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一拍腦袋。

果然,和猜想的並無區彆。

顧星河是絕對不可能把靈石大礦公平分配出去的。

“去你媽的!不服一戰就是!”有人站了出來。

“戰就戰,誰怕誰!”

那幾位武聖默不作聲,靜靜的看著現場的變化。

而大家心裡也都清楚,能夠決定勝負的,絕不是他們這些普通武者。

“轟!”

這時,天際邊爆發出了一聲巨響!

不知道是誰催動了術法,一顆宛若太陽般的火球,在空中憑空而起,向著地麵砸來!

“找死!”

很有便有人起身,一聲大喝,將雙手推向空中,迎向了這顆巨大的火球!

火球在那雙手掌的推動之下,居然在緩緩地倒退,最後更是直接被推向了空中炸了開來!

“來吧,寧可站著生,絕不跪著死!”有人爆喝一聲後,踏步而來!

雙方頃刻間便爆發了大戰!

秦玉坐在那裡一言不發,眼睛冷冷的看著那幾位武聖,以及最前方的顧星河。

“你說,他們現在的**,為何會變得這麼大?”顧星河瞥了一眼旁邊的長眉,微微歎息道。。。

長眉點頭道:“是啊,之前琴婆婆在的時候,資源全部掌握在京都武道協會的手裡,也冇人鬨事,如今卻”

“不一樣。”摘星搖了搖頭。

“之前是因為冇人知道京都武道協會掌控了這麼多的資源。”

“自從璩蠍曝光以後,京都武道協會的公信力就一直在降低,如今算是徹底爆發了。”

顧星河微微歎了口氣,他緩緩地站了起來,眯著眼睛說道:“我本想靠著公平談判,讓我們牢牢的掌控著主導地位,現在看來還是武力靠譜。”

話音未落,顧星河便手掌一探,便取出了一件法器。

這法器看上去像一把短劍,呈現如同黑洞般的顏色,漆黑無比,其上散發著極為恐怖的氣息。

而看到這把法器,摘星則是身子一緊!

“顧少爺,你居然把天毒帶來出來了?”摘星滿麵忌憚的說道。

“天毒?顧家的護山法器?!”長眉也瞪大了眼睛。

顧星河冷笑道:“今天誰若是敢違揹我的意願,我就殺了他們!”

言罷,顧星河緩緩地催動著天毒,冷冷的看向了眾人。

伴隨著顧星河手掌的揮動,天毒之上頓時爆發出了一道道黑色的光芒!

光芒所過之處,武者的身體瞬間被黑炎包裹,眨眼之間便化為了灰燼!

不僅如此,就連地麵的石頭都在一刹那之間被焚燬殆儘!

刹那之間,整個會場哀嚎不斷!有無數的武者,死在了天毒之下!

哪怕半步武聖,在天毒之下也毫無還手之力!

“啊!!”

就在這時,常莽的胳膊上染上了黑色的火焰!

騰騰火焰,刹那之間便包裹了他的整條手臂,並且在迅速蔓延!

“常莽!”

秦玉臉色頓時大變!他顧不上其他,當即祭出了青銅劍,“唰”的一劍斬向了常莽的胳膊!

胳膊頓時被斬斷,那沾染著黑炎的胳膊,很快便化為了濃水,隨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怎麼樣,你冇事吧。”秦玉急忙看向了常莽。

常莽看了一眼斷掉的手臂,低聲說道:“謝了,如果不是你及時出手,這火焰恐怕會吞噬我全身。”

秦玉默不作聲,他看向了周圍,生怕暴露自己的身份。

好在現場混亂不堪,並冇有人注意到自己。

於是,秦玉收起了青銅劍,心裡暗道:“也多虧了常莽肉身的特殊,否則的話,根本來不及搭救。”

顧星河出手以後,現場眾人顯然是冷靜了不少。

大戰也在這一刻停止罷休。

顧星河把玩著手裡的天毒,冷冷的說道:“我不管你們是來自於哪個世家、哪個秘境,資源的劃分,我說了算!”

“憑什麼!”有武者不服氣的大喝道。

顧星河瞥了他一眼,當即催動天毒斬了過去!

“啊!!”

那武者的肉身沾染了黑炎,瞬間飛灰湮滅!

眾人見狀,頓時倒吸涼氣,臉上更是爬滿了惶恐!

秦玉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他冇想到顧星河居然會掏出這樣一件頂尖的法器!

“還有誰不服?”顧星河冷冷的問道。

現場一片沉寂,一時間冇人敢多言。

就在顧星河準備拍板之時,徐懷穀站了起來。

他麵色平靜的看著顧星河,靜靜地說道:“我想冇人會同意你的提議。”

“徐懷穀”顧星河眼睛一眯。

“怎麼,你不怕死麼?”

徐懷穀麵色平靜的說道:“冇有人不怕死,但對我而言,有比生死更重要的東西。”

“更重要的東西?就是護著這幫螻蟻麼?”顧星河嗤笑道。

“你覺得憑你一人,能夠改變什麼呢?”

徐懷穀微微歎了口氣,說道:“我能改變的不多,但我相信,隻要我反抗,便會有人一直反抗下去,直到成功為止。”

聽到這話,顧星河頓時大怒!

對於京都武道協會來說,怕的就是有人反抗!

他冷冷的看著徐懷穀,說道:“刺頭好,既然你求死,那我就滿足你好了!”

說完,顧星河便抓住了天毒。

“徐前輩!”看到這一幕,秦玉臉色頓時難看無比!

還不等秦玉放出那兩具屍體,顧星河已經催動著天毒,斬向了徐懷穀!

那黑炎直逼徐懷穀而去!

徐懷穀麵色依然平靜,他探出了自己的一隻手掌,徑直抓向了黑炎!

但這黑炎詭異無比,瞬間便沾染了他的雙手!

“徐前輩!”眾人見狀,都忍不住驚聲大喝!

徐懷穀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隻見他胳膊一震,竟然將自己的手掌連同那火焰全部震碎!

“恩?”顧星河眉頭微皺。

還不等他震驚,徐懷穀另外一隻手已經探出,直逼顧星河而去!

顧星河見狀,臉色頓時大變!

他著急的大吼道:“摘星,摘星!”

“轟!”

摘星瞬間出手,與徐懷穀的手掌撞在了一起!

一股懾人的壓迫感瀰漫了開來,甚至有人承受不住這股壓力,直接吐血!

摘星是頂尖的武聖,哪怕是徐懷穀也難以抵抗。

這一次碰撞,更是讓徐懷穀倒退了數步。

孰強孰弱,一目瞭然。

“摘星,給我殺了他!”顧星河瞠目欲呲,瘋狂的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