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賀騰一臉貪婪的看著二人。

麵對著大名鼎鼎的秦玉與薑和,賀騰居然絲毫不見慌張!

“賀騰,你是來找死的麼?”秦玉一步向前,冷冷的說道。

賀騰舔了舔嘴唇,笑眯眯的說道:“秦玉,全天下的武聖都在找你,冇想到你居然藏在這個地方”

秦玉冷笑道:“所以今天不能讓你離開了。”

“哈哈哈哈!”

聽到此話,賀騰不由得放聲大笑了起來。

他臉上滿是囂張,身上那詭異的氣息,在不停地湧動著。

“我今天是奉京都武道協會之命,來殺薑和的,但萬萬冇想到還有意外收穫。”賀騰眯著眼睛說道。

秦玉不禁眉頭一皺……

來殺薑和?

薑和可是名聲在外,普天之下都知道他的威名,而這賀騰居然要來殺薑和?

就在這時,薑和向前一步,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京都武道協會不會死心,但我冇想到京都武道協會會如此的小瞧我。”

賀騰冷笑道:“是你在小瞧我!薑和,彆以為你是什麼當世第一人,便真天下無敵了!”

“你要知道,提升實力的方法很多!不單單修為這一種!”

“是麼?那就讓我來領教領教吧。”薑和緩慢向前,麵色平靜至極。

“薑和前輩,還是交給我吧,我與此人有舊仇。”秦玉冷聲說道。

還不等薑和回答,秦玉便已經向前走來。

他冷冷的看著賀騰,說道:“已經讓你逃脫很多次了,這次我不會再給你機會了。”

賀騰眯著眼睛說道:“秦玉,我也很想領教領教你的本領。”

秦玉冇有半句廢話,抬手便是太初聖拳!

這一拳包裹著金光與無敵的氣息,宛若一輪圓月般,狠狠地砸向了賀騰的麵門!

賀騰不慌不忙,他從黑袍中探出了一隻枯瘦的手掌,迎向了秦玉!

“轟!”

巨大的爆鳴,在二人之間傳開!

之間那賀騰的身形倒退了無數步,半條手臂更是直接炸穿!

他倒在地上,黑袍之下露出了森森白骨。

“不愧是混沌體,真是超乎想象的強大”賀騰陰惻惻的說道。

秦玉冷眼看著賀騰,不由得譏諷道:“就這點本事,也敢大言不慚麼?”

賀騰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折斷的手臂,在眨眼之間便開始恢複,其速度遠超想象。

“我若是就這點本事,又豈會隻身一人前來此處”賀騰陰惻惻的說道。

說話的同時,他的周身爆發出了一團團的黑氣。

這黑氣極為難為,像極了臭雞蛋的味道。

秦玉不禁捂住了鼻子,倒退了一步。

“這氣息有毒,小心點。”薑和在一旁提醒道。

秦玉點了點頭,他冷眼看著賀騰,半步武聖的氣息瞬間爆發!

隻要這賀騰冇有踏入武聖之境,秦玉便絲毫不懼!

在那團黑氣的包裹之下,賀騰的氣息也在詭異的暴漲!

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團黑氣在縈繞著!

不出片刻,賀騰的實力暴漲了數分,幾乎逼近了武聖之境!

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秦玉不禁大吃一驚!

“好強大的氣息。”秦玉蹙眉道。

薑和沉聲說道:“是他體內的東西在作祟,這股氣息,已經接近武聖了。”

秦玉臉上也浮現起了一絲凝重。

“桀桀桀”賀騰的嘴巴裡,發出了一陣陣詭異的笑容。

他的身體在黑氣的包裹之下,無法看清真身,那一團團黑氣向四周蔓延,覆蓋了大半個山林。

“秦玉,你我之間的恩怨,也該有個了斷了”賀騰的嘴巴裡發出了一聲嘶吼。

秦玉剛要說話,忽然感覺雙腿像是灌鉛一般,變得沉重無比!

他不敢多想,當即低頭看向了雙腿。

隻見雙腿被一團黑氣結結實實的包裹著,絲毫動彈不得!

“這是什麼東西?”秦玉眉頭微皺。

他剛要說話,便嗅到了一絲危機!

“小心!”薑和關切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還不等秦玉抬頭,一隻黑色的大手便狠狠地砸在了秦玉的麵門上!

“嘭!”

這一巴掌結結實實的落在了秦玉的臉上,其剛猛的力道夾雜著一股毒氣,讓秦玉的麵部有陣陣灼燒般的疼痛1

“嘿嘿冇人告訴你,生死之戰不應該分心麼?”賀騰那詭異的聲音,像是從四麵八方傳來。

秦玉擦了擦自己的臉,手上頓時一片通紅。

他的臉骨似乎骨折了,麵部的血肉,更是幾乎被打爛。

“這是什麼詭異的招式。”秦玉蹙眉。

他不敢怠慢,當時釋放開神識,覆蓋著四周。

“轟!”

就在這時,秦玉的背後又是一陣殺氣逼來!

秦玉想要轉身迎擊,但他的雙腿被牢牢地抓著,根本動彈不得!

“噗嗤!”

一瞬之間,像是有萬千利刃刺入了秦玉的後背!

撕裂的疼痛夾雜著灼燒般的痛處,讓秦玉不自覺得發出了一聲呻吟!

“秦玉,你就這點本事嗎”

賀騰的臉,浮現在了秦玉的身前。

秦玉探出拳頭砸向了賀騰,但拳頭卻徑直從他的臉上穿了過去!

“好詭異的招式!”秦玉不禁臉色一變!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得儘快脫離這束縛,否則的話,秦玉渾然變成了一個捱打的靶子!

想到這裡,秦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他調整著自己的氣息,將氣息爆發到了極致!

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從秦玉的身上散發了開來!

這股力量宛若火山爆發般噴湧而出,一時間,賀騰與薑和都大為震驚!

“你破不開的。”賀騰冷聲說道。

但話音未落,那束縛在秦玉腳上的黑氣,卻直接被震散了開來!

一團團如同火焰般的金光包裹著秦玉。

在這股金光之下,秦玉的頭髮都化為了黃金色!

這還是踏入半步武聖之後,第一次爆發全部的實力。

這強大的實力,就連秦玉自己都有些吃驚。

“自從踏入半步武聖之後,我還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爆發出何等的戰力”秦玉低聲呢喃。

他看向了前方凝聚而起的臉,冷聲說道:“今天就拿你來實驗吧。”-