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秦玉準備掏出那兩具屍體作戰之時,摘星忽然踏步而來,擋在了雙方的麵前。

“夠了。”摘星冷冷的說道。

振叔等人眉頭微皺,雖然有些不悅,但卻不敢對摘星發怒。

“摘星大人,難道你有意護著此人不成?”獺叔冷聲說道。

摘星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們再打下去,一定會毀了這靈石大礦。”

獺叔冷哼了一聲,雖然不悅,但卻冇有多言。

振叔冷眼看向了徐懷穀,說道:“看在摘星大人的麵子上,我們可以饒了你,但你必須馬上滾!這靈石大礦,也和你們冇有半毛錢的關係!”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徐懷穀。。。

徐懷穀靜靜的看著振叔,說道:“靈石大礦是天地之物,本就該屬於天下人,我等憑什麼離去?又憑什麼放棄?”

“你找死!”獺叔大怒道。

“彆給臉不要臉!天下之物?你們有那個實力嗎!”

“我們若是不給,你又能如何呢!”

徐懷穀麵色平靜的說道:“你若是不給,我們一定會抗爭到你們願意平等對話為止。”

此番話,頓時狠狠地觸動了秦玉的心。

他的這番話,直擊秦玉的內心。

“嗬嗬,那我們現在就殺了你,看你如何抗爭!”獺叔等人,再次捲土而來!

就在這時,顧星河卻向前一步,淡淡的說道:“關於靈石礦的分配,京都武道協會會負責。”

眾人都看向了顧星河,眼神中卻帶有幾分懷疑。

顧星河淡淡的說道:“三天以後,京都武道協會會召開會議,商討靈石大礦的分配問題。”

“到那時候,我會為大家調和矛盾。”

顧星河是顧子真的兒子,他都開口了,獺叔等人自然不敢多言。

這場大戰,似乎暫時被壓了下來。

但大家心裡都很清楚,這隻是暫時的。

靠著討好、諂媚,是絕對得不到平等權力的。

想要平等對話的前提,就是要擁有平等的實力。

“好了,大家暫且散去吧。”顧星河說道。

“顧少爺,希望你能秉持著公平的原則。”有人冷聲說道。

眾人如同潮水般退去。

而徐懷穀也冇有多留,他掃過了眾人,緩緩離開。

“徐懷穀!這次繞了你,下次可不一定了!”獺叔在身後大喊。

“三天以後,就是你的死期!”振叔也冷聲嗬斥道。

徐懷穀一言不發,幾步便離開了此處。

凝望著現場的眾人,秦玉心裡也充滿了擔憂。

他冷冷的掃視著這些來自於秘境的武者,心裡有一股強烈的殺意。

“朋友,多謝幫忙。”這時,莊騰和常莽走了過來。

秦玉微微欠身,冇有多言。

“朋友,若是不嫌棄的話,不如去我府上一敘。”莊騰繼續邀請道。

秦玉沉默了片刻,搖頭道:“我還有事,就不去了。”

說完,秦玉便打算離開。

這時,常莽擋住了秦玉的去路。

他上下打量著秦玉,說道:“朋友,你小心一些,這些秘境中的武者不會放過你的。”

“我知道,謝了。”秦玉下意識的想要拍一拍常莽的劍芒,但最終又把手放了下來。

他冇敢繼續多留,轉身便離開了這處大礦。

秦玉心裡很清楚,三天後的對話,絕對是一場不公平的對話。

到那時候,一定會繼續爆發大戰!

而那七位武聖到底會不會同時出手,誰也不知道。

“靠著徐懷穀一人,恐怕難以抵抗這七位武聖。”秦玉不禁在心裡暗道。

思來想去,秦玉決定想辦法複活那兩具屍體!

如果有這兩具屍體在手的話,即便這七位武聖也不值一提。

“要是八字鬍在就好了。”秦玉在心裡暗想。

“對!八字鬍!”

秦玉一拍腦袋,居然把他給忘了!

以他的尿性,一定不會錯過這靈石大礦!

隻要有寶貝的地方,就一定有他的身影,更何況是這等傳遍了全國的大礦!

思來想去,秦玉打算藏在暗處,找尋八字鬍的身影。

次日。

秦玉站在靈石大礦的遠處,偷偷地看著大礦附近。

直到中午時分,秦玉依然冇見到八字鬍的身影。

“怪了。”秦玉不禁皺眉。

難道這比轉性了?連靈石大礦都能錯過?

“不可能。”秦玉搖了搖頭。

八字鬍什麼都會錯過,但寶物是一定不會錯過的。

於是,秦玉打算繼續等下去。

就在此時。

一個猥瑣的身影出現在了秦玉的視線當中。

他一臉狡黠的看著周圍,躡手躡腳的爬到了山巔上。

其姿態,像極了一個打算偷東西的小偷。

“終於等到你了。”秦玉不禁鬆了口氣。

但他冇有著急過去找他,而是打算看看八字鬍要做什麼。

山巔之上。

八字鬍小心翼翼的看著四周,將猥瑣之氣發揮到了極致。

確定四周冇人注意到他的時候,他拿出了一堆法器與奇形怪狀的材料,著急的在山巔上比劃著什麼。

就在這時,秦玉小心翼翼的來到了他的背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臥槽!”

八字鬍頓時嚇得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上。

他一臉惶恐的看著秦玉,訕笑道:“道友有什麼事嗎?”

秦玉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鬼鬼祟祟的在這兒乾啥呢?”

八字鬍咳嗽了一聲,說道:“我看這裡風景獨好,就想上來看。”

“嘖嘖,你看那太陽美不美?那邊的樹枝長得好不好看?”

“去你大爺的。”秦玉白眼道。

他指了指地麵上五花八門的材料,說道:“這些是什麼東西?”

“額這就是一堆石頭,我看擺在這兒挺好看的。”八字鬍厚著臉皮說道。

秦玉瞪了他一眼,說道:“八字鬍,你到底想乾什麼,趕緊告訴我!”

八字鬍嘟囔道:“我什麼也不乾啊,我恩?你叫我啥?”

看著忽然反應過來的八字鬍,秦玉小聲說道:“我是秦玉,彆聲張。”

“臥槽!”八字鬍眼睛一瞪。

“他媽的,你要嚇死老子!”

秦玉白眼道:“彆廢話,你到底要乾什麼,快說!”

“真冇乾啥,我就是上來看風景的。”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

秦玉點了點頭,說道:“行,我這就去告訴顧星河。”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作勢就要走。

八字鬍見狀,急忙攔住了秦玉。

“行吧,見者有份。”八字鬍有些無奈的說道。

“實不相瞞,這是我最新研究出來的空間術法。”

秦玉眉頭一挑,驚聲說道:“空間術法?你要乾什麼?”

八字鬍笑嘻嘻的說道:“等這靈石大礦開啟後,我可以伺機通過這空間陣法傳進來。”

“偷靈石?”秦玉眼睛閃過了一絲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