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江的臉色有幾分冰冷。

他擦了擦嘴角,冷眼看著秦玉,說道:“被你這麼一個廢物打到,還真是丟臉呢”

說到這裡,燕江頓了一下,隨後怒喝道:“可惜,你的好運已經結束了!”

話音剛落,燕江居然主動衝向了秦玉!

他的速度快到難以想象,秦玉甚至都還冇反應過來,拳頭便已經砸在了秦玉的小腹上!

“嘭”的一聲巨響,秦玉隻感覺五臟六腑都彷彿要被打碎了一般!

劇痛,讓秦玉難以忍受!

他捂著肚子,癱軟在了地上。

一口鮮血,從嘴巴裡噴湧而出!

“啊”秦玉張開嘴,忍不住痛苦的呻吟!

燕江冷眼看著秦玉,輕哼道:“還是那句話,就這點本事,你不配追求小姐。”

說完,燕江便轉身望向了顏永修。

“顏總,結束了。”燕江說道。

顏永修看了正在掙紮想要起身的秦玉,不禁搖了搖頭。

很顯然,秦玉已經失去了作戰的能力。

“我們走吧。”顏永修揮了揮手。

“是。”燕江和另外一位保鏢點了點頭,爾後往門外走去。

“給我站住!”就在這時,身後的秦玉忽然一聲爆喝!

轉身望去,隻見秦玉已經站了起來!

雖然身形有幾分不穩,但他卻死死地站在那裡,堅持不讓自己倒下!

“還冇結束呢”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冷聲說道。

燕江臉上不禁浮現起一抹不悅之色。

“怎麼,你還想捱揍不成?”燕江有幾分慍怒的說道。

“去你媽的!”秦玉一聲怒吼,居然在此處衝向了燕江!

“不知死活。”燕江冷哼了一聲。

他輕鬆的躲過了秦玉的拳頭,隨後伸手抓著秦玉的脖頸,膝蓋猛地撞在了秦玉的小腹上!

“噗!”

這一記膝頂力道更大,痛苦更盛十分!

秦玉捂著肚子,痛苦的摔倒在地!

“啊”這一次的疼痛,讓秦玉幾乎昏厥,額頭更是冷汗不止!

“顏總,我們走吧。”燕江說道。

顏永修皺了皺眉,他剛準備離開,這時,秦玉再次站了起來!

他死死地撐著身體,怒視著燕江,大吼道:“還冇結束!我還冇輸!!”

這一次,燕江徹底不高興了。

他臉色愈發的冰冷,身上的氣息也陡然間強盛了幾分。

“你想死不成?”燕江轉過身,一步步的向著秦玉走了過來。

秦玉已經滿麵血跡,他垂著頭,咧嘴笑道:“老子還冇輸你給我去死!”

拳頭如風般瞬間便砸向了燕江!

這一拳,再一次砸在了燕江的臉上!

但,這也更加激怒了燕江!

他猛地一腳踹在了秦玉的胸膛上,直接把秦玉踹飛了出去!

可是,秦玉還是站起來了!

哪怕他受了重傷,卻依然扶著牆,重新站了起來!

燕江臉色一變,他怒聲說道:“你是個瘋子嗎!給老子躺下!”

伴隨著一聲怒吼,燕江猛地一拳揮了過來!

“嘭”的一聲巨響,秦玉再次倒地!

這一次,秦玉已經失去了反應,倒在地上彷彿昏死了一般。

燕江喘著粗氣,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心裡不禁有幾分害怕。

不是害怕秦玉的身手,是害怕這個瘋子再站起來!

就連顏永修都站在那裡靜靜地等候著。

可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們等了足足五分鐘,秦玉還是冇有反應。

“這次應該起不來了。”顏永修搖頭道。

“我們走吧。”

燕江更是在心底鬆了口氣。

總算擺脫這個瘋子了。

幾人向門口走去,剛要踏出房間,這時候,身後又傳來了聲音。

“你給我站住!”

一聲爆喝,燕江差點冇站穩!

他不禁有幾分崩潰的轉過身來,痛苦的大吼道:“你他媽的真的想死嗎!”

秦玉強撐著身子,他晃動著身體,咧嘴笑道:“我我還冇倒下,繼繼續”

顏永修不禁皺眉道:“這樣下去,你可是會死的。”

秦玉咧嘴冷笑道:“我我纔不會死,再娶到顏小姐以前我絕不會死”

“媽的,我這就宰了你!”燕江暴怒道。

他如鋼鐵一般的拳頭,狠狠地砸向了秦玉!

可是,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這一次,燕江的拳頭居然冇有砸在秦玉的身上!而是被秦玉死死地抓在了手裡!

“怎怎麼可能!”顏永修頓時張大了嘴巴!幾乎不敢相信麵前的這一幕!

燕江更是瞳孔猛縮!

這個小子,是怎麼做到的!

“嘿嘿你想殺我?”秦玉抬起頭,麵目有幾分猙獰的看著燕江。

“我說了再娶到顏小姐以前,我不會死的!!”秦玉仰頭爆喝!

伴隨著這一聲怒吼,秦玉的拳頭結結實實的砸在了燕江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