很難恢複。

而身體各處的疼痛,更是在折磨著秦玉的神識。

“神識?”

這時,秦玉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

他可以將神識的一部分抽離出來,雖然不能離本體太遠,但想必也能減輕一部分痛苦吧?

更何況,那空間神器裡的秘密,秦玉到現在還冇弄清楚。

想到這裡,秦玉當即緊閉雙眼,將一絲神識從眉心中逼迫了出來。

一絲金光,落入到了那空間神器裡。

秦玉的麵前,瞬間化為了一片黑色。

“媽的!居然冇用!”

可惜的是,即便秦玉的神識抽離了出來,卻依然無法抵抗這種痛楚。

這或許也是因為神識不能離開本體太遠的原因……

“終究不是武聖,做不到元神分離”秦玉在心底微微歎了口氣。

他不敢耽誤時間,強忍著這股疼痛,向著那一處深淵逼近而去。

一路來到了深淵的附近。

秦玉一如既往的探出了頭,對著下方的深淵大喊了起來。

“前輩?”秦玉試探性的喊了一聲。

但深淵中冇有任何迴應。

“前輩,我知道你能聽見我說話,我也知道你就藏在下麵。”秦玉繼續說道。

“我並無惡意,我是來救你的。”

“前輩?你要是聽見的話就迴應一句。”

“”

任憑秦玉耗儘三寸之舌,下方依然毫無動靜。

那一絲光亮就那麼躺在那裡,紋絲未動。

“前輩,您想不想要靈石?我這裡還有很多哦,都可以給你。”秦玉誘惑道。

“不僅有靈石,還有很多的大補之物,什麼藥材啊,寶物啊都可以給你!”

“前輩,之前的靈石對我來說隻是灑灑水啦,隻要你迴應我一句,我還能給你更多!”

一通大喊,秦玉喊得嗓子幾乎都要啞了,然而下方依然冇有動靜。

“難不成是駱靖宇騙我?這下麵壓根就不是神識?”秦玉在心裡暗想。

“不對!”

但很快,秦玉便否定了這個想法。

駱靖宇可能撒謊,但八字鬍不可能騙自己。

秦玉眯著眼睛,望向了那一絲光亮。

“前輩,你不會是想把我騙下去,吞了我的神識吧?那樣的話可就冇人救你了啊。”秦玉嘟囔道。

但下方還是冇有動靜。

這頓時讓秦玉也開始失去了耐心。

再加上肉身帶來的陣陣疼痛,秦玉的火氣也愈發上漲。

“什麼狗屁前輩,你是不是個啞巴啊?”秦玉對著那深淵破口大罵。

“我看你就是個狗雜種,還前輩!”

“我估摸著你活著那會兒,也是個廢物吧?不然怎麼會被人鎮壓到這種地方?”

“真垃圾啊,連自己的肉身都守不住,一輩子隻能呆在這深淵裡,啥也不是。”

一番謾罵之下,秦玉驚訝的發現,那一絲光亮居然在微微晃動!

“看來有效!”秦玉頓時大喜!

於是,他當即加大了火力。

“垃圾,廢物!”

“我日你仙人闆闆!”

“明天拋你家祖墳!”

“後天看你老婆洗澡!”

“一會兒我拉屎給你吃!”

“我後天”

“小畜生,你彆欺人太甚!”

就在這時,下方忽然傳來了一聲爆喝!

那聲音猶如雷滾,震得人耳朵生疼!

秦玉更是嚇得向後倒退了兩步,額頭涔出了汗水。

“呼看來真有用,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秦玉嘟囔道。

他再次爬到了這深淵附近,訕笑道:“前輩,我這也是冇辦法啊,我要是不罵你,你也不說話啊”

然而,下方再次陷入了平靜。

“前輩?”秦玉試探性的喊了一聲。

“媽的,你他媽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你他媽賤是不是?”

“叫你前輩你不搭理,罵你你就得勁了啊?怪不得被人壓在這深淵裡,我”

“你給我閉嘴!”那聲音再次傳來。

秦玉也看出來了,這傢夥標準吃軟不吃硬,也就不再跟他客氣。

“老東西,我問你,誰他媽讓你吃我靈石的?”秦玉忍不住罵道。

“你他媽一直不吭聲,是不是想騙我下去吞噬我的神識?”

“現在失敗了,估計惱羞成怒了吧?嘿嘿,我就不下去,我氣死你!”

深淵裡,那道光亮語氣有些陰冷的說道:“讓你看穿了,冇錯我就是想吞噬你的神識,冇想到你這個小混蛋居然不上當!”

“你他媽老崽種!”秦玉瞪著眼睛罵道。

“小畜生,跟我說話你最好客氣點!”那一絲光亮語氣陰沉的說道。

“跟你客氣?你是個啥啊?你他媽在深淵裡都出不來了,還跟我裝呢?”

“你找死!”

“你敢罵你爹?”

“我廢了你!”

“我一會兒往下麵撒尿!”

“你”

雙方你一句我一句,罵的不可開交。

片刻後,秦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著粗氣說道:“我不跟你廢話了,和你做個交易吧,怎麼樣?”

“交易?看你這神識,不過是個武侯,跟我做交易?”下方有些譏諷的說道。

秦玉眼珠子轉了轉,笑眯眯的說道:“那你是啥境界啊?”

“我是什麼境界,不是你能理解的。”對方冷聲說道。

秦玉嗤笑道:“你能是啥境界啊?你要是境界高,能被關在這兒啊?”

對方冇有理會秦玉,現場再次陷入了沉寂。

秦玉想了想,爾後譏諷道:“你不會隻是個武侯吧?”

對方依然冇有理會。

秦玉一邊起身一邊嘟囔道:“一個破武侯,他媽的耽誤我時間,我還以為多厲害呢,連我都不如”

聽到這話,對方忍不住說道:“武侯?武聖在我眼裡都不值一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